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位於南亞,東與印度比鄰,南面是印度洋,西與伊朗接壤,西北和阿富汗相連,東北面可通往中國的新疆。在烏爾都語中,「巴基斯坦」的波斯文意思為「聖潔的土地」或「清真之國」。從前首都在喀拉蚩,現在首都位於伊斯蘭瑪巴德。

一般台灣人對於巴基斯坦的認知為,伊斯蘭教,發展核武的國家,但鮮少人注意到她的人口1.6億,世界排名第六。且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印度河文明還發生在巴基斯坦境內。

8世紀初,阿拉伯軍隊征服巴基斯坦和印度,建立伊斯蘭政權,並將伊斯蘭教傳入,使大批當地居民成為穆斯林。12世紀初,巴基斯坦和印度開始處於同一政權統治之下。

1757年後,巴基斯坦隨印度成為英國殖民地,英國「分而治之」的政策使穆斯林與印度教徒之間衝突加劇。宗教之間的衝突,致使日後巴、印的戰爭。1947年8月14日,巴基斯坦宣佈獨立,成為英聯邦的自治領。1956年3月23日, 巴基斯坦改自治領為共和國,定國名為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

巴基斯坦獨立後,與印度因領土糾紛(即克什米爾問題)於1948年、1965年、1971年在克什米爾地區發生了三次印巴戰爭。第三次印巴戰爭直接造成東巴基斯坦獨立成為孟加拉國。1998年5月巴基斯坦繼印度之後進行了6次地下核試驗,使緊張局勢加劇。

有了這些認知,再來介紹,為何綠陣會有巴基斯坦的漁村參訪!
參訪的構想,起源於2006年3月,扮演這次訪問的先鋒成員謝洵怡小姐以環保義工記者之身份,參加於巴基斯坦南部大城喀拉蚩(Karachi)所舉辦的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於會中與巴基斯坦最大之漁民與漁業資源保育團體「巴基斯坦漁民論壇(Pakistan Fisherfolk Forum)」進行交流,其中包括研討會參與、深度訪談與漁村探訪。在會議期間,參與的議題包括印巴沿海所開放之當地與國際漁船漁業權、海洋生態與環境正義等。因來自台灣,且台灣的遠洋漁船在阿拉伯海域以深海拖網漁船(deep-sea trawlers)進行捕撈曾引起巴基斯坦當地保育團體注意。而「巴基斯坦漁民論壇」(PFF)也在「世界社會論壇」結束後,邀請台灣夥伴,參訪「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並前往漁村了解當地漁民、沿海生態破壞狀況,及來自亞洲之遠洋漁船船員,就其在當地的捕撈狀況進行了解。

回台灣後,經持續與「巴基斯坦漁民論壇」電子郵件往來交換資訊,雙方更希望能就海洋資源保育議題進行研究與交流。由於紅樹林保育與禁用深海拖網漁船捕漁,乃當今世界環境與保育組織所強調之生物多樣性保育重點,與巴基斯坦相同,台灣的紅樹林破壞狀況相當嚴重,而遠洋漁業向來為台灣重要經濟活動,台灣也於2005年底,因過度漁獲受到大西洋鮪類資源保育委員會(ICCAT)制裁,砍削配額近七成,對台灣之國際形象造成嚴重影響。

「巴基斯坦漁民論壇」成立於1998年。由於當地漁業資源退化、人民生活困苦、上游居民因開發政策不當而遷徙到沿岸造成資源管理問題、以及海洋資源政策不公等現象,實有成立為貧困漁民伸張正義、促進海洋資源永續利用之草根團體之必要,Mohammad Ali Shah先生是巴基斯坦漁民論壇組織的創始人。在這八年的時間裡,「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已經發展成為該國最大的漁民暨海洋資源保育組織。

目前,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在南部大城喀拉蚩(Karachi)設有總部,並在塔塔(Thatta) 與巴定(Badin)設有分部,計有正職人員近七十名,另外尚包含有義工組織。組織人員共計有計畫經理、研究主持人、財務與行政經理、媒體諮詢顧問、環境專家、媒體聯絡人、計劃助理、新聞編輯、紀錄片製作與攝影師、劇場經理、劇場人員、社會運動、教師、電腦專業人員等職位,組織分工完善且細膩。由於漁業資源匱乏與漁民生計問題,反應的其實是國家整體發展計畫與國際海洋資源使用的不公正現象,因此「巴基斯坦漁民論壇」與國內勞工團體、農業團體與南亞農業團體等,都已形成串連網絡,成員彼此熟識與支援,以系統性思考來辨識問題根源、尋求政策上之替代途徑。

