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已達,戀人未滿~農業與濕地的復合之路

人氣926
wetland - 國內濕地新聞 | 2014-02-20 19:51:21

2014.02.11 Peopo 公民新聞

 

台灣食安問題成為2013最大焦點,全球則持續面臨:既要餵飽暴增人口,又要解決環境劣化的

兩難威脅。在這樣的威脅下,聯合國的世界年主題,與拉姆薩國際濕地公約(Ramser

Convention)推動的世界濕地日,不約而同地在2014年呼籲尋求這兩難中的答案。2014年是聯

合國「國際家庭農業年」,宣揚小農小單位的在地多元,循環並複合使用自然與社會資源的小

系統效能。而2014世界濕地日的主題,則訂為「濕地與農業是成長的夥伴」,尋求這對夥伴能

否再現過去密不可分的相互扶持。這不僅是關切食糧生產是否有不傷害健康的過程,而且還更

關注作為環境生產與調節支持的基礎,我們該如何照顧生態系,好讓生態系服務能繼續幫助我

們生產健康的糧食。

 

自然濕地的形成,就是陸域與水域生態系交會處,最集約的物質與能量的循環交換,在營養源

與廢物的再利用扮演關鍵的角色;生物的演化因此長期跟隨這物理化學 法則而發展,讓資源

充分被不同的生物利用連帶也不再有所謂廢物的產生。而人類文明的發展,也幾乎都源自濕

地,至今許多農業生產地,是從自然濕地的收穫當中 演進出與河溪相連的人工濕地;而漁業

則從湖泊河溪中的魚撈或半養殖,以及海洋中有八成的商業有鰭魚類,在生活史的某個階段得

依賴河口濕地;當然那些八成以 外的非商業魚種及其他海洋生物,也都直接間接利用濕地,

並回頭影響商業有鰭魚類生存的環境。

 

 

因為施肥用藥過度造成河溪濕地的優養化及毒害情景,在台灣隨處可見。

 

如此看來,濕地對漁業和水資源的確是會生金蛋的母雞。留著金雞母,我們就不愁生產力的衰

退,不愁水污染,不愁甲烷、氨氮、與碳等溫室氣體成分的固定。再回到 主題看看,濕地真

的是農業一起成長的夥伴?綠色革命之後隨著農業追求工業化的效率生產,仗著以為用之不竭

的石油製造,和以為不需付出代價的廢物排放,一點 一滴地反噬它的夥伴:包括過度的使用

人工肥料或過於頻繁的翻犁,使土壤中的游離氮釋出,形成水質優養化的死水區,並加重溫室

效應;過度使用除蟲除草的植物 保護藥劑,瓦解田中平衡的生態及微生物相;也包括為了一

勞永逸的管理而使灌溉排水系統高度水泥化,阻斷了濕地最重要的水流動與滲透;這三者不只

透過水域影 響我們的健康,也都使水田中或旱田下游的濕地生物銳減,而牠們不只是濕地的

住民,更是使濕地能展現金雞母績效的勞動者。

 

 

 

全球諸多海岸「死區」的形成主因多來自農業排水的農藥及肥料污染。

出自「挑戰海洋盡頭行動議程」五南出版社中譯版

農業曾經是愛濕地的。過去沒有用藥的農村,割稻兼捕魚,洗褲兼摸蜆的情景絕不希罕。但濕

地到底幫助農業成長?我們又為何需要為了濕地保育而「折減」現有的利益?

聯合國在2008年起透過跨政府平台工作會議啟動的「農業知識與科技促進發展之國際評估

IAASTD)」,架構了新的農業發展評估準則,農業的永續正解其實是與環境的永續共構:

 

促進生物多樣性

合乎自然限制

從根本解決問題

逐步改善土壤品質與生產力

促進創新能力

支持可自我維繫的解決方案

 

這當中,濕地對水資源的保護,是農業的基本護身符。水田保有濕地的生物多樣性,有助於生

物及微生物的繁衍平衡,他們如同工廠般的接力運作,使土壤維持活絡的 生命力及養分,並

且具有適應在地條件的免疫力,可以降低肥料及農藥的依賴。而水生植物與動物的共生,把隨

水源進入農地的營養鹽,轉化成作物現在或未來可吸 收利用的養分。生物多樣性則一方面透

過環環相剋讓田中不致有猛爆的病害蟲害,一方面也保有人類食糧的基因多樣性,確保未來農

業環境及人類營養來源需求變遷 時,我們還有各種自然植物與其中的基因特性可供我們採集

利用。這些都強化了農業對氣候變遷等環境逆境的調適力。

 


