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生態水池經營管理實務
邱錦和
壹、前言
台灣濕地保育觀念剛剛被喚醒,各種私人空間或公共活動領域引起一窩蜂生態水池之營造,頂著生態工法的大帽,只稍作局部修正,而大部分還是沿用過去營建 的手段。只知硬體,不知也不會後續生態管理維護,故一般而言經費編列只有前段而無後段,時間一久沒有維護管理的水池會一切都走樣,變成一個使用率不高的爛 硬體設備,不但原有生態被破壞,又浪費公帑,回想當初之營造熱誠,如今又該何去何從?

貳、生態濕地、生態池在生物多樣性扮演的角色
台灣森林自日本政府、國民政府砍伐以來,地表水涵養功能遂漸消退,造成中南部不是嚴重缺水,就是遇雨成災,台灣政府目前還沒有保護生態林 的思維決心,一味營造經濟林,以後若是連經濟林也砍伐掉,台灣生態浩劫將持續不斷,惡性循環將使北、中、南部均處於缺水狀態,亡羊補牢的方式使政府想在西 部平原再造生態濕地和平原水庫列為國家的新十大建設,故知生態成本是何其高昂啊!相較之下宜蘭的雙連埤、五十二甲、無尾港、時潮、大福、大埔等濕地,水涵 養的功能是多麼地功不可沒,更是一種特殊的地景、地貌元素。
生態水池之營造,是從生態觀點來仿自然濕地的功能去營造適合各種不同動物生存的空間,應基力保存其先天的條件,並非隨興創造。營造生態水池功能有:

一、以水涵養功能為優先考量:

淡水資源是二十一世紀六十億人類必爭的主要資源,人類缺水是無法生存下去的,以後淡水將不再是公共財,人類開始買水喝時間來臨了,生態水池可略補充地下水源之不足。

二、降低週邊環境溫度:

   生態水池蒸散的水分子可降低週邊環境溫度,降低熱效應的程度。

三、家庭污水處理,改善水質:

水生昆蟲、水生動植物能自然分解淨化改善家庭廢水,減少社區污水處理難題,減少環境惡化。

四、為動植物生態環境復舊工程:

近四百年台灣經濟創造與開發,使原有生態環境消失殆盡,縱有金錢與現代科技和新建材,也無能復舊原有且特有的台灣生態環境品質,仿自然復舊生態工程是台灣經濟主流應有的道德責任。回饋撫養咱國四百年的土地是咱不可躲避的責任與義務。
五、再造生態水池更應即時思維不再破壞所有未開發的濕地
生態成本無價,經濟奇蹟有價,台灣創造經濟奇蹟的背後,從未計算被犧牲的生態成本是大於所獲利益的數倍以上,需要平原水庫、濕地再造,代價何其高?

參、現今人工生態水池之迷失

一、 大自然的濕地是有系統的自然法則

大自然物種物候時間、濕地面積大小、容納多少物種競爭、溫度、高度、水溫、水深,多項因子組合後,若為順應該自然法則者得適存在於該生態濕地裡,人工濕地是一種仿自然,而非創造自然,若自以為可創造自然,除非扮演上帝。

二、外來植物多,強勢種很難移除

一般景觀、園藝大眾缺乏田野常識,只知外來種的睡蓮、荷花、大王蓮等強勢物種,一窩蜂流行,後患無窮,一旦這些強勢種入侵,以後將是另一輪迴台灣生態浩劫。

三、外來動物干擾多生態被破壞,吳郭魚、福壽螺危害嚴重

吳郭魚一不小心進生態池,植物連根被清除,本土種魚類被吃掉,福壽螺入侵生態池,水生植物無一倖免。

四、水位深淺失調

在自然環境中,水位、水深是控制植物生長的必然要素,但不為營造單位所知,錯誤打造與濕生生態環境四不像的生態水池,遺失自然法則機制。水位不超過六十公分的情況下,連浮葉性的水生植物都被錯造成挺水環境,而挺水植物因沒有自然深度限制,到處漫延無法管控。

五、水生植物有其適地性,並非隨意可種 

惡質營造商以稀有台灣原生物種綁標勾結不法商人,到原棲地採集,銷毀原棲地種源,掌控稀有水生植物綁標謀利。也不管該水生植物的適地性,不能存活於南北不同的該水生環境,實在惡質至極。

