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河上游的故事

1 / 2 / 3 / 4 / 5 / 6  

先民的智慧 

    愛河雖不直接受源於高屏溪,但透過曹公圳而與高屏溪完成連接,造就了高雄市的農業發展。高雄市早在清朝時即與高屏溪發生關係。 曹公圳分新、舊二圳,為清朝鳳山知縣-曹謹(1837年任鳳山縣令)所築,先築舊圳,後築新圳,自九曲塘築堤引高屏溪水灌溉高鳳平原,使農民脫離看天吃飯的困境。 曹公圳除了有「灌溉」的功能,也有「防洪」的考量。在曹公舊圳未開鑿前,鳳山地區常因雨季來臨而受水災之苦,曹公舊圳解決了淹水之痛。 以高雄市的灌溉系統來看,南高雄屬曹公舊圳的範圍,北高雄屬曹公新圳的範圍。

    曹公圳雖是官府主導規畫,但收水租、募款,及開鑿、督工皆委由民辦,分段分人督工,完工後之經營亦委由民間,官府立「曹公圳規約」作為經營依據。這種官導民辦的作法在清朝甚為普遍,士紳常是總其事者,不僅經濟又有效率,左營舊城即是,一年而城成。

    曹公圳開築時故意引圳道入埤砂塘,再從陂塘延伸出新的圳道,以圳、埤(潭)交錯使用的方式來完成大高雄平原的農田灌溉使命。其理何在?難道是意圖圖利,才故意將圳道引到埤塘,增加開築經費呢?當然不是。

    早期引高屏溪水必須在溪床上以刺竹、蘆葦、砂築成圍水砂堤,以使高屏溪水能順利的引入曹公圳的取水口。但砂堤往往難擋雨季的洪流,因此砂堤須每年一築。有鑑於此,曹公圳道的規畫必須在適當的地點設置儲水的埤塘,以防砂堤一旦衝毀,農田即無水可溉的窘境。而儲水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利用現有的埤塘,既可免除挖掘新埤塘的龐大物力,也可適應地形環境。

    先民開築曹公圳所以採取圳、埤(潭)交錯使用的方式,實則是看中了埤塘具儲水、滯洪的功能,可容納圳道餘水及雨水,有調節豪雨減少逕流,緩和臨近地區淹水的作用。防洪兼灌溉,一舉二得。

    對都市而言,埤塘不再具有灌溉功能,但由於都市化的結果,不透水的水泥界面佔據了都市大部份的土地,造成雨水逕流的激增,都市防洪成了新的困擾。當暴雨頻率超過都市排洪設施的設計標準時,淹水成了必然的結果。因此,埤塘滯洪的功能在都市中就顯得非常的重要。

    高雄市早期的埤塘不少,隨著都市的發展紛紛的遭填埋,如今只剩內惟埤、七番埤、檨仔林埤、金獅湖、蓮池潭等埤塘。

    埤塘其實就是濕地,具有滯洪與補助地下水的作用。濕地經過適當的規畫可具有教育與遊憩休閒的功能。因此,濕地不僅可解決都市防洪的困境,也具有觀光遊憩的功效,絕非是都市中的無用之地。職是,內惟埤應闢成濕地公園;檨仔林埤不應填埋後再闢成公園,而是應依地勢闢成濕地公園,省下填埋的公帑。

    見賢思齊,先民的智慧歷歷,難道我們還要繼續笨下去嗎?

 

1 / 2 / 3 / 4 / 5 / 6                                   

愛河中游的故事      愛河下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