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復耕水稻才是王道 五溝水自然農法田前景看好

人氣710
wetland - 國內濕地新聞 | 2016-07-25 14:20:48

 ※本文轉載於環境資源中心

本報2016年7月14日屏東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6月下旬,屏東五溝水復耕水稻田的自然農法稻米收割了。五溝水濕地學校校長劉晉坤自

家的三分地,和青年專業農夫楊富強、潘怡如的三分地,總共收了3千多斤的稻穀。趁著

夏日烈陽高照,一組人馬以手工翻曬稻穀,曬了整整三天,今年一期稻順利裝袋收成。

看著倉庫裡堆起的稻米,劉晉坤對五溝水未來復耕水稻顯得更有信心。

五溝水復耕水稻收成,趁著陽光手工日曬。攝影:李育琴

五溝水復耕水稻收成,趁著陽光手工日曬。攝影:李育琴

 

過往工業化發展  一夕改變屏東平原農業地景

 

「過去五溝水是全部種植水稻,收割後一束束的稻稈立在田中間,」劉晉坤說起1980年

代檳榔樹全面取代水稻之前,五溝水的農田地景。五溝水位於大武山下,豐富的湧泉和

沖積土壤,在清末客家人入墾時開闢成水田,屏東平原因此成為南台灣的穀倉。然而今

天從高速公路上一眼望去,卻盡是綿延的檳榔樹。

 

1980年代初期,台灣走向工業化的產業發展改變了南部農村的景觀,大量農村子弟進入

都市工廠工作,家鄉農田無人耕作下,檳榔收購業者來此推廣低勞力、高價值的檳榔

樹,劉晉坤形容,「那一年秋天稻子收割後,就再也沒有人種稻了。」

 

檳榔一度成為屏東鄉間的高經濟作物,但是長期在盤商的運作下,收購價一日不如一

日。「以土地利用的效益來看,種檳榔沒效了,」劉晉坤用客語說道。

 

2015年開始,他以自然農法在自家三分地種植水稻。復耕水稻的契機,跟近年五溝水守

護工作站在當地進行的搶救濕地和生態復育工作有關。

 

五溝水河道被毀  仍想復育濕地生態

 

2013年五溝水自然生態豐富的野溪,遭公部門強行施作水泥化排水工程,儘管搶救濕地

不成功,團隊仍希望在既有的水道復育生態,因此開設了五溝水濕地學校,一邊辦課

程,同時招募志工進行生態調查和棲地復育,希望讓濕地加速回到原有的樣貌。

 

不料去年底開始,縣府竟又在東港溪上游佳平溪畔,開始大舉開挖河道,並在堤岸上施

作所謂的「低碳旅遊綠色生態廊道自行車道」。家住五溝水的大明國小鳳明分班老師朱

玉璽深嘆:「把自然河岸開挖,溪裡的魚蝦、鳥類家園被毀後,要在何處棲身?」

 

佳平溪岸邊的山芙蓉在冬季盛開,形成自然演替的綠色廊道,朱玉璽批評施工單位砍除

原生山芙蓉,卻種上外來種植物,以工程思維毀棄了佳平溪畔應該有的容貌。

2015年底,屏縣府拓寬佳平溪河道,並移除兩旁的原生植物設置自行車道。攝影:李育琴

2015年底,屏縣府拓寬佳平溪河道,並移除兩旁的原生植物設置自行車道。攝影:李育琴

 

劉晉坤說,步道工程還把原來河邊多樣植物,例如竹林、構樹、血桐、稜果榕等都清掉

了。他試著用溝通的方式,要求政府部門把綠樹種回去,也帶著志工一起清除因工程帶

來的外來種植物。

 

五溝水濕地學校希望透過生態維護,復育當地特有種「條紋二鬚鲃」(台語稱紅目鮘)

等物種,維護生物的多樣性才是五溝水湧泉的特色。

佳平溪的山芙蓉。圖片來源:朱玉璽

佳平溪畔的原生種植物山芙蓉,都因步道工程遭到移除。圖片來源:朱玉璽。

 

