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溼地

我們搶救濕地不僅是因為

濕地目前面臨嚴重破壞及漫無止盡的威脅

也是想喚起人們對濕地的記憶

像是在田裡抓青蛙 河中划船及釣魚

那些過去美好的回憶

然而這些美好的回憶卻離我們現代的生活

越來越遠


溼地簡介

濕地係指水域與陸域之間的交會地帶,經常或間歇地被潮汐、洪水淹沒的土地,涵括了我們所熟知的鹽水及淡水沼澤、草澤、林澤、河口、水塘、低窪積水區和潮汐灘地等。

在濕地的類型中,一般可區分為沿海濕地與內陸濕地;沿海濕地包括海岸沼澤、泥質灘地及紅樹林沼澤等,是隨著海洋潮汐運動而存在的濕地生態體系。內陸濕地則是因為雨水、地下水、伏流水、非感潮河段或溪流、湖泊及池塘所形成的濕地生態系統,包括淡水沼澤、淡水池塘、灌木沼澤、低地闊葉林、木本森林沼澤等。

溼地的類型

有了初步的概念後,我們可以將南台灣的濕地分類舉例如下:

    紅樹林濕地:嘉義東石、好美寮、台南縣北門、七股、台南市城西里、四草、鯤魚身、高雄縣永安、竹滬、高雄市後勁溪、左營海軍軍區、屏東大鵬灣等。
    河口三角洲濕地:河川出海口,以曾文溪河口黑面琵鷺棲地最為著名。

    淺海灣、潟湖濕地:屏東縣大鵬灣、台南縣北門三寮灣、七股網子寮汕、頂頭額汕、高雄縣興達內海等。

    鹹水沼澤濕地:嘉義鱉鼓農場的鹹水沼澤最為著名,雲林金湖海水倒灌區亦屬之。

    海灘濕地:例如澎湖望安島上綠蠵龜產卵地,台灣西南沿海潮間帶亦屬之。

    岩石海灘峭壁濕地: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龍坑、佳樂水、貓鼻頭、澎湖本島與大央嶼、牛母件嶼的海蝕平台等。

    小型島嶼濕地:如澎湖貓嶼、大倉嶼、員貝嶼等。

    淡水湖泊濕地:墾丁龍鑾潭、美濃中正湖、台南縣葫蘆埤、番子田埤、高雄縣觀音湖、八卦寮等。

    溪流濕地:高屏溪、東港溪、曾文溪、八掌溪等河川行水區及洪水平原。

    鹽田濕地:高雄縣永安、竹滬鹽田、台南縣七股、北門鹽田、嘉義白水湖、掌潭等。

溼地的功用

濕地是提供野生生物和魚類棲息地、調節洪水、淨化水質,生產天然物,以及作為休閒和自然教學都好地方。

濕地孕育了許許多多的動植物,不但有水生植物和昆蟲,還有魚、 蝦、貝類,以及到此覓食的哺乳類和鳥類等,尤其是許多稀有和瀕臨絕種的動物多依靠濕地所供給的食物而生存,而多數的魚、蝦也成為人類的重要食物來源。

濕地能吸收和儲存洪水、調節水位,即使洪水太大無法全部容納,生長在濕地的樹木和草叢也會阻緩洪水的速度,減少災害。只可惜台灣的濕地被大量開發,少了一層防洪的屏障,只要一有颱風或暴風雨,就很容易造河水氾濫或海水倒灌。