又由於第三世界國家的開發政策在受到國際組織主導之餘,常因政策不當而造成窮人更窮、環境更加破壞的情況,因此「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也與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進行溝通,以尋求更有效、更公平、更符合永續發展原則的經濟模式。而在漁業資源保育、社會福利、援助等方面,「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也因具有普世價值如環保、公義、和平等核心理念,獲得國際間重要非政府組織的強力支持,至今已經達成相當顯著的具體成效。

「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在過去已經累積了許多議題倡導的能力與經驗,堅守「和平」、「環保」、「社會公義」與「人權」等普世核心價值,已經領導了巴基斯坦與鄰國的漁業權、海洋生態保育、災害援助、教育與醫療等議題,不僅在國內獲得迴響,也在國際間獲得共鳴,先後獲得「世界自然基金」、IUCN ActionAid、歐盟執委會、法國組織Architecthre & Development、西班牙組織Instituto Sindical de Trabajo Ambiente y Salud (ISTAS)、綠色和平、亞洲文化發展論壇(Asian Culture Forum on Development)、樂施會(Oxfam)、世界漁民論壇(World Forum of Fisher People)、西班牙組織Amercos、南亞勞工論壇(South Asia Labor Forum)等組織的經費、技術與人力支持。

此外,「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也認同地方的問題是國家政策與地區政策的問題,因此也已經與其它巴基斯坦團體,組成非政府組織的合作網絡,以系統性的作法,如研討會、座談會、工作坊等形式,討論問題並研議策略與替代政策。這些豐富的經驗與成果,證實「巴基斯坦漁民論壇」是一個值得深入建立合作關係,以及學習其倡議過程與培力方式的組織。

依據「巴基斯坦漁民論壇」所提供的資料,以下簡述該組織之在2004年之具體行動與成果:

(1) 海洋資源保育
1.與世界自然基金(World Wildlife Fund)合作沿岸溼地復育:「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從世界自然基金(WWF)獲得經費與技術支援,在2004年三月至2005年底,訓練當地義工,在Korangi/Phitti溪流地區與喀拉蚩(Karachi)沿海種植105公畝的紅樹林,並促進社區發展,鼓勵居民參與追蹤復育狀況。而「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在此之前,已經實行多次紅樹林種植計畫,成果豐富。

a.海洋資源是漁民生計的來源,阿拉伯海域受到各式有毒工業放流物、家庭廢水與農業溢流污染,據估計,單由喀拉蚩城市排放入海的汙水就有三億公噸,而每天也有三萬七千公噸的工業廢水被排入海中。另一方面,海洋也受到漁船油污污染,使海洋生態系受到威脅。自從其成立以來,「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即將海洋污染防治與保育列為國內與國際行動的重要項目,在2004年,與世界自然基金會與IUCN合作,進行降低海洋污染計畫,並拍攝紀錄片。

b.與國際組織ActionAid進行沿海生物多樣性與自然資源保育計畫、消除不公平的合約系統(註1)、引進證照系統、改善因漁業商業化而在社經上受到邊緣化的女性的生活、邀請政策制定者了解居民的困境與自然資源的破壞情況。

註1.合約系統為巴基斯坦政府所制定,漁民必須向政府購買年份不等之合約,以在該國海域合法捕魚。由於合約價格過高,小漁民經濟上無法支持,合約系統因
此多為富人所掌控。

2.與國際組織「世界漁民論壇(World Forum of Fisher People (WFFP)」進行海洋資源保育倡議,反對深海拖網漁船濫捕並丟棄大量的非標的魚類(non-targeted fish species)、破壞海洋生態:深海拖網漁船可拖駛二公里遠,在撈捕之後,卻將非標的魚類丟棄,估計1995年在巴基斯坦經濟海域範圍內被丟棄的魚類總重量達三十三萬二千公噸,總值八十億美元。「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已在區域、本國與國際層次上,反對深海拖網漁船的漁獲行為,並以舉辦座談會、研討會、抗爭、示範與媒體曝光等方式,突顯此議題的重要性。