新農人加入  復耕濕地作物

 

因為想當專職農夫,而來到萬巒務農的楊富強、潘怡如夫婦,加入濕地學校志工後,開

始認識這塊土地。在劉晉坤的介紹下,他們在萬巒成德村和五溝村租地以自然農法種

稻,至今已邁入第四年。有人要種稻,讓劉晉坤很高興,他解釋,「水稻是一種濕地作

物,五溝這裡就是適合種水稻。」

 

今年開始,五溝的地景開始出現黃澄澄的水稻田。雖然只有兩小塊,卻足以讓在地人議

論紛紛。

滿是雜草的自然農法田,引來親友鄰居議論。圖片來源:劉晉坤

滿是雜草的自然農法田,引來親友鄰居議論。圖片來源:劉晉坤

 

長輩看著田地插秧放水,不時勸說指導何時該施肥、下藥除草,但劉晉坤堅持用自然農

法,傳統客家人會在田間雜草冒出頭時進行「蹉田」,把雜草拔除埋進土裡,劉晉坤因

忙碌而錯過這段作業,但是最後收成的稻穀將近1500斤,好收成令周遭親友感到意外。

 

楊富強的三分田雖然略差,卻在耕作過程中,意外發現田裡有湧泉,連日下雨後,湧泉

總是自動噴出。湧泉地除了適合種稻,也帶來多種生物,他們在田間發現了鯰魚(土

虱)和龜,種植期間,夜晚蛙鳴不絕於耳,紅冠水雞和白腹秧雞也來築巢。生態平衡,

適地適種,劉晉坤說這塊田未來更有潛力。

田間出現的白腹秧雞蛋。圖片來源:劉晉坤

田間出現的白腹秧雞蛋。圖片來源:劉晉坤

 

自然農法、手工日曬  農耕減少生態衝擊

 

一直以來,堅持用自然農法耕作,楊富強說,過去在屏科大野保所工作,深刻了解環境

破壞是生態的殺手,因此希望從事的農耕能減少生態衝擊。

 

楊富強舉過去在另地種稻的經驗為例,即使自己不施藥,卻見鄰田老農刻意灑了有毒的

穀子,吸引麻雀去吃,第二天便在田埂間撿了上百隻的鳥屍。「農夫任由麻雀死在田

間,所以才有後續猛禽吃了田間的鳥而死的問題,老鷹不是吃到毒藥,而是吃了被毒死

的鳥或老鼠,」潘怡如補充說。他們以自己的經驗來看,鳥實際上吃的並不多,對於收

成影響不大。

 

他們種的米以「有春米」作為品牌,取台語「有剩」的諧音,意思是「動物吃剩下的米

才給人吃」,傳遞尊重自然、維護生態的理念。

 

除了不施肥、不用藥,收成後也堅持手工日曬。楊富強說,太陽是最自然最直接的能

源,不希望額外使用燒煤或燃油來烘稻穀,形成另一種能源浪費。現在每期稻作要收割

時,總要好好觀測天氣,曬穀最需要的就是搶日頭,歷經一天半的烈陽曝曬,濕度達

15.5度的稻米最好收藏,吃起來口感也最好。

 

今年五溝水的一期稻作收成了,一路看著劉晉坤等人種稻的鄰田農夫,也決定明年加入

種稻行列。五溝水自然農法稻米不擔心賣不出去,劉晉坤說,當地農產品以「五溝水」

做品牌,就是一種吸引力,工作站長期推動的濕地復育工作,過去幾年把「五溝水生態

好」的印象推出去,消費者對他們的產品也有一定信心。在檳榔價格已經「沒效」的今

天,誰說五溝復耕水稻沒有可能?

經劉晉坤(左`)介紹,楊富強到五溝水租地種自然農法稻米。攝影:李育琴

經劉晉坤(左)介紹,楊富強到五溝水租地種自然農法稻米。攝影:李育琴

 

人氣710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

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