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素顏、再展歡顏

1 / 2 / 3

 

堤岸設計與河流水貌
    文藻外語學院前的愛河河岸約有二層樓高,這麼高的垂直水泥堤岸令人望而卻步,阻隔人與河流的親近。這是高雄市整治河流的通病,將河流視同水溝,只注重防洪功能。因為,水溝是沒有生態的,是不可以親近的,平白遭塌了河流的寶貴資源。
    河流堤岸一定要建成如水溝式的垂直堤岸嗎?當然不是。人與水的關係是可以沒有距離的。人與水的親近可以激發人性的柔軟面,緩和工業城市帶來的陽剛氣。河流是上天送給都市的最佳禮物。
    1994年這段河道尚未整建,仍保留自然河道的面貌,河道裡常可看見二隻水牛徜徉其間,戲水自娛。這樣的原野景觀隨著水泥堤岸的築建而消失。當生物的棲息空間因都市的發展而被消毀殆盡,所呈現出來的是都市的粗暴與人性的悲哀。

水牛戲水          袁英麟攝

水泥堤岸的遮醜
    水泥堤岸已建成,再也難以復舊。那麼有沒有什麼簡單的辦法可以遮住醜陋的堤壁呢?在沿岸有限的泥土空間裡種植下垂性的藤本植物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另外亦可以考慮在第二層的河堤上種植開花的小喬木來緩和水泥僵硬的感覺。這些作法花費不高,效果卻是極大。「小兵可以立大功」,建設不一定要花大錢,關鍵在於設計能否配合環境的特性,關鍵在於規畫者是否曾有過感動。「沒有感動」正是今日高雄市河岸規畫的致命傷。

仿自然河岸
位於高雄榮民總醫院東側的圍牆外,該地地名為「後港」。這段河道約300公尺,是愛河自高雄縣進入高雄市的最上游,再往上穿過高速公路即是渠道縱橫的源頭了。
愛河全長12公里,流經高雄市的有10.5公里,其中10.2公里已被整建成水泥垂直堤案,剩餘的這300公尺河道經文化愛河協會二年的爭取,建成壘石堆積的緩坡河堤,目的在為生物保留一個家,也為高雄的河流整治跨出新的一步。
河流親水的意涵有二,一是市民可以直接與水接觸,如宜蘭的冬山河親水公園,但前題必須是河岸的腹地夠寬、水質乾淨、水量足夠;一是市民可以在堤岸無拘無束的散步,不用擔心若不慎掉落河中而無處可上岸,其目的在「為生物保留一個家」。
考量這段河道用地只有24公尺寬,水流斷面就佔了9公尺,再加上維修道路5公尺,剩餘可用的腹地就很有限了,兼之上游的水量以農田灌溉餘水為主,並不充沛,要想達成市民與水接觸的親水河岸之目標有其困難。因此,「為生物保留一個家」就成了思考的重點。經與市政府不斷的溝通、協商,仿自然河岸的規畫逐漸形成共識。自河底鋪壘石而上,一則掩蓋河岸僵硬的水泥板椿,一則壘石之間形成洞隙,可作為水中生物的棲息之所。版椿之上到人行道間採緩坡植草,種植喬木,形塑一段行人可以悠閒其間的河岸空間。
喬木的選擇甚為重要,適宜的樹種不僅可以營造特殊的風情,也可達成預定的目標。這段河岸的喬木樹種有誘鳥植栽如稜果榕、苦楝、樟樹,有本土樹種如大葉山欖、香楠、欖仁。假以時日,長成巨木,引來鳥類蝴蝶,豐富河岸景觀,是可以預期的。
「仿自然河岸的完工,不是愛河整治的結束,而是開始。」它象徵一場河流整治觀念的革命在高雄正要展開。

                          仿自然河岸細部            范方稜攝 仿自然河岸細部          袁英麟攝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