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河下游的故事

1 / 2 / 3 / 4 / 5 / 6 / 7 / 8

橋的故事 ( 1 / 2 / 3 )

鹽埕的滄桑與未來 

    「鹽埕」是曬鹽的地方。鹽是打狗重要的物產。鹽埕的鹽餉是清朝鳳山縣的重要稅收(佔三分之一強),掌握著鳳山縣政的運轉。 清朝康熙後期(約1710年代)漳州鹽民二十餘人響應官府招徠,至鹽埕開闢鹽田。雍正四年(1726)在鹽埕成立「瀨南鹽場」,為全台四大鹽場之一。雍正十年(1732)准移民攜眷來台,來台的鹽民更多,逐漸形成聚落。那時的聚落有二,分別是鹽埕庄及鹽埕埔,兩聚落以後壁港為界,後壁港以西為鹽埕埔,後壁港以東為鹽埕庄。後壁港的位置大約在今七賢路與大溝頂之間。鹽埕庄的人口遠較鹽埕埔多。鹽埕庄的守護廟是三山國王廟,鹽埕埔的守護廟是壽山宮。我們從這兩座廟的相對位置即可推測出昔日鹽埕庄與鹽埕埔的範圍。

    由於曬鹽受制於氣候,只能在每年的十月到隔年的三月進行,四月至九月是南台灣的雨季,不能曬鹽,因此魚塭養殖及到愛河捕撈即成了鹽民的副業。

    清朝時期鹽埕雖有聚落,但並不熱鬧。人口少於旗后、苓雅寮、三塊厝。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開啟了鹽埕繁榮的序幕。一顆明日之星終究難掩風華。

    日本據台之初已看出打狗港的重要,計畫築港。1908年鐵路縱貫線從基隆到高雄通車,打狗港第一期築港工程鳴槍起跑,並填築哈瑪星作為市街用地,公布「打狗市區改正計畫」,計畫範圍包括旗后、哨船頭、哈瑪星及鹽埕,規畫棋盤式街道,預計容納人口四萬二千人。1912年第二期築港工程開動,並填築鹽埕及濬深愛河。1920年設高雄州高雄街,1924年廢街設市,為高雄建市之始。之後,高雄州廳、高雄市役所相繼從壽山下、哈瑪星遷到愛河畔,以官導民引的方式,吸引市民遷居尚不繁榮的鹽埕新生地。此法果然奏效,鹽埕取代哈瑪星及旗后成為高雄市的政商中心。

    光復後,鹽埕是高雄市主要的商業區。1954年大溝頂商場的成立,1956年擁有全台第一台手扶梯的大新百貨公司開幕,更是帶動鹽埕的商氣。

    那個時期,高雄市的營業稅有一半以上來自鹽埕。

    不過,時代的巨輪總是受制於人口的因素。鹽埕僅是彈丸之地,西受限於壽山,東受阻於愛河,南臨高雄港,腹地實在有限,容納不了急速增加的人口。1967年鹽埕區的人口達66703人已是極限。市政建設逐漸以愛河東岸的前金、新興、苓雅、三民、前鎮等區作為核心。1975年新建大統百貨公司於新興區,正式掀開商圈東移的序幕。接著大立百貨公司的成立,三多商圈的發展,尖美百貨的開幕等等都說明了高雄商圈東移的必然性。人口的增減主導了鹽埕的興衰。1998年,鹽埕的人口降至三萬餘人,商業機能大不如前,只留下唏噓的嘆息聲。

              

大溝頂商場現況            袁英麟攝

鹽埕新樂街          卓秋燕攝

    「鹽埕」難道任由時代的巨輪輾過而毫無翻身的機會嗎?當然不。

    台灣數十年來的經濟發展,造就了人民高消費的能力。但過度的追求物慾,反倒造成內心的空虛。文化逐漸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被喚醒,精神的糧食在物慾充斥的年代顯然可以滿足現代人內心的空虛。這正是鹽埕的轉機。

    鹽埕是高雄建市之始,擁有豐富的文化資產。如日據時期規畫整齊的街道及漢人聚落彎彎曲曲的街道型態,如有閩南傳統建築與日據時期不同風貌的建築,如多元的族群文化、如各有特色的鐘錶眼鏡、皮鞋服飾、大小五金、銀樓金飾、傳統竹器的專業街,如以舶來品聞名的堀江商場、如已有二百餘年歷史的三山國王廟,如古建築再利用的高雄歷史博物館,如工商展覽大樓及音樂廳,如各式聞名小吃或是創造出健康吃食文化的小王子食品,如酒國文化的傳奇,如獨特的壁攤(利用騎樓、巷道的一角營生的攤販)。這些文化資產不管從那一個點切入都是豐富現代人內心的元素,再配合愛河親水的規畫,河流文化的塑造及鹽埕商港區、蓬萊商港區的開發,來一趟鹽埕等於走過一趟高雄的發展。文化遊憩休閒正是再造鹽埕風華的途徑,正如台北縣的九份以廢棄的礦場號召,再造九份風華一般,鹽埕豈無機會?

 

1 / 2 / 3 / 4 / 5 / 6 / 7 / 8

橋的故事 ( 1 / 2 / 3 )                                       

愛河上游的故事       愛河中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