近年來全球暖化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因此世界各國積極發展綠色能源,而政府為提倡非核家園和減少空污,也擬定2025非核家園目標,除了希望達到非核家園和減碳的承諾之外,也希望2025年臺灣的綠色能源發電量達到20%。目前臺灣的綠色能源主要以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為主,由於綠色能源需要極廣大的土地面積,因此政府積極尋找適合的土地,其中閒置沒有利用的「濕地」,便成為政府優先考量的開發標的。

一般人認為無用之物的濕地,實際上是生物多樣性高的生態系之一,但其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卻未被人類充分理解。在臺灣,光電毀濕地的爭議時有所聞,一些光電廠的進駐已威脅到國際珍稀保育鳥類,如黑面琵鷺、候鳥或是臺灣本土鳥種的棲地。其他為人詬病的狀況如:光電板的施工抽乾了濕地的水、影響原本孕育生物多樣性的濕地自然環境等,也讓政府、環保團體正視濕地遭到破壞的風險。我國的綠色能源政策,大量發展太陽能、風能、洋流能產業,對總體經濟與未來趨勢都有其必要性,但對於環境的衝擊,是否能兼顧綠能與生態?

台灣濕地保護聯盟同樣關切近年能源開發與濕地保育之間的衝突課題,亦積極與諸多保育團體共同發起相關保育行動與倡議。期望政府與國人能正視此環境議題,此處茲舉近年濕盟參與嘉義、台南及高雄等南部地區相關能源開發與濕地保育之議題經驗。

 

 

嘉義布袋鹽田 – 或為重要範例?

嘉義布袋鹽場面積超過1,000公頃,是在二次大戰後由臺灣製鹽總廠所設的六大鹽場之一,直至2001年才全面停止曬鹽。廢曬後的鹽田,人為干擾降低,反而在高度工業化的西南沿海區域,扮演替代性棲地的角色,成為候鳥來臺度冬的重要棲地,亦是受國際鳥盟認可的重要野鳥棲地(IBA)

 


 地圖上的綠色區塊,為國家重要濕地;紅黃區塊,生態豐富度不亞於重要濕地,但尚未有明確的保育地位。而紅色區塊劃為光電專區,面積共102公頃。(圖 / 地球公民基金會)

 

原先經濟部能源局的規劃已預先排除國家重要濕地範圍,而以南布袋鹽田374多公頃作為光電區,但光電區的鳥類數量不輸已劃為國家濕地的鹽田,幸好經過特有生物中心、鳥會、生態學者及居民長期記錄布袋鹽田的生態與當地生活需求,向行政院提出佐證資料,最終才縮小範圍、排除了生態熱區,以102公頃來做光電專區規劃開發。

本案最後有兩家民間廠商得標,其一為韋能能源公司,設置區位是八區廢曬後的80公頃鹽田濕地;其二為天泰能源公司,設置區位是已經填土和挖深作滯洪池的九區22公頃水域。這些區域雖然不是生態熱點,但不同的環境特性也吸引不同鳥種的棲息。

 


 濕盟與環團、在地夥伴齊聚嘉義布袋嘴文化協會(洲南鹽場),討論光電與布袋鹽田濕地保育議題 

 

在光電開發區位、面積及廠商等情況確定之後,保育團體與政府、廠商等多方協調後,達成幾項比較重要的保育措施共識:

1. 廠商須在開發區域內保留30%的土地做為生態保留區,以避免此區既有之生物棲地因光電開發而全面喪失。

2. 其次,為了解太陽光電的設置對本區生態的影響,需要長期進行生態監測工作,並適時將相關資訊公開揭露。因此從營運前至往後20年光電營運期間,廠商須負責進行生態調查及監測。值得肯定的是,天泰能源公司更加碼將全部的九區243公頃的範圍都納入環境調查,將近得標面積的11倍。而韋能公司則另於八區光電廠區內出資建置「綠能生態教育館」,邀請民間團體共同經營管理及教育推廣工作。