(2) 社區教育與醫療資源的提供
在「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介入之前,教育的觀念在漁村內並不存在,男童從小就到海裡去捕魚幫助家計,女孩也幫忙漁業家庭的生活。「巴基斯坦漁民論壇」認同教育的重要,主動發起計畫,提升漁村的就學率與識字率。與巴基斯坦政府合作,在巴基斯坦沿海地區開辦二十五個學校鼓勵孩童上學,並開辦「家庭學校(Home School )」提供婦女之成人教育,以提升貧窮漁村居民在社經地位上往上爬動(u pward mobility) 的能力。隨著時間的進展,村民逐漸了解學校教育的重要性,目前已能為伸張「教育權」採取具體行動。另外,提供免費醫療資源與給付給漁村居民。在健康方面,由於貧窮、飲用水不潔與醫療資源不足,當地居民常常患有各類疾病,其中以肺結核、肝炎、黃疸、皮膚病與其他病毒感染疾病。「巴基斯坦漁民論壇」招募醫藥界組成義診團,提供當地漁村居民免費的診療資源。

(3) 災害援助與準備
巴基斯坦沿海地區的天災相當頻繁,居民往往因為風災與洪水等而流離失所,失去住家與牲口,甚至犧牲生命。「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做為漁民代表團體,與ActionAid合作,為受災戶興建三十處臨時庇護所(shelters) 。

a.結合當地組織「旭地青年福利組織(Young Sheedi Welfare Organization)」,與國際組織Oxfam、歐盟執委會人道救援發展部(Humanitarian Aid Departm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進行「巴定洪水復甦計畫(Badin Flood Rehabilitation Project)」:該計畫幫助在2003年受暴雨與洪水危害的505個家庭(平均每個家庭七人,共計3535人),修復魚具、船隻以及住宅。共計發放210頭羊給35位寡婦、19位殘障者、7位孤兒、九位老人,平均每人獲得三頭。提供60隻船隻, 總價值2.208百萬盧比(rupees),並配備價值三十九萬六千盧比的網具。

b.與國際組織Oxfam合作,進行「災害準備計畫(Disaster Preparedness Project)」: 信德省(Sindh)沿海地區的天災相當多,其中包括旋風(cyclones)、洪水與旱災。「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已經與當地居民進行天災準備,減輕因天災造成之傷害。

(4) 意識提升與社區動員
與國際組織ActionAid進行社區發展計畫:ActionAid為一國際性的組織,從2003年起,「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即與之合作,進行十四個沿海村落的發展計畫。該計畫的具體行動包括社區訪查、社區會議、團隊會議、教育活動、社區協調、戲劇表演等。該計畫的目標,包含有:

1.形成漁民社群來決定居民自己的未來。
2 .提升漁業社區對可持續以及對環境友善之漁獵行為之意識。
3 .提升漁業社區對具環境破壞力之漁業作業之認識。
4 .進行運動,以倡議漁業相關議題。
5 .進行抗議深海拖網漁船運動並呼籲釋放受監禁之漁民。
6 .利用戲劇或其他文化節目,來提升意識與促進態度改變。
7 .支持社區居民有獲得乾淨飲用水、教育與基本醫療設備的要求。

(5) 研究、資訊傳播與服務
「巴基斯坦漁民論壇」參與自然資源、社經與貧窮相關議題的研究,以發展政策綱要與建議,這些研究成果往往發表於座談會、研討會、工作坊、研究論文等。此外,「巴基斯坦漁民論壇」也以英文、烏爾督語(Urdu)以及信德語(Sindhi)定期發表報章”Fisherfolk”。在2004年間,「巴基斯坦漁民論壇」進行的研究包括:

1.與法國組織Architecture and Development (A&D)、西班牙組織Instituto Sindical de Trabajo Ambiente y Salud (ISTAS)與歐盟執委會進行「印度河三角洲區域復甦之永續發展計畫(SPRIDER )」:該計畫的目標是結合印度河三角洲的利益關係者(stakeholders)、公民組織、環保單位與決策者,以促進印度河三角洲與區域性的整合性水資源管理策略的發展。該計畫的目標之一為進行社區培力(empowerment),因此以從下到上(bottom-up)的方式,促進居民生計與其所依賴而生存的生態系健康。另外尚包括促進對信德省環境挑戰的了解、促進地方利益關係者與政府的對話、強化信德省公民社會的能力、促進新夥伴關係與網絡的發展、鞏固歐洲與巴基斯坦沿海社區與漁民組織的聯結。而其所採取的行動包括研究、諮詢、辦理區域性座談、研討會與工作坊、倡議與媒體曝光等。