六、只有營造生態水池經費,沒有維護管理的預算 

生態水池營造未作後續進階生態管理維護,與經費編列,違反生態水池營造的初衷,浪費公帑,無人負責。

七、沒有內涵、違背生態的錯誤營造 

一味希望生態水池花花綠綠,一個小空間聚集上百種不相干的外來種,本土種大雜匯,盡失生態水池的內涵,而且反教育。更以為金錢萬能動用大型機械不勢破壞原有棲地。也未做事前物種調查,原有棲地植物保留機制。

八、水深不夠的環境又濫用陸島,徒增管理困擾

國內設計師建造陸島在水域中,原已不夠大的空間硬建陸島是極端諷刺的事。錯誤的設計且又佔水體面積。


肆、生態水池經營管理之經驗:


以羅東運動公園濕生水池,宜蘭市鑑湖堂人工濕地、蓁池社區為例

一、羅東運動公園濕生水池

是為水鳥、水生昆蟲,而營造的水生植物人工濕地,立意可嘉,營造後景觀達到目的了,但生態復舊困難,因為園區放養的綠頭鴨、天鵝繁殖迅速,加上慈善宗教團體放生太多外來種的水族,使水生植物生長的速度,不符需求,連最強勢的駭克草,大萍都供不應求。


運動公園水生池三害:

(一)人害─
種植水生植物,因管理員認知不足,把它視為雜草拔除,而識貨的內行人則是缺乏公德把它偷走了。

(二)鳥害─

園內放養的天鵝、綠頭鴨、鴨子,雖有管理員餵食,但還是比較喜歡這些生鮮的水草,來不及長好的種原被牠們吃光,估計必須花上更多的人力與物力才能回復生機。

(三)魚害─

園區放養的錦鯉與「善心」人士因宗教放生的魚、龜在週六、日才有遊客餵養,週一到週五則是三餐不濟的情況下就吃水草大餐,饑不擇食,水草的根、莖、葉什麼都吃,必須不斷持續營造。

目前這三大問題正在逐項改善處理中,由於結合各單位共同付出關心,持續營造,生態回復速度也頗樂觀,紅冠水雞、白腹秧雞、栗小鷺已進駐水草叢裡, 建造牠們溫暖的家園,夜間可觀察到夜鷺集體並排饗宴。環境回歸自然了,多元生物共同棲息且互動頻繁,羅東運動公園濕生池正朝著生態公園進階管理,讓公園不 只是人的活動空間,也是多元生命共同體,一切都是可能的,是可行的。

二、宜蘭市鑑湖堂人工濕地

是台灣 N.P.O .最成功的營造實例,目前為第四期營造正在進行,也舉辦鑑湖堂濕地守護尖兵班兩期環境教育訓練,是民間濕地的奇葩,受政府學術單位、保育界的肯定,林務局 羅東林管處生態池營造也前往借鏡,現在成為宜蘭人工濕地營造管理的教育基地,成立週六濕地工作日,由鑑湖堂文化促進會以學習假期的教育方式,發動志工維護 管理。

三、員山鄉蓁巷社區

由自然環境聯盟將鑑湖堂人工濕地營造經驗改良後,營造才一年,生態復舊工法正確,以後將讓大自然融合人工節能管理,將可預期為人工生態水池營建的典範。

伍、結語:

真正生態水池營造並不難,水位的深度是成功關鍵。經費只需是公部門目前營造經費的十分之一就足足有餘,但台灣的營造文化設計費是依總營造費的百分比計酬,硬體經費多、設計費才能照比例分配多的文化下,台灣的生態工法是鋼筋水泥再外加砌石的大水泥缸工程,違背生態原理又浪費公帑。
這一代的設計師是在都市圖書館養育成長的背景下,缺乏原始棲地的田野經驗,泛仿造台灣大自然生態環境工程設計。營造生態水池簡單,但人為管理維護不容易,就像生兒育女,是要用心專人照顧,與專業的指導,不應再隨興做做。希望現在的校園水池,社區水泥池的假生態工法之錯誤不應再重演,以免還 要再浪費一次公帑打掉。盼望台灣有道德勇氣的規劃師與業者是明理而且勇於反省學習,讓野生動植物有更多之揮灑空間,莫成為另一類生態殺手。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