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故鄉願景-戰地求淨土 守護浯江溪

人氣833
wetland - 國內濕地新聞 | 2013-04-22 01:43:32

 

中國時報【(策畫:張瑞昌、謝錦芳,執筆:謝錦芳)】

有「金門母親河」之稱的浯江溪,是許多候鳥避寒之地,也是保育類動物如水獺、以及俗稱

「鴛鴦魚」的鱟繁殖棲息地,最近因為金門縣政府推動道路工程遭 遇生態浩劫,引發民眾、

保育團體抗議,導演戴立忍亦在臉書上PO文聲援。來自金門的攝影師蔡顯國卅多年來以鏡頭

記錄家鄉,他希望大家一起來守護浯江溪,為 「活化石」鱟等保育動物留一條生路。

 

金門舊稱浯洲,即是以浯江為名,地理位置上,金門位於廈門島東方,從馬山到角嶼只有一千

六百公尺。蔡顯國笑說,天氣好的時候,清晨對岸雞鳴狗叫,這邊都聽得見;入夜廈門海邊商

家唱著卡拉OK,小金門岸上人家邊喝茶,還可以邊聽著歌兒。

 

鱟繁殖棲地 自然生態珍貴

 

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遷台之後,居最前線的金門經歷古寧頭、八二三等戰役,擁有全世界密度

最高的碉堡。一九九二年十一月解除長達卅六年的戰地政務,二○○一年一月開放小三通,帶

動了金門的戰地觀光熱潮。

 

除了戰地人文景觀外,浯江溪口是稀有珍鳥與保育類生物棲息地,在本報與環宇電台合作「新

故鄉動員令」節目中,蔡顯國特別呼籲所有熱愛金門的人,努力保存金門得天獨厚的戰地與自

然景觀,這些珍貴資產被破壞之後,再也回不來了。

 

戰火中成長 撿炮彈做菜刀

 

一九六○年次的蔡顯國,自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後,選擇回到金門老家從事廣告設計,工作之

餘,攝影成為他生活的重心。他回憶,小時候,很多個晚上在防空洞裡度過,經常晚餐吃到一

半,對岸炮彈就打過來,也常在半夜被炮彈驚醒。

 

蔡顯國說,「有一次鄰居的祖厝被中共炮彈打中,我從防空洞爬出來,見大嬸嚇得嚎啕大哭,

站也站不起來。有鄉親晚間正在辦喜宴,炮彈飛了過來,結果喜事變成喪事。」

 

冷戰的時代,中共自一九五八年起,對金門持續了廿年的「單打雙不打」,那段炮火下的日

子,單號開炮,雙號休息,成為戰地生活的節奏。蔡顯國指出, 「小時候撿到炮彈碎片,可

以換冰棒或麥芽糖吃;打鐵師傅則以炮彈碎片做成鋼刀,一顆炮彈的碎片可以做成五十把切菜

刀,因此金門菜刀很有名。」

 

蓋聯外道路 恐威脅保護區

 

蔡顯國童年另一項最深刻的記憶是,浯江溪畔的落日,好美。他說,那時浯江溪口停泊許多木

船,潮間帶有好多貝類、招潮蟹,還可以看見成雙成對的鱟,依 漁民的經驗,只要先抓到公

鱟,母鱟就不會跑遠。鱟是一種生活在四億年前、比恐龍還早的生物,美國、日本、中國都已

把鱟列為保育類,可惜台灣還沒動作。

 

金門縣政府計畫興建水頭商港聯外道路,這條四線道行經金門最大的溼地?浯江溪口,這兒曾

發現遺鷗、黑嘴鷗、黃嘴天鵝等瀕危鳥類,也是重要的紅樹林自然保護區,環保團體緊急發起

「搶救母親河.還我浯江溪」活動,導演戴立忍三月底更在臉書上質問「金門人,你為什麼不

生氣?」

 

工程能轉彎 生態一去不回

 

蔡顯國說,縣政府開闢新路的理由是觀光,而環保團體重視生態保育,兩者應可取得平衡點,

由於鱟、水獺、候鳥們千百年前,甚至數億年前就在此地繁衍,道路工程可以轉彎,如此就不

會破壞自然生態。

 

浯江溪是金門最重要的水脈,也是兩岸貿易的歷史港口,浯江的夕陽更是金門重要歷史景點。

蔡顯國指出,十多年前,縣政府在浯江溪上興建停車場,把美麗 的溪面用水泥覆蓋起來,這

是破壞自然美景最蠢的作法。要解決停車問題,在市區建立體停車場更方便,過去政府的想法

太短視,這次千萬別再重蹈覆轍。

 

長年炮火襲擊下的金門,最大的資產就在於獨特的歷史文化古蹟與自然資產,這些資產若無法

好好保存下來,也將失去觀光的吸引力。眼前最迫切的是,大家一起守護浯江溪,為孫子留一

塊淨土。

 

人氣833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

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