濕地就像大地的腎臟,可以保存水中的養分、過濾化學和有機廢物、積存懸浮物,使水質得以淨化。

此外,濕地不但是郊遊、繪畫和休閒的好去處,也因為蘊藏豐富的物種,更是自然教學的天然教室。

濕地具有過濾污染物的功能,當河水挾帶著污染物流經濕地時,濕地上的水生植物,如水草、蘆葦、香蒲等,會使水流速度減緩,吸附重金屬,且讓污染物沈澱在濕地的底部。

濕地並藉植物留存氮和磷,預防水質優氧化,這些植物還可以將太陽能轉換微生物量和製造氧氣,提供魚、蝦、森林、野生動物賴以維生的養分。

其實,濕地早在許久以前就一直扮演著「生命基因庫」的角色,科學家及田野調查工作者的研究成果更直接說明濕地本身多樣性功能,和過去被忽視、但卻一直為人們所利用的價值。

我們常常記得小時候在田裡抓青蛙、河邊釣魚、游泳、划船的美好往事,這些經驗就是濕地提供給我們的休閒價值。許多的文化遺產也都和濕地有關係,像印象派大師莫內就有許多幅畫作是以濕地為創作題材,充分展現出濕地的自然美。

科技文明在本世紀發展快速,導致自然資源被大量且不當使用,這些自然資源大都是脆弱的,被使用後可能一去不返。無論科技再怎樣進步,以目前的技術來講,我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被不當使用的資源從自己的眼前消失而莫可奈何。

生活步調變快了,周遭改變得太多了,即使現代日子變得舒適,物質享受不虞匱乏,但我們對自然的需求卻愈來愈大。當我們在享受大自然給予我們的好處時,也應該讓這些好處能源源不斷地提供給我們下一代的子孫使用。相信,這是自然資源永續利用的最佳真諦。


濕地因擁有豐富的自然生態資源及獨特景觀,提供了生態觀賞、徒步旅行、垂釣、泛舟、攝影、游泳等休閒遊憩活動,也是自然解說教育的最教室。

溼地的危機

台灣近十年來土地價格狂飆,加上解嚴後對海防的管制鬆綁,使得開發區位大量逼近濕地,以致濕地被大量填土做為住宅區、魚塭、工業區、公園遊樂區。另外,由於濕地地勢低窪,也成為各級政府做為處理垃圾的選擇,許多河川濕地、埤塘成了垃圾、工業有毒廢氣物、建築廢土的堆置場。

沿海濕地的植被,如紅樹林等,具有防風的效果,可以降低強風對陸地地上物的直接傷害。

紅樹林的根係有防止海岸侵蝕及流失的功能,豐富的地下含水層可以避免海水入侵,防止地下水鹽化。

而陽光、空氣和水讓植物製造許多的有機物質,提供了生物良好的棲地及沿海重要魚類資源的食物來源,是沿海食物鏈的基礎。

雖然近年來環保意識抬頭,但政府及多數民眾都仍未體認到濕地的可貴,濕地的保存往往被窄化為「保護水鳥」的小事,而未了解濕地對海岸保護、防洪及水資源保護的重要性。大量濕地被破壞後,產生包括水患、地層下陷、地下水鹽化、魚產減少、海岸線退縮、地下水被污染等問題。

舉例來說,高屏溪河畔綿延十多公里的垃圾長城,在所棄置的垃圾中,含有鉛、鎘、砷、汞等重金屬,甚至「戴歐辛」這類有世紀之毒之稱的物質也摻雜其中。這些東西會逐漸滲入河床及地下水中,經由魚類、農產品、飲水過程,再回到人體之中,危害我們及後代子孫健康。

近年來有些濕地,如台南四草鹽田、宜蘭無尾港,因有珍貴的野生動物棲息,而得以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成野生動物保護區。但其餘絕大部分的濕地,由於缺乏具體濕地保護法律,致無權責機關能主動保護。若不儘速立法保護濕地,並採取積極的補救措施,不久的將來,台灣一半以上的濕地將從地圖上消失。 水筆仔,紅樹科,常綠喬木或灌木,是台灣紅樹林的一種,生長在河海交界、漲退潮的潮間帶,具有防風、防洪,及穩固海岸的功能,也是沿海生物的重要棲地。

我們常常在沿海的泥灘地中發現招潮蟹的蹤跡,其雄性最大的特徵就是牠那隻極端演化的巨大螯足,很是威風,也是牠吸引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