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義雄的呼籲

這幾天停建核四的爭議,越演越烈,爭執雙方等相關人士中,也有一部分似乎已把爭議點弄得失焦,使得社會上許多人擔心和不安,所以我寫了一篇「誠摯的呼籲」,希望能懇請全體同胞冷靜理性地面對這個問題。

親愛的同胞:

這些天來,因為反對黨強烈杯葛行政院停建核四的決定,整個社會爭議激烈,弄得很多人惶惶不安。現在讓我們定下心來,冷靜地看看我們在爭些什麼?看看我們有沒有必要為這件事費心傷神、耗損國力。

核四如果順利在預期的2005年完工,可生產270萬瓩的電力,約佔目前全國總發電量3,438萬瓩的十三分之一。也就是說,假定現在我們有13度電可用,五年後蓋好核四,就有14度可用了。1314之間差那麼多嗎?值得花幾千億嗎?值得我們大傷和氣爭吵嗎?

停建核四後,經濟部要進行的替代方案,足足有五座核四廠的發電量,即使那些替代方案沒有一樣成功,又沒有核四廠,也只不過是要我們在未來五年間,努力學好節約用電的方法,在13度電中省下1度而已。13度省下1度,應該不會做不到吧?少了那1度電,應該不致於造成我們生活太大的困難吧?為什麼要因為它而弄得大家惶惶不安呢?

現在,再看看我們從核四案開始進行以來,整個社會付出了多少代價:

一、           政府機關間的爭議

1.     1985年,55位立委聯名要求緩建核四,監察院也要求重新檢討核四之必要性,於是,俞國華院長在行政院會中裁示「在疑慮未澄清前,不急於動工」。

2.     1986年立法院凍結已編列之核四預算,1992年又解凍。往後兩年,在立法院裡,核四預算成為很難獲得通過的重大爭議。

3.     1994年,行政院為了逃避核四預算年年在立法院引起之強烈爭議,竟違反預算法「分年編列、逐年送審」之規定,一次編列八年的核四預算1,125億。

4.     1995年,監察院就核四預算之編列違反預算法、核四擴大機組未做環評等,對經濟部、原能會等七個單位提出糾正案。

5.     1999年,監察院就核四機組變更、核四建照審核程序不當,對原能會和環保署等單位提出糾正案。

二、           民間社會力的消耗

1.     十餘年來,遊行示威、說明會、座談會、禁食、靜坐抗議等大大小小的反核活動已經無法計數。

2.     超過一千名的大學教授多次連署反核四聲明。

3.     每逢立法院審查核四預算,院外就有禁食靜坐、大遊行等抗爭行動以阻止核四預算的通過。

4.     核四建廠過程中,廠址附近居民抗爭不斷。

5.     台北縣、台北市、宜蘭縣分別為核四案舉辦縣民、市民公投。

從以上事實,我們可以瞭解,為了核四案,不但立法院內有強烈爭議,行政院、立法院之間有爭執;監察院也表示了疑慮、並對行政機關興建核四過程中的違法不當行為多次提出糾正,可見核四案困擾政府機關有多深了。而民間無止境的擁核、反核的爭議,更是大大傷害了社會的和諧,造成了不必要的對立。至於反核人士的抗爭活動,其時間之長、次數之多,也是台灣所有公共政策中最有爭議、反對最激烈的一件。這麼多費心傷神的爭議,所消耗的國力,也許已經遠遠超過一座核電廠所能產出的經濟價值了。

親愛的同胞,我們的政府機關、擁核及反核人士耗費在核四爭議的精神已經太多了,時間已經太長了。最近這種爭議又越演越烈,甚至偏離了主題,造成了社會的惶惑、人民的驚慌。所以現在是我們必須平靜理智地來面對核四爭議的時候了。所以我們要誠摯地呼籲政治人物、媒體、擁核及反核人士:

「如果要爭論核四的利弊,那麼就平靜理性的說出您的理由吧!不要藉這個議題渲染炒作,牽扯出不相干的社會對立或政治鬥爭。」

我們也要虔敬地呼籲全體同胞:

「嚴密監督政治人物、媒體、擁核及反核人士,發現有藉事生非的就給予嚴厲的譴責。」

敬祝

平安

林義雄  敬上

2000111

回【反核四】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