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濕地樂園

人氣1350
wetland - 國外濕地新聞 | 2014-10-28 21:01:15

獨立特派員

2014/10/20

陳廷宇 羅盛達 / 採訪報導

Still1008_00003 

 抽水的風車、穿著木鞋的農夫,這是典型的荷蘭印象。水鳥悠游自在,野馬、野牛、野鹿在

草原上奔馳,偶而還有小狐狸偷偷拜訪,萊茵河出海口的奧斯德凡帕藍森溼地顛覆大家想像。

 

 世代務農的農民米勒跟我們介紹他的家,就是一座風車,「1730年我們興建這個風車,把水

從低於海平面一公尺處抽到那邊。」

 

 放下人為操控,謙卑與自然同工,讓大自然做它本來要做的工作。生物學家法蘭斯表示,

「現在我們還地於河,把洩洪區還給大自然,但在回復奧斯德凡帕藍森濕地之前,根本不可能

有這樣的政策,因為大家想把海埔新生地當農地,這樣的觀念行之四百年。」行走在這片幾乎

一望無際的濕地樂園上,法蘭斯很欣慰看到一個完整的生態系重新被建立,他反省,「我們歐

洲人總是驕傲自大,強調要保育自然生態、要好好管理,但大自然其實有足夠能力管理自己。」

 

 聳立著19座傳統風車,這個叫做小孩堤防的地方,最能代表荷蘭人自古以來如何在低於海平

面的土地下奮力求生的歷史,一座座大型風車陸續興建於十七世 紀,三百多年來,米勒先生

的家族世代都住在這兒,風車是他們最親密的伙伴。「現在你看風車旋轉,帶動幫浦產生動

力,把那邊的水抽到這裡。」他穿著傳統木 鞋,是為了在溼地中保持乾燥,行走方便,他們

真正是看天吃飯。

 

 狹窄的風車內,就是一家人的生活空間,米勒靠在小小的窗戶旁說,「夏天還得到戶外煮

飯,」可能室內太小太悶了吧。一張張老照片呈現當年農家如何在溼地及海埔新生地從事農

作,那時居民出入都必須靠一葉扁舟,現在有遊艇可以讓你近距離接觸這些傳統風車。

 

 「它有兩個入口,可以讓水進來渠道,也可以把水抽出,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風車,我想這

是荷蘭唯一至今仍能運作的水力風車。」小孩堤防志工約翰這麼介紹荷蘭風車的歷史。

 

 1997年這十九座傳統風車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讓這個上帝造人、荷蘭人造陸的景觀永久被

記憶。和台灣面積差不多的荷蘭,三分之二的土地都低於海平面,小孩堤防就是那個時候蓋

的,然而近二十年來,因為氣候變遷及連年水患,人們對溼地與海埔新生地有了全然不同的思

考。

 

 近六千公頃一望無際的生態樂園,大大顛覆荷蘭人甚至整個歐洲對於溼地與海埔新生地的想

像,提出這個瘋狂主意的是生物學家法蘭斯,「在這兒大約有八百匹野馬、兩千隻野鹿、三百

頭野牛。」

 

 剛開始法蘭斯只是個在政府機關任職,休假時喜歡賞鳥的青年,偶然的機會讀到一份報告,

知道這個溼地有許多鳥類聚集,很多從荷蘭甚至歐洲消失的鳥類悄悄在這裡重新出現,親身體

驗物種回歸的感動後,在他心中掀起波濤巨浪。

 

 「當時很掙扎,因為我還在公家機關任職,但我決定要在政治人物及領袖都會閱讀的雜誌上

發表文章,這裡獨一無二,發展出已經在荷蘭消失百年以上的生態系統。」

 

 法蘭斯帶我們回顧歷史,擅長圍海造陸的荷蘭人在興建三角洲大壩後,將萊茵河的北海出海

口處層層圍起,回填砂土成為一塊又一塊的海埔新生地,成為幾世紀來荷蘭農業經濟發展的重

要基礎,奧斯德凡帕藍森區域也不例外。

Still1008_00004

 

 「你看這些直線是小堤防,1975年興建,整個區域是在1968年左右開始發展,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原本低於海平面四米半,填海造陸後主要用來發展農業。」

 

 從空照圖鳥瞰,可以清楚發現奧斯德凡帕藍森整個區域分成溼地和農耕的海埔新生地兩大部

分,剛開始和荷蘭大部分地區一樣,這兒以農耕為主,革命的種子在當時擔任公職的法蘭斯心

中發芽,但巨大的壓力接踵而來。

 

 「我說我願意為這個溼地做任何事,他們看著我說,不行,我說為什麼不行,他們說,這跟

你工作無關,這真是太可笑了。」法蘭斯和其他任職在國家自然保護區的朋友不畏公職身分敏

感,開始在媒體投書,掀起論戰,主張將這近六千公頃的區域劃為自然保護區。

 

 「大家都同意溼地要保留為自然生態區,但原本農田這邊有不同意見,而且還規劃一條鐵路

經過這裡。後來我們成功讓鐵路改道,讓這個原本農耕的海埔新生地變成自然生態保護區。」

三十多年,法蘭斯都在為這片土地奮戰,他從壯年到現在當了阿公,犧牲很多和家人相處的時

間,而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奇蹟般回復了, 是他最大的回報。

 

 法蘭斯說:「在上個冰河世紀後海水上升之前,有考古發現這裡曾經有野鹿、野馬、野牛、

野熊、老鷹,就像現在一樣。」從琵鷺等鳥類回歸濕地開始,奧斯 德凡帕藍森溼地最特別之

處,是引進了在歐洲大陸已經消失的野馬、野牛及野鹿,讓牠們在這片土地上自然繁殖生長,

這些在食物鏈上層的大型動物慢慢帶動,健全整個生態系統。

Still1008_00003

Still1008_00022

Still1008_00026

Still1008_00028

 

 引進大型動物後,將人為介入因素降到最低,讓整個生態系統獨立運作,荷蘭人說這個概念

叫與自然同工、明智利用土地。近六千公頃的溼地只有五到七個員工進行水位監控及動物生態

觀察,大自然就是最好的教室。奧斯德凡帕藍森溼地以自然生態保護區的形態,同時達成野生

動物的復育及水土涵養目標,也成了荷蘭面 對氣候變遷挑戰,催生還地於河政策的搖籃。

 

 法蘭斯表示:「我們學到如何整治萊茵河流域,也就是現在常會氾濫的地方,事實上現在所

有還地於河關於生態系統的規劃,都來自奧斯德凡帕藍森溼地的啟發,這裡就是政策的搖

籃。」

 

 三十多年來,奧斯德凡帕藍森溼地有過許多辯論,也曾做過不少實驗,有人質疑在人口密度

及開發程度都這麼高的地區,做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是真自然,還 是人工製造的假自然?事

實證明,人類只要放手,大自然就會接手做它的工作。氣候變遷專家法蘭克下的這樣的註腳,

「有些人認為一旦摧毀自然,就再也回不去 了,但在這兒你會發現,自然力量永遠比人

大。」

 

 目前奧斯德凡帕藍森溼地除了最中心的完全野放區外,中外圍規劃賞鳥區及腳踏車休閒步

道,讓民眾也可以享受這片生態空間,未來則再思考溼地內的水位是 否可以不必人工調整,

完全讓自然主宰,或者擴大範圍,讓更遠方的森林區納入這個生態系統,但得面對生物鏈重

組,例如侵略性高的狼群也可能出現在生態圈內, 這些未知的問題和挑戰,大自然會用時間

告訴我們答案。

 

【濕地樂園 線上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_lEIM3kR8

人氣1350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

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