2.印度河三角洲(Indus Delta)環境惡化與其對在地社區的影響:印度河三角洲是全世界第七大三角洲,也具有全球最大面積的乾燥氣候紅樹林(arid-climate mangroves),在全球濕地資源保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目前印度河三角洲受到多重威脅,其中最重要的威脅即是來自印度河上游淡水的供應不足。在國際組織ActionAid的支持之下,「巴基斯坦漁民論壇」開始「印度河三角洲環境惡化與其對在地社區的影響」研究,以評估印度河三角洲社區的生活狀況,並特別針對農業、畜牧業與漁業進行研究。該研究的主要目的為:

a.評估印度河三角洲農業、漁業與畜牧業人口的現今生活狀況。
b.研究印度河三角洲資源退化的規模與原因。
c.評估因印度河三角洲環境惡化所造成對居民社經狀況的衝擊。
d.為政府、國家與國際組織提供政策建議,也提供防範未來更嚴重環境惡化的研究基礎。

3.研擬巴基斯坦永續漁業政策草案:漁業不僅是巴基斯坦最重要的外匯來源之一,同時也提供鄉村與都市居民生計所需。然而,隨著重要商業漁業資源的銳減,捕獲量越來越低,人民生活也陷入困境。造成漁業資源匱乏的原因,主要是此地人口越來越多(移民)以及污染越來越嚴重。「巴基斯坦漁民論壇」率先研究永續漁業發展政策草案,以提供永續發展的替代性政策。

4.在過去三十年來,政府以小漁民至印巴邊界捕魚風險太高為由,開放半軍事組織( paramilitary force,當地人稱為Rangers) 到重要的魚場進行漁業捕撈,但Rangers卻持續擴大捕魚範圍,危害小漁民的生計。「巴基斯坦漁民論壇」率領當地漁民進行抗爭,最終終於結束Rangers剝削漁業資源的現象。

5.進行環境、性別與永續發展的研究,共計生產十五篇研究報告,已經集結出版。

6.接待世界銀行代表,與之溝通當地困境以及替代政策,實際帶領世銀代表走訪漁村,了解居民需要與環境破壞程度。

在台灣當前的外交處境,以及NGO的存續危機下;要發展、培育NGO的國際交流,是重要,但任務也更具挑戰。這次綠陣的巴基斯坦的參訪行動,可說是破冰與撒種。

因為NGO本身的財務問題而無法長期培育國際事務的人才。在外無資源,內部人才斷續的情況下,自然有很多國際事務的參與,無法透過NGO來執行或累積國際事務的經驗。

但隨著環境、勞工、人權、婦女等事務,在國際平台上漸有許多權威、影響力的NGO團體出現後,而且在世界各地成立分部,展現實質的影響力後,這種非政府組織的外交方式,則成為傳播普世價值的重要管道;甚至有些NGO的行動就足以讓政策大轉彎或引發國際政治的危機。近者有鮪魚數量的談判,遠者有澎湖的殺海豚事件,還有使用犀牛角,以及台塑柬埔寨的汞污泥事件;這些議題都是因為國際保育的注目,而迫使台灣政府的政策改變。與其被動的被指責而改變,何不主動參與、關心國際事務而改變台灣的政策。

綠陣這次在青輔會的經費贊助下,以及邱文彥、林子倫和王世斌老師的指導,選擇非正規軍的出訪,著實相當有勇氣和創意;當然也承擔了一些無法成事的風險。但就公民社會的全球視野,強化專業議題的論述能力,對倡議性的團體則是進步的齒輪。

關於綠色陣線協會http://www.gff.org.tw/
綠色陣線協會是由一群對環境運動有熱情與想法的年輕人組成,我們希望經由對環境問題的深入研究與地方環保事務的積極參與,督促各級政府推動與落實環境政策,並積極推動環境教育,形成綠色的進步力量,以實踐「思考全球化、行動在地化」的理念。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