 

水田中對濕地生物的照顧,可以反饋土壤與水環境的生產力與調適力。


依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農業展望報告(Agricultural Outlook 2009-2018),因為飲食習慣改變

及人口的增加,2030年得提高40%的食物產量,但氣候變遷、土壤貧瘠、水資源越來越不穩定

等大問題交互影響,過去人們短期忽略這些問題所用來下猛藥的石油也將短缺。我們為了近利

而選擇拋棄夥伴的農業,如同殺雞取卵。

 

其實只要管理得宜,農業可以不只是生產,還能提供乾淨的水,並幫助生物多樣性保護,以一

個能維持土壤及水資源永續的方式,來經營健康的農業與農業資材庫。雙溪河下游田寮洋濕地

記錄過309種鳥類,也就是全台候鳥的84%都 有機會利用這個遷移補給棧,這個超越全台許多

重要濕地的紀錄,卻來自一處不被任何保育法令保護的區域;除了地理位置的優勢,強就強在

這是一個長期低度用藥 的水田農地,並且鑲嵌在一處遵守環境承載限制的淺山森林之間。西

方文明發源地咸信是美索不達米亞濕地平原,濕地孕育了豐饒的農漁牧業,接著發展了文字與

文 明,七千多年來鳥獸共處養活25萬 人,人們在濕地捕魚獵禽,濕地的蘆葦用來造島、建

屋、飼養水牛、當燃料、製作可交易的草蓆等編織物,大家都相信這是聖經中的伊甸園原址;

在海珊政權排乾濕 地之後的今天,復育濕地被視為伊拉克重建的重要指標,因為不只拯救諸

多因此瀕危的野生物,也將使貧窮的人們回到可賴以維生的生活方式。

 

美索不達米亞濕地曾供養25萬人吃住,描述復育之路的紀錄片【伊拉克沼澤奇蹟Miracle in the Marshes of Iraq】,2013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播映。(出自Stephenfoote' blog

這樣友善環境的農業,在必須有農產業維生的區域,也不失為棲地復育的一條生路。巴西的

Para州的Tapajos河,下游是開發森林而成的集約農產區,在得平衡開發與保育的過程中,當

地居民開始轉變整個大面積的的破壞,改以森林就是農業一部份的思維,來進行地景管理,也

使高度破碎化受損的森林與森林之間,有了較生態的綠帶來延續,對於濕地及河溪,生態水田

也能扮演這樣的角色。

 

濕地農業值多少?看看世界濕地日海報。(更多內容請上Ramser官網)

台灣各地致力友善環境的農業,正在復甦中。除了對水對土壤的關注,以生物作為檢核指標的

農業運動也正萌芽。生態農業地景(ecoagriculture landscape) 的推動,一是符合生態概念的

農地生產方式,二是讓各個利害相關者共同參與整個農業及自然資源的管理。慈心基金會與林

務局共同推動的綠色保育標章,讓越來越 多農友找回一起耕作的動物幫手;林務局重要水梯

田生態保育計畫的豐濱與八煙水田,示範了水田如何成為在地生物熱點;而像貢寮水梯田這樣

在變遷洪流下,無意 間成為稀有生物及迴游魚蝦的方舟棲地,現在則是選擇犧牲一部份當下

的農業產值,來為大尺度的水環境及農漁業,保留更長久的潛力。想像那支廣告:儲蓄與投

資,讓未來的你會謝謝你;「儲蓄並投資濕地,未來的農漁業也會謝謝你。」

 

 

 守護宜蘭工作坊的友善小農,開始農地生態觀測的準備。

 

從關切健康糧食生產的專 業,進一步到關切孕育糧食的生態環境,「守護宜蘭工作坊」的

「三生小農」們,在這一季跨出了第一步:轉化貢寮水梯田與苗栗田鱉米的水田生物監測經

驗,開始 看看平原農業區與通往大海的水圳,可以怎麼貢獻於濕地生命力的延續。這應該是

台灣第一例農人自發觀測的嘗試行動吧,我們欽佩而振奮之餘,也期待各地的友善 農,有機

會一起建構現有農地的生態基線資料,一方面看看越來越順應自然的農法,可以有多少生物一

起加入生產運作;一方面也看看,友善的農地管理,可以怎麼為與濕地的重修舊好,找到一

條可行的戀人之路。


人氣926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

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