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屏山生活紀事-------- 屏山、秋色、情
作者/ 曾俞人


愛 不傷其害
到半屏湖值勤。由於要配合12月1日,大專生要在半屏山所舉辦的「淨山活動」;
紅檜大哥唯恐我們常走的第一條路線會「人滿為患」,所以!今天帶我們「開拓」第二條路線。本想直接從礦區進入,最後被我們否決;因為一路的斜坡,怕大專生們還沒淨到山,個個都已經走得氣喘如牛了。我們要進入礦區前,阿娥看到一個螳螂卵鞘在葉片上。誰會想到這個米白色,如蒙古包的小卵鞘裡,會孕育無數的小螳螂........。

阿娥說,有一次,她把一個卵鞘放在她的機車置物箱;過些時日,當她又來到半屏湖值勤時,發現她的機車座上有好多隻的小螳螂,她慶幸此地生態是如此的豐富;等她打開機車置物箱時,看見不計其數的小螳螂「散步」於置物箱內,她一時楞在當場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才想到是那個卵鞘……。我們笑她「白目」,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佔為己有。

由紅檜大哥帶頭,我們又折回觀景台。在木棧道,我指著苦楝樹對紅檜大哥說:「10月21日我來時,看到一隻赤腹松鼠猛啃苦楝樹皮。」「牠在磨牙。」我很懷疑!牠是在磨牙?還是在幫苦楝「去角質」?苦楝的樹幹在牠的「勤磨」之下都已經「露白」了。紅檜大哥說:「這株苦楝樹的餘生將凶多吉少。」

風中落葉 風中調情
淨山活動要有導覽、也要有地方讓學生休息。我們往榕園的方向,來到一處號稱有「五榕」的樹蔭下。但,我們算算這裡卻只有:正榕、稜果榕、大葉榕,勉強把桑科榕屬的山豬枷算進來也只有四榕。羅大哥緊張的一直問:「還有一榕在哪?」我們也很「努力」的環顧四周,希望仍夠再添一榕,但!還是無法如願。羅大哥這時卻爆出一句讓我們為之笑倒的話:「加上毀容,就五榕了。」

我們一路踩在落葉鋪成的山路,腳底輕輕一踩,落葉也輕喟一聲;她們現在正用自己殘餘的生命,要再度供給大地養份幾分。

我眼眸中的落葉在半空娟娟飛舞,她要認明歸根的住處;我撿起落葉一片,她身上還有風的清香;我盈盈雙手沾住她的衣襟,貼近她柔波的心胸;我雖不捨落葉片片,「歸根」終究是她抉擇。

轉往礦區路上,阿娥看到一對全身寶藍色的蛾(抱歉!不知其名,請志工幫忙,替此蛾「正名」)正在「舞春風」。紅檜大哥當仁不讓、二話不說,拿起相機拍下「你儂我儂,熱情如火」的鏡頭。在陽光下隱藏不見得,蛾背上不規則美麗的紋路,從紅檜大哥相機的螢幕上卻清晰可見,我們臉上鋪滿驚喜,「好美」兩字驚呼而出。

永辭陽光 入幽冥
要回半屏湖的碎石路上,路旁的耳莢相思樹開花了;極小的黃色花,密集成穗狀花序,她正愉悅的展現多彩美姿;她的美是那麼得脫俗又親和;她的香近似濃郁,遠清雅;滿樹的綠葉迎向秋陽,神采奕奕,顏色未改。呵~呵~自然的奉獻就是如此的融合!紅檜大哥帶我們沿著一條乾凅的溝渠行走,說要去看另一個山洞。我心想:太好了,我又可以穿梭在似迷宮的隧道了。

當紅檜大哥指著一處平坦的水泥地說:「這裡就是洞口處,它就在地底下。」我們一時還無法會意過來,洞口不是應該有個「口」讓我們進出嗎?怎麼洞口會在地底下呢?不會吧!洞口竟然真的被「擺平」在地底下。

我始終相信,陽光會永遠描寫出人類的渺小;我忽略了陽光無法阻止人類的自大。所以!「新鮮事」會始終發生在陽光底下;不可思議!一個洞口就在人類的雙手萬能下,將永遠與溫暖的陽光辭別,我們心情變的好沈重……。

塵事紛爭 解決之道
要回洲仔時,紅檜大哥要我提醒阿娥,要記得把宣傳用的掛旗收回。如果宣傳用的掛旗丟了,繼智要阿娥提頭去見他。我跟阿娥說:「繼智又沒規定要妳提什麼頭去見他?妳去買一斤的吻仔魚帶去,問他想要幾顆頭?」阿娥聽了拍拍我肩膀,笑到不行。唉! 我今天心情怎麼起伏得哪~~麼大!

(轉貼自小半的生活紀事http://www.wretch.cc/blog/banpinglake/12124477)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