3. 經濟部能源局編列經費撥予嘉義縣政府,提供做為布袋鹽田濕地相關保育工作。

4. 民間夥伴社群成立布袋保育工作圈小組,作為後續本區相關保育工作的民間社群聯盟。

因為保育團體聯合倡議,以及社區的參與,讓布袋鹽田光電的發展,得以降低對保育衝擊,這將是臺灣也是全球的重要案例,需要持續的監督參與。

 


 2020.05.14 韋能能源公司於綠能生態教育館內辦理工作坊,邀集各界交流討論未來生態保留區之經營管理策略。(左圖:韋能能源公司執行董事胡根地。右圖:濕盟秘書長鄭仲傑) 

 

 

臺南將軍鹽田不可 – 無法一概而論的重要棲地

臺南將軍鹽田是臺灣西南沿海重要的水鳥棲地之一,近年來有許多全球受脅鳥種如諾氏鷸、琵嘴鷸等瀕危鳥類在此地度冬,受到眾多國內外喜愛賞鳥的朋友關注。然而這片水鳥棲地,於2020年繼布袋鹽田光電開發案之後,韋能能源公司有意將布袋的開發模式複製到將軍鹽田,引發爭議。

由於兩處鹽田從開始的區位選址作法就完全不同,將軍鹽田區及布袋鹽田部分區域在2017年的行政院會議中已被鑑定為生態高敏感區,不適宜做光電開發;雖然環團基本上肯定廠商對於布袋鹽田光電開發過程所提出的相關保育措施,惟仍不應貿然將同樣的模式與做法立即複製到其他地區。將軍鹽田開發光電訊息一出,遂引發包含濕盟在內的保育團體連署抗議,於2020年10月15日發出聯合聲明:

 

【聯合聲明】撤回台南將軍光電計畫、綠能規劃切記迴避生態熱區

台南將軍鹽田是台灣西南沿海重要的水鳥棲地之一,近年來有許多全球受脅鳥種如諾氏鷸、琵嘴鷸等瀕危鳥類在此地度冬,受到眾多國內外喜愛賞鳥的朋友關注。然而據媒體披露,這個難得的水鳥棲地,在未來將劃設為光電廠的開發預定地!由於此區及布袋鹽田在106年行政院會議中已經被鑑定為生態高敏感區,不應做光電開發,因此,中華鳥會與所有連署團體強烈呼籲,政府和廠商立即懸崖勒馬,撤回台南將軍鹽田的光電開發計畫,莫讓錯誤的綠能開發犧牲重要生態環境、拖累國家能源轉型的推進!


 資料來源: 行政院農委會特生中心,2017。 

 

台南將軍鹽田位在台61線將軍交流道與西濱連絡道的交換處南側,面積約200公頃,如今鹽田已廢曬,閒置後仍受到海水感潮影響,成為一片聚集相當數量水鳥的濕地環境,近年來更特別記錄有多種瀕危物種紅皮書(IUCN Redlist)指認的全球受脅鳥種,包含全球數量僅餘不到500隻極度瀕危的琵嘴鷸(Critically endangered, CR),以及全球少於1300隻的諾氏鷸(Endangered, EN),更還有其他東亞受脅遷徙水鳥如黑面琵鷺(EN)、大濱鷸(EN)、黑嘴鷗(Vulnerable, VU)、斑尾鷸(Near threatened, NT)、紅腹濱鷸(NT)、紅胸濱鷸(NT)等亦在此穩定過境與渡冬。近年來,由於濕地環境不斷消失,許多東亞的遷徙水鳥總體數量持續減少中,在台南將軍鹽田有如此多樣瀕危鳥類聚集的濕地,在台灣也實屬少見,更有許多國際賞鳥者專程前來尋鳥,顯見這塊濕地的寶貴與重要性。

此區早在106年行政院研商光電政策的相關會議中,依據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提供的資料顯示,包含本區與許多位在嘉義布袋、台南七股、將軍的鹽田,都被認定是不宜開發光電的高度生態敏感區,是台灣最重要的水鳥棲地。如今竟有業者無視已知的資訊,再次選擇生態熱點鋪設光電,地主國產署竟然也同意,如此挑戰科學證據與政府承諾,實在荒謬!

