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濕地主要由水、濕潤的土壤以及水生植物所組成。水源不僅是人類生活的源泉, 也是維繫濕地生命的要素,而水資源之研究或管理,我們常用流域或集水區來予以劃分,因此濕地管理與河川流域管理實不可分割的整體;我們也很清楚地看到, 濕地及其他水資源的品質良窳,直接決定於圍繞其外的環境之品質,包括濕地週遭的陸域、河流、甚至空氣。反過來看,濕地在河流流域中也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濕地乃陸域與水域的串接者,由於對濕地的誤解,人們將濕地填平造鎮,或者成為生活或工廠的免費廢棄場,直接衝擊了河川的健康及其功能。長久以來,我們的環境保護計畫常只專注於單一目標、小尺度規劃,因此野生物保護、水資源品質及災害防治常各行其事,以致事倍功半。

美國環保署(EPA) 針對濕地保護,發展出一套整合式的思考方法,這套方法是以河流流域為基礎去思考水環境及濕地的保護系統,此系統思考的尺度包括濕地及其外的陸域及空域,包括洪水管控、水資源之補充、魚類及野生物之保護、遊憩、暴雨、以及非點源污染的管理等等,也就是將河流流域及濕地一起納入,進行整體性的保護計畫規劃。台灣幾個大型或重要的濕地,幾乎皆位於河川中、下游, 這種整合式的思考方法,也應該可以作為我們規劃計畫方案的參考。

在這樣的思考架構上,一條河川從上游的水源地到出海口,都是濕地關懷者或者河川守護者需要關注的「面」,而不再是以往僅關注於個自的「點」。因此,在水源地伐林、在上游蓋水庫、河川兩岸的廢污水污染,同樣是下游濕地保護者需關切的議題;相同地,河川流域濕地、埤塘的填土與污染,也是河川管理要面對的課題,而河川管理指標,也會在水質水量之外,進而考量到野生物類別的指標。

等到我們由「點」進而到「面」的思考之後,接下來就是加進「時間」因素,亦即進行長時段的觀察與規劃;不僅在空間上是跨區域的,在時間上亦是跨世代的。這個時間上的長程的概念,不僅具有生態的意義,也應該是具有社會的、倫理正義的意義。

本期主題由三篇文章組成,包括晃瑞光老師的「護溪為護生-台南社大所參與的河流守護運動」、黃守忠博士的「河口濕地棲地多樣性維護-淡水河口紅樹林之經營管理」以及廖桂賢老師的「改變中的水患管理哲學—向歐洲學習」,這三篇文章正好點出目前台灣河川及濕地管理經常面對的三個問題:污染、棲地及水患。

另外,目前最熱門的氣候變遷所造成的異常天候及海平面上昇,加上失控的人為污染,受到最直接影響的,應該是在地的居民,包括健康風險、漁獲銳減、以及因洪水所帶來的居家安全等等。Ramsar自1999年CoP-7開始,採納推動有關傳播、教育與公眾意識(CEPA) 的濕地保育行動,這項行動將公眾及在地居民視為濕地保育之決策、管理及執行過程中的關鍵角色。由綠色陣線吳東傑老師所執筆的「破冰與撒種- 巴基斯坦的漁村參訪」,介紹了巴基斯坦最大的漁民及漁業資源保育團體的行動與成果。相對於台灣國內,無論是生態保育或其他環境、社會議題,居民僅是背書地出席的「假參與」或「弱參與」,像巴基斯坦這種由直接利害關係人所組成、運作的「實質參與」,是值得我們思考借鏡。

當然本期還有許多發人省思的文章,作為國內唯一針對濕地進行報導的「台灣濕地」,有責任與大家分享知識的、草根的、感受的、行動的、創新的以及批判的思考、文學或案例,在拮据的經費與人力物力之下,台灣濕盟竭盡所能,也希望關心台灣濕地的朋友,能一同來耕耘!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