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沈的痛!

蘭嶼媽媽疑受核廢料污染生下畸型兒

2000-11-05 11:46本報綜合報導

蘭嶼的原住民從來就沒被當作人看過!這是一名世居蘭嶼的媽媽全玉滿,面對蘭嶼被視為存放核廢料的地點,使得蘭嶼的原住民生命飽受威脅,在村裡不斷傳出有婦人生下畸型兒後,就在今年連她也無法倖免,孩子生下短短二十六天就離開人世,對於蘭嶼人被不公平的對待,她終於發出最深沈的感嘆!

全玉滿在辛苦懷胎十個月後,在滿心期待中,竟生下了一名疑是被核廢料污染影響的畸型兒,孩子只在世上活了二十六天,短短二十六天的生命留下厚厚一疊的病歷表,從心臟、中樞神經到血液循環,沒有一項正常,但翻遍夫妻倆家族歷史卻完全沒有類似遺傳病歷,在村裡陸續傳出有婦人生下畸型兒後,自己也無法倖免,畸型兒出生率之高,讓她不得不懷疑是核廢料在作祟。

夭折的兒子是全玉滿的第三個小孩,從知道懷孕後,有前兩胎生產經驗的全玉滿特別注意懷孕的過程,她不僅很注意自己的進食,也固定到醫院產檢,一直到台東聖母醫院待產,醫生檢查時除了告知孩子的體重有些過輕外,其餘一切正常,在預產期後兩天,全玉滿在醫生的剖腹手術下順利生出老三,但老三一生下來,醫生拍打屁股時,全玉滿卻沒有聽到孩子的哭聲,看到醫生面有難色,匆匆的將孩子送往嬰兒室急救,全玉滿心中有了不祥的預感。

果真,不久後,醫生陪著滿臉沮喪的先生一起來到全玉滿的病床前,告知孩子的左手及頭部都呈現畸型,一邊的眼睛則是看不到,這是外形部份,體內的器官,從心臟、中樞神經到血液循環沒有一項是正常的,食道到胃部之間是空的,孩子完全沒辦法進食,顧不得醫生解釋孩子的病情,全玉滿只是要求醫生盡全力搶救孩子,但終究還是無法將這塊心頭肉留下來。

傷心欲絕的全玉滿開始省視自己懷孕過程到底有那裡疏忽了?她說,懷孕過程她沒吃過藥,水都是喝山泉水,但在懷孕八個月左右,先生出海捕魚拿了一些新鮮魚給她補身體,只用水煮的魚讓全玉滿吃得很高興,直到一條魚肉都吃完後,全玉滿發現整個魚骨頭呈現嚴重彎曲的變形,當時全玉滿就想到村裡有人傳言,核廢料有外洩到海裡,所以有很多魚都變形了,但只是傳言,全玉滿也沒想那麼多,更沒有將魚骨頭留下來,但現在全玉滿吃魚已不敢整條完整的下去煮,而是將魚肉剔下,觀察骨頭沒有問題後,才敢下鍋煮來吃。

全玉滿說,蘭嶼的原住民族群非常的保守,生下畸型兒的家庭會因為懷疑家族是否得罪神才會遭此報應,因此在發現有畸型兒出生時,都會很隱密的將畸型兒草草處理,並絕口不提,因此,雖然她聽說過村裡有四、五位婦女生下畸型兒,但到底生下畸型兒的是誰?原因是什麼?她都無法探知。

蘭嶼的人口只有少少的兩千多人,發生畸型兒的比例卻相當高,這讓全玉滿不得不懷疑是埋在蘭嶼的核廢料在作祟,她認為,核廢料對蘭嶼人來說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雖然還未爆發大危機,卻已經悄悄地的在毀滅他們的族群,因為,在保守風氣下,很多婦女並不知道自己是否會生下畸型兒,一當生下了畸型兒,又想辦法處理掉,在畸型兒發生率這麼高的情況下,等於在滅自己的族群。

全玉滿沈痛的說,蘭嶼的原住民一直是與世無爭,他們要的不多,只是想要一個可以讓他們生活安全無虞的環境,但看著台北的政客,為了陳水扁總統廢核四,竟然發起了罷免總統的運動,看在全玉滿的眼裡是既傷心又無奈,她希望台北那些只會鬥爭權謀的政客們能聽聽蘭嶼人的心聲,尊重他們的族群,把禍害後代子孫的核能建設給廢掉。

全玉滿說,她只是一介婦人,沒有多大的能耐,但她希望結合蘭嶼島上和她有相同切身之痛的婦女們能夠勇敢的站出來,將她們的悲慘遭遇告訴所有的台灣人,讓他們正視核能禍害的問題。

回【反核四】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