韋能公司有意以嘉義布袋八區鹽田光電廠的經驗,提出保育計畫及劃設保護區等方式,複製於台南將軍鹽田。但我們必須強調,合理的地面光電開發必須建立在優先迴避爭議區為最大前提,其次才是縮小規模、減輕措施及補償計畫等步驟,而布袋鹽田光電便是根據已知的調查結果、公民科學的數據成果,在「已迴避掉高度生態敏感區」的前提下,才選定較低敏感的八區,搭配保護區等生態保育措施,才進行的光電計畫。我們高度肯定韋能願意縮小布袋八區開發面積、投入額外心力作長期環境監測與在地溝通。但也再次強調,台南將軍與七股鹽田、嘉義布袋舊五區及十區鹽田,都屬於「要優先迴避」的高生態敏感區,與布袋八區的條件完全不同。

行政院蘇院長於上個月指示經濟部加速光電的發展,其中強調「政府發展綠能產業同時,也會在不影響農漁民權益與生態環境下,達到環境永續、能源轉型創造三贏的局面」,我們非常同意院長的理念與思維。氣候變遷日益嚴峻,我們支持友善環境的綠能,達到廢核除煤、減污減碳的目標,但選址不當、嚴重傷害自然生態的綠能並不是我們要的。台灣地狹人稠,我們需要用更高的智慧來面對土地利用的爭議。因此,我們呼籲:

一、國產署與韋能公司立即撤回光電開發計畫,並不再同意任何光電設施或其他影響本區生態環境的開發利用行為。

二、國產署、經濟部、縣市政府等各級行政機關應遵守106年行政院會議結果,避免未來七股將軍鹽田與布袋鹽田的高生態敏感區再開發爭議。

三、經濟部應盡速推出考量環境與社會經濟影響的綠能規範,讓綠能在對的地方,用對的方式,加速發展。

 

為兼顧生態及經濟發展,環保團體及特有生物中心、經濟部能源局等機關磋商後,事情有了轉機。針對嘉義、臺南高生態爭議區的鹽業用地,將不再同意設置太陽光電廠,原已同意之光電業者開發案,將註銷同意書並退還保證金,並承諾若國有土地已提供保育團體認養,也不會同意提供設置太陽光電。

 

 

台南港尾溝溪滯洪池 – 想像一處多元、共存的綠能環教場域

台南市政府為配合經濟部推動太陽能發電系統推動計畫,擇定水利局所轄之仁德滯洪池及港尾溝溪滯洪池為推動之標的。本計畫於109年9月由泓德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得標。

濕盟自106年認養港尾溝溪滯洪池即規劃作為「二仁溪流域教育中心」,並以此作為環境教育與生態體驗的推廣基地。因此濕盟於獲知水利局推動此案後,便立即與水利局及泓德公司展開洽談、研商。

濕盟秉持一貫的立場與態度,支持政府推動綠能發展及能源轉型的政策,但對於綠能開發的選址,仍須有完整的社會及環境評估、檢核,同時有充分的公民參與及討論。本案自109年10月至今年9月,整整一年期間,濕盟與泓德公司進行約10次的協調討論及配置方案調整、水利局召開約7次的各式研商會議,各方經過多次討論及研議,最終本案無法達成共識,因此泓德公司依契約向水利局申請解約退場,本案告一段落。

 


 濕盟與泓德公司在一年期間內進行多達10餘次之研商討論(左圖:濕盟與泓德公司在教育中心討論。右圖:濕盟親赴屏東水面型浮具製造商拜訪,圖中為前屏東縣長曹啟鴻老師亦前來關切、研討) 

 

針對港尾溝溪滯洪池設置太陽能發電系統,濕盟基本上並非立刻、完全持反對立場,反而認為本區因生態敏感度較低,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程度較小。相對地,透過充分的溝通討論,或能有機會創造光電、環境、民眾使用多贏之方案。

雖然最終因泓德公司考量依照濕盟建議之方案將不符其成本效益而決定退場,但綜觀本案,不論泓德公司與濕盟多次研商修正方案雙方所展現理性與誠意,以及台南市水利局充分尊重認養單位濕盟對於本滯洪池的經營規劃及願景,最終得以讓本滯洪池仍保有良好的環境教育及市民休閒遊憩場域。本案的執行歷程與有別於現行制式對於水域環境建置太陽光電系統的想像,相信能為台灣相關公私協力參與綠能開發評估的運作帶來正向的影響。

