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核四風波 需要理性思考

成大環工系 林素貞教授


民國六十九年五月台電提出核四案,七十二年在鹽寮徵收土地,其中歷經十多年鹽寮民眾與環保人士的抗爭,核四案幾次預算亦遭致凍結,八十五年立法院曾通過廢止核四案,同年十月,行政院又通過覆議案,而八十八年八月原能會核發核四建廠執照,然而民眾持續抗爭導致施工停頓,當「核四再評估」報告出爐後,由於府院及部會間未達共識,且民間及在野黨爭議與疑慮頗多,數週來經過媒體誇張的報導及每晚call in節目的批鬥與加溫發酵,把核四案原來專業取向的實質問題,炒熱成政治風暴與憲政危機的來臨,民眾眼看著股票下跌,人心惶惶,不知如何適從,難道真有這樣的嚴重嗎?

對核四案,我們需要一起冷靜思考,除了法源與政治因素外,先釐清一些重要的問題後,再做理性的選擇。首先,我們要問核四不蓋,到底缺不缺電?若缺電哪些部門可能受影響?如何解決?有那些可行的方案?又若核四要續建,到底預算除了1697億外,未來還需要膨脹多少?是否真正符合經濟效益?而高階核廢料的終極處理與處置,如何解決?成本多高?能否經由契約但書責成美國奇異公司處理?(試想,就算買一台電腦,除了硬體外,賣方亦應提供負責的產品售後服務,更何況一座核能電廠,不是嗎?)否則,台灣是否有條件安全地永久儲存這些高階核廢料呢?以上的問題需要相關單位儘快做明確的說明,以取信於民。筆者試就部分議題,略述拙見,以供參考。

不蓋核四廠,電力會受多少影響?核四兩個機組容量共計270萬千瓦,其發電量在民國94年及99年約佔全國總電量需求的7%及8%,而受影響的部門,主要包括住商部門及服務業(約55%),紡織、鋼鐵、電機、人纖及少數金屬製品業。若不蓋核四對於缺電機率的影響多大?根據台電資訊顯示,至民國九十六年備用率可能下降至13.6%,其意義若轉換為缺電機率,則是由每年的0.5天缺電機率提高至0.8天,這樣的增加幅度應該不是很嚴重的。若是未來民營電廠受阻太大,可以考量加速完成大潭燃氣電廠,因為此廠的裝置容量達四百萬千瓦,位居北部地緣之利,若將容量因素提升至70%,則新增的發電量可達128億度,幾乎為核四二機組發電量的四分之三,可以做為抒困工商業用電的來源,此應可列為替代方案之一,加以考量。

外,若要追問缺電機率由0.5提高至0.8天,難道會引起政治風暴與社會不安嗎?也許在台灣長久以來便捷又便宜的電力,十幾年雖然其他的物價上漲,而電價幾乎未漲,亦未反映真正的發電成本(包括環境與社會成本),這可能是民眾被寵壞的原因。想想看在有困難的時候,我們不是也曾缺水缺電嗎?更何況缺電時,一般住家或商舖可備用緊急發電機,而部份產業工廠多年來為節省能源成本與降低尖峰缺電的風險,開始備有汽電共生系統,包括蒸汽或燃油鍋爐或柴油引擎或廢熱回收等。至於分散式的中小型熱電共生系統,或區域型的汽熱電共生站,目前在歐美等國的能源部門,已成為協助中小企業提昇能源效率及減少二氧化碳的重要策略之一。若政府提供適當的經濟誘因、擬定獎勵辦法,提供資訊技術及相關的法規配套措施,則可以協助國內中小企業積極因應可能的缺電及做好未來國內電業自由化與民營化的準備。更何況,國內的中小企業一向以富有活力、創意與應變能力著稱,數十年來幾次的經濟危機皆能團結一致,克服困難,這樣的精神與信心,難道我們喪失了嗎?

於住家與商業用戶,需要克服的並非缺電危機,而是如何積極的推動節約能源與加強負載管理的觀念,以降低夏季的尖峰用電需求。如目前美國及其他國家已經在推動的住商部門節能方案,包括綠色照明計畫,建築物能源之星計畫,小企業節約能源之星,變壓器及空調系統節能方案等,成效相當顯著,值得我們參考與推動。又如在住商用戶及政府學校辦公室的冷氣設備,若每降低一度,系統用電的負荷量將升高50萬千瓦,換言之,若冷氣溫度設置在25度,而非18度,即可相當有效地降低夏季的缺電機率。類似這樣小小的節能習慣,除了省能,還可省錢,而且也是愛惜有限能源的良好行為,何樂不為呢?甚至政府可以儘速擬定辦法,要求公家機關做好示範,以彰顯推動節能的決心。其他的節能措施尚包括加強家用電器設備的能源效率提升,如電冰箱、螢光燈及馬達等,皆可有效降低尖峰負載。

說短暫的缺電可能引來不便,我們寧可讓它成為一個思考與反省的契機,是否因為長久以來電價太便宜,我們就可以隨便浪費?還是應該趁機教育大眾珍惜資源與養成節能減廢的好習慣?何況,方便的電源不只是為我們這一代所有,而且應該為後代子孫的安全與健康風險考量。試想想看,若短期缺電固然不方便,但比起蒙受我們仍無法安全處理的高階核廢料引來的萬年風險,孰輕孰重呢?這可能是個關鍵的時刻,要求我們一起理性思考,到底我們要的是什麼?關懷的又是什麼?是不是每一次碰到經濟發展的議題,只要風吹草動或政治角力,環保與健康安全就可擺在一邊?這麼說來,長久政府官員高喊的環境與經濟兼容並顧,產業升級與調整,開發再生能源,提昇國家競爭力及邁向二十一世紀永續發展的前瞻遠景,只是說說算了呢,還是當真的?我們是否願意對現在的消費習慣與生活方式作適當的調整,同舟共濟克服困難,建設更有效率的電力系統與生產環境,許台灣一個安全與美好的未來?或者是,繼續不節制地使用便宜的電力,各營私利,短線操作,無視生態環境的惡化,且擁抱核能不放?

要看看全世界其他國家的趨勢,就可明瞭對於核電廠依賴度的降低,並加強推動節能與效率提昇及再生能源的開發,是目前國際的主流趨勢。更何況,我們缺乏技術也缺乏地質條件,可以安全的儲存半衰期達萬年以上的高階核廢料,難道我們就這樣不負責的把這些麻煩丟給後代子孫嗎?這些的疑慮不只考驗著決策者的智慧與良知,同時也考驗著居住在這塊土地上每一個用電的消費者。而黨派間能否有肚量地放下對立情結,共謀國家的安定與發展,讓民眾重拾信心一起迎接未來的挑戰?核四問題的解決,也許不能讓每個人滿意,也很難有雙贏的局面,然而我們都清楚的是-台灣,這樣脆弱的島嶼生態環境以及眾多的生命安全及後代的福祉,是絕對輸不起的。

(本文原稿登於10月7日勁報台灣論壇)

回【反核四】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