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溪將死

人氣640
wetland - 國內濕地新聞 | 2016-05-31 15:11:45

※本文轉載於環境資源中心

採訪、撰稿:陳佳利;攝影、剪輯:張光宗

應該被保護重視的水源地,卻不再受人重視。攝影:張光宗。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

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想喝杯乾淨的水,從來都不容易。當年日本總督府為了取得陽明山的水,建置草山水道

系統,這套十多公里長的系統,目前仍在運作,成為台灣第一個系統性古蹟。為了維持

水源潔淨,平時受到嚴謹保護。從2003年起,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每年都會在世界水資源

日,舉辦天母水道祭,其中最熱鬧的,就是串連當地學校的踩街活動。

天母水道祭。攝影:張光宗。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有別於陽明山水源地備受重視,在新莊十八份坑溪畔的水源地,卻奄奄一息。這是條從

林口台地流向新莊的小溪,日治時代新莊街長阿久根爭取經費,在1933年,建起這座新

莊最早的自來水廠,供應新莊泰山一帶民生用水,持續運作到1976年。停用後,設施日

漸老舊,1999年整建為現在的生態親水公園,保留日式宿舍,雖然人工化設施取代了原

始,雜草野花仍努力在水道上擠進綠意。

 

十八份坑溪曾是飲用水等級的乾淨溪流,集水區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但是二、三十年

前,上游的林口台地,出現了不少鐵工廠,加上蝕溝被棄置大量垃圾,污水開始糾纏這

條溪。

 

2012年,機場捷運A7站開發案開始整地,鐵工廠消失了,污水卻沒有遠去。新北市居民

鄭義昌表示,2014年起不斷排放,從山壁打洞偷埋管線,把污水往十八份坑溪沖,已經

大概一年多時間。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長張鴻煒回應,為了避免滯洪池

溢出的水夾帶垃圾,才採取埋管方式。

 

其實承接A7開發案工程廢水的,除了這條溪,還有啞口坑溪、柯厝坑溪、大窠坑溪以及

南崁溪上游的舊路溪。

 

鄭先生從父執輩手中接下這塊位在十八份坑溪旁的土地,想在這從事樸門自然農法,耕

種最需要乾淨水,現在卻難以擁有。位在A7合宜住宅的下方,十八份坑溪不只承接工程

廢水,未來恐怕還有生活污水。

 

2010年,內政部為了落實「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並配合機場捷運系統開發,提供

北部都會地區平價住宅,提出「機場捷運林口A7站區周邊土地開發案」,除興建商業區

與產業專區,也將興建四千多戶合宜住宅,開發總預算246.6億元。

 

A7站周邊土地是機場捷運沿線唯一的農業區,採取區段徵收來取得用地,面積約236.7

公頃,當中有197公頃是私有地,上千戶居民被迫搬遷,全案在徵收完成之前就預標

售,引起強烈反彈。

 

開發區中的土地,陸續進行整地與基礎管線的鋪設,赤裸紅土彷彿居民淌血的心,這項

交織居民淚水的開發案,還得賠上野溪的潔淨。

 

A7區段徵收開發案設置住宅區、商業區、產專區,計畫人口數是四萬三千人,預計每天

將產生12500CMD的污水。開發計畫中預留有1.83公頃的污水處理廠預定地,位置就在

合宜住宅旁邊。

A7計畫人口數是四萬三千人。攝影:張光宗。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然而本案的環評結論,A7全區污水卻是匯集到污水下水道系統後,加壓送往四公里遠的

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排放至南崁溪。桃園市政府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龜山水資源

回收中心的設計最大日污水量是35000CMD,近幾年林口工三與工四工業區陸續接管,

緊接著還有菜公堂、苦苓林等區域的污水要接管進來,預計今年底將達到27000CMD,

將無法負荷A7污水。

 

原定將A7污水送往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已經不可行,就該興建A7的污水處理廠,那麼該

由誰來興建?

 

桃園市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營建署以新市鎮開發條例要桃園市價購污水處理廠用

地,再自己規劃建設期程,但是A7屬於區段徵收,不是新市鎮開發。並且用地要價八

億,污水處理廠建設要11億,地方政府無法負擔。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

長張鴻煒則說,污水處理廠應由桃園市政府來興建,用地與興建費用,需由桃園市政府

提出興建計畫,再送營建署爭取補助。

 

A7污水處理廠誰來蓋,中央與地方沒有共識,但目前合宜住宅已銷售一空,四大建商已

有兩家取得使用執照,即將交屋,污水處理廠完成前,生活污水依法由各建物的專用污

水下水道系統來處理。處理後的水,在公共污水下水道系統完成前,納進雨水下水道系

統。再就近排放到臨近水體。距離合宜住宅最近的,就是十八份坑溪。新北市居民鄭義

昌說:「12500公噸的糞水通通下來,以後就變成十八糞坑溪。」

 

上游開發,下游的野溪,只能被迫承受污水嗎?鄭義昌認為,公共工程與執照都有很多

問題,決定前往地檢署提告,希望污水按原計畫送往龜山,撤銷建築物的使用執照,不

適任的官員下台。

 

A7開發案持續進行,這五條野溪能不能爭取到活的機會?還是地處下游就無辜淪陷,將

死卻只能無聲?

下游的野溪只能被迫承受污水嗎?攝影:張光宗。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人氣640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

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