後續濕盟將再整理本案相關資料後撰寫專文分享本次的保育經驗,提供政府部門及民間單位等各界之參考。

 

 

空汙、供電與生態 – 高雄永安濕地的複雜糾葛

高雄市政府一直以來透過濕地生態廊道的規劃,企圖打造永續生態城市形象。位於北高雄的茄萣和永安濕地,是全球瀕危鳥類黑面琵鷺每年來臺度冬的最南棲地,包含黑面琵鷺、反嘴鴴、赤頸鴨、鸕鶿等。但根據保育團體的全球黑面琵鷺普查,發現永安濕地的黑面琵鷺相較於過去,大減了100隻,原本占地131公頃的永安濕地,在濕地北側水源遭抽乾後,原本完整的棲地縮減80公頃,使黑琵數量僅剩68隻。環團更提出警訊,過去二年,全臺黑琵數量已減少400餘隻。

然而,興達電廠因為老舊而要求汰舊換新,但台電公司為了無縫接軌南部供電,提出的更新改建計畫是在周邊再建3座燃氣機組,且「先建後拆」,遭民間團體砲轟,不僅無助於改善高雄嚴重空污問題,亦侵擾黑面琵鷺的棲地,環團與小組環委質疑是「滾動式擴建」,臺電應將舊的兩座燃煤機組於2019年底先除役,一旦興達電廠用煤量大減,舊廠區內堆煤的露天煤場等空間,便可作為新燃氣機組的用地,減少空污,又保留最大的濕地面積。

 


 濕盟與環保團體、議員聯合抗議興達電廠變相的「滾動式擴建」,呼籲高雄市政府挺身為高雄市民健康及重要濕地把關。 

 

環團拜會高市工務局長吳明昌,籲共同守護黑琵棲地。圖片來源:高雄鳥會
 濕盟及環團代表拜會時任高雄市工務局局長吳明昌先生,籲共同守護黑琵棲地。(圖片來源:高雄鳥會) 

 

環團代表於環評初審會議進行前舉行記者會,呼籲燃煤電廠提前除役。孫文臨攝
 濕盟及各環團代表於環評初審會議進行前於環保署前舉行記者會,呼籲燃煤電廠提前除役。 

 

面對台電公司要開發永安濕地興建燃氣機組爭議,各環保團體向高雄市政府喊話,希望能守護黑面琵鷺在高雄的棲地。環團與工務局長吳明昌指出,為救空污,興達電廠燃煤1、2號機應提前除役,要求台電公司原廠址重建,並且保護永安濕地,好好發展黑琵國際生態觀光,並呼籲工務局和環團(包含台灣濕地保護聯盟、高雄市野鳥學會、臺南市野鳥學會、美濃愛鄉協進會、茄萣生態文化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等)站在同一陣線,守護高雄市長期推動的濕地生態廊道政策。

濕盟疾呼,原本永安濕地面積廣達130公頃,但在台電公司人為改變棲地環境後,使重新公告的濕地範圍縮小至41公頃,已違反濕地保育法強調濕地零淨損及開發應迴避、縮小、減輕、補償等精神及原則。濕盟與夥伴團體訴求優先汰除老舊燃煤機組,於原廠區更新燃氣機組,以拒絕永安濕地的損失!這不僅是空汙或濕地保育的議題,更對高雄未來是否得以翻轉成一個永續城鄉有深遠影響。永安濕地、茄萣濕地與興達港內海等週邊環境所構成的生態人文及產業網絡,透過公私協力進行適當的保育及規劃,絕對是整個高雄、甚至臺灣的一大亮點。

