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種復育


柳樹

 

物種復育

物種復育一直是個爭議的科學議題,有許多學者會主張物競天擇,認為物種會隨時間或大環境而不斷變化,無法適應大環境轉變的物種,自然會滅絕,以人為力量強要扭轉,往往很難逆轉其滅絕的困境。

但是對保育運動而言,明星物種的保育卻是喚起社會大眾及傳媒重視,進而影響政府決策的重要利器。看到無尾熊、鯨魚、海豚、熊貓、北極熊、黑面琵鷺等,受到大眾喜愛支持的動物所帶動的民眾愛護野生動物熱情,以及政府預算投入與分配。我們會發現物種保育是推動野生動物保育的種要工具與訴求點。

當然太過重視單一物種,也會讓人保育議題的重點簡單化、淺薄化,甚至模糊最重要的根本,棲地環境的保護,以及生態多樣化保育的重要性。

因此在推動物種保育時要格外謹慎,要了解推動某一物種保育時,您的目的及終極目標是什麼。不要盲目的推動物種保育,而使原始推動目的受到扭曲;而且所挑選的明星物種一定要能代表這個棲地中遇到的環境結構危機,在保育及復育這個物種棲地時,能庇護眾多的生物,而不是因這個生物的生存環境打造,讓更多生物消失或滅絕。

舉例來說,全球暖化是一個重要議題,人類生存受威脅是一種利害關係的訴求,可以大談臭氧層破洞的危機及北極冰洋的溶解。但是美麗的北極熊的因北極冰層破碎而餓死,極將可能滅絕反而更易打動人心,內化溫室效應的危機感。

再如,當初在催生洲仔濕地的過程中,打出「水雉返家」的訴求,也是經過深思後的一種保育策略,藉由水雉如何由主要原生地高雄消失,全台殘存於台南官田附近,喚起民眾重視高雄的濕地及自然環境的快要滅絕,以打造水雉生存環境為訴求,成功獲得市府及市民的支持,讓高雄的濕地保育成為台灣的模範生。

推出黃裳鳳蝶的保育,也是看重牠的美麗與蝴蝶棲地的代表性,藉由牠可以喚起市府對公園環境中,雖然有大量樹木與草坪,但缺少蝴蝶可以棲身的灌木叢,以及因樹種選擇的錯誤,缺乏蝴蝶可以食用的食草植物,以及藉由它可以由少量殘存於半屏山及壽山,但現在可以在洲仔濕地公園穩定出現,來突顯生態廊道的重要性。

鴛鴦保育的推動,則是看重它代表的是需要一個有高大、粗壯老樹的森林來築巢,需要乾淨水域來活動以及不被人捕捉的高公民道德社會,可以做為高雄都會區生態環境的指標生物;台北動物園設立後,木柵一帶慢慢有一群鴛鴦以木柵動物園鳥池為中心,成為穩定族群;雪霸國家公園成立後,由武陵農場到德基水庫間也促成了一個穩定的族群;福山植物園成立後,宜蘭也出現了穩定的鴛鴦族群。

鴛鴦所需要的是可供其遷移的群聚湖泊水塘,可供築巢的大樹,友善的公民社會。高雄洲仔、半屏湖、美術館間移動的鴛鴦小族群,也說明高雄地區的生態廊道概念有在朝向正面發展。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