本案最終環評委員會決議照專案小組結論修正後通過,開發單位需補充說明「避免夜間施工」之適用情境與時段、施工期間臨時替代道路的施做時程、增加營運期間冷卻水進水口魚類撞擊監測項目,並且須按承諾邀集學術單位、保育團體、地方居民成立「永安濕地生態保育委員會」。而後台電公司便研擬公布「永安重要濕地(地方級)生態保育管理委員會組織章程」,其中依據章程委員會設有永安濕地生態保育小組,成員包含台電公司、政府機關、地方居民、保育團體、學術單位等代表,辦理有關生態保育、濕地管理、環境監測及教育推廣等工作。經環團之推舉,濕盟及高雄鳥會成為保育團體代表。

 

 

濕地保育與綠能開發的未來發展

我國西海岸近年來如火如荼展開太陽能發電,卻衍生綠能開發與生態保育之間的疑慮。依據國家海洋研究院綜合規劃及人力培訓中心施義哲主任在「太陽能發展與濕地規範之實踐」一文(刊載於105期《台灣濕地雜誌》)中,參考國外的實際經驗,並提出建議:

1.為減少對生態系統的影響,避免或盡量減少農藥的使用;規劃位置考慮到珍稀 / 瀕危物種、物種分佈和生態系統的功能。
2.為鼓勵哺乳動物和鳥類重新進入該地區,應實施棲地改善,包括改善邊界和連通性特徵,以及用於築巢、棲息和越冬的鳥舍。
3.應盡量減少地面安裝太陽能的結構,以鼓勵光電板下方的耐陰植物生長,減少徑流的影響。
4.沼澤濕地可以透過種植野花和原生植被來改善潮濕地條件。
5.計畫應將光電場地在停止使用後,同意恢復到先前狀況或改善狀況
6.如果濕地的光電再生利用更有益於原先的土地使用,則允許使用太陽能。
7.需要嚴格的法規來防止污染物進入水文系統。
8.無論價格如何,太陽能電板陣列結構的使用以對濕地的衝擊盡量在最小的情況下進行。每個濕地設置各異,因此在規劃設置時,都必須評估其衝擊影響。
9.生態系統評量(Ecosystem inventories)應至少在建設前1年進行,同時每年進行監測,且在開發完成後持續進行幾年。
10.與太陽能選址工作組合作(Solar Siting Task Force)並利用地理資訊系統(GIS)資料數據,以確定避免在潮濕的草地上安裝太陽能。

太陽能光電對濕地的執行策略,海岸濕地利用開發後對於周邊海岸生態系統條件的影響及改變應事先評估,應有完善的生態環境評估配套、重新檢視濕地保育法是否符合時需、位於海岸發展遲緩或環境劣化地區,應訂定具體可行的振興或復育措施,整體綠能發展與位址的選擇,將能促進當地社區的參與及社會及經濟發展,友善環境策略,達到永續發展之目標。

 

 

延伸閱讀「台灣濕地雜誌第105期」

 

 

參考資料

施義哲(2021)。太陽能發展與濕地規範之實踐。臺南市:台灣濕地雜誌第105期。
李根政、蔡卉荀、李翰林(2019)。鹽田光電,參與促成改變。地球公民。
李翰林(2020)。「光」發電不夠,還要放對地方:綠能、生態與社會如何共好。地球公民。
陳文姿(2019)。當再生能源遇見濕地  民間:建立制度 走得慢才能走得遠。環境資訊中心。
陳文姿(2019)。從4314縮到102公頃,鳥會:忍痛妥協 但不會白白犧牲。環境資訊中心。
賴品瑀(2018)。興達電廠改燃氣環評「先建後拆」遭質疑「滾動式擴建」。環境資訊中心。
洪郁婷(2020)。光電下台一鞠躬,嘉南鹽田溼地留給動物們。窩窩。
農傳媒(2020)。光電遇見生態─布袋鹽田發展太陽光電歷程。
林吉洋(2020)。將軍鹽田陷光電開發危機,國際瀕危候鳥恐失棲地,愛台洋女婿呼籲:毀掉生態界101,台灣會後悔。上下游News&Market。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地球公民基金會、荒野保護協會、台灣黑面琵鷺保育學會等多個團體聯合聲明(2020)。撤回台南將軍光電計畫、綠能規劃切記迴避生態熱區。
李宜杰(2020)。將軍廢曬鹽田 太陽光電止步。
永安最大溼地保住了,興達燃煤提前除役。愛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