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崙埤池….2002.12.08
台灣有五分之三的地形是山地,但對於不熟悉山地的人,除了那幾座耳熟能詳的玉山、阿里山、合歡山之外,南湖、大霸、奇萊、雪山曾經耳聞;一個生長在北部的 人,南部名山北大武山,是見報才知的,那對身為台灣人而言,不知不覺當中,失去某些重要情感而不自知,是可悲的。
輾轉得知,台灣竟有百座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心中感到訝異,也感到自豪,但也感到自「悲」,悲的是台灣多山環海,但對於山海,過去的我都不熟悉、不親 近,不熟不親也就不愛,於是我決定從現在起,應更貼近台灣,親近這片山水、親近這片海洋,讓我的台灣之愛是紮實的,而非如思鄉的愁緒,淡淡的瀰漫於情緒之 中。
親近台灣,不必從名山大川開始,而從宜蘭很「台灣」的一塊土地;好山好水,宜蘭人是這麼自覺又這麼自信,怎樣的山川可培育這樣的人呢?我不是社會觀察著,無法給予這樣的大哉問一個答案,但我可以親近,親近宜蘭,親近宜蘭山水,於是我來到了崙埤池。
崙埤池,位於大同鄉蘭陽溪中游的中海拔湖泊,她的面紗在登山客一層一層揭開後,已不在神秘,車子在顛來顛去的路況下抵達山腳,正是這樣不佳路況,還可保留 一些給其他動物較佳的生路。車行後換步行,約45分鐘至1小時,原始林中不時傳來各種鳴叫聲,我多希望能知道牠們想告訴我些什麼,奈何我不是杜立德醫生, 終究只能輕聲穿過森林,欣賞無聲的植物,見其綠葉招展。「招展」二字真是好,咨意生長的植物那麼自然奔放,彷彿告訴觀察者,我就是這麼綠,我就是這麼美得 吸引住你的目光,讓你再靠近一點細看分辨不同層次的顏色,各式各樣的形狀,高高低低的姿態,據調查崙埤池附近森林植群上層有長葉木薑子,紅楠;中層則是山 龍眼、山桂花、鵝掌藤、牛奶榕;下層為琉球雞屎樹、柏拉木;地被植物以水鴨腳、觀音座蓮為多(陳子英)。對於行經森林的我,多數的植物無法呼其名,也無人 指點,但又何妨滿眼的綠以滋潤我心,這,就夠了。
後段陡峭的山路,直下水邊,需更虔敬緩步接近,重心壓低,在大自然面前如侏儒前行,放低人的姿態是必要的,當你放低姿態,不一會兒,崙埤池就展現美姿於眼前,告訴行路者,辛苦是值得的。
崙埤池在略帶濕氣的天氣中,意外清爽的展現於眼前,淺水草澤長著七星斑囊果薹、混生著戟菜蓼、箭葉蓼、水毛花、卵葉水丁香和東亞黑三稜,池中沈水植物有狸 藻沼、蓴菜。崙埤池有台灣地區最大的蓴菜族群。蓴菜,葉略成橢圓、小巧可愛,膠質覆蓋整棵質株;冬天的蓴菜沈於水中,處於渡冬芽狀態,故水面上幾乎不見蹤 影,來年的春天才會展露嬌顏浮出水面,到夏天則競相開花,一片粉紅。試想,在夏天,藍藍的天,浮著白雲,山坡湖岸環繞高低不一,墨綠、深綠、翠的樹,湖面 也延伸著綠意並襯著無數點狀粉紅小花,山嵐也隨風助興,帶來一陣沁涼,呼吸著略帶濕氣的清新空氣,通體細胞爭著張開,告訴主人兩字「舒暢」啊!
輕身緩步環湖移動,水鳥踏水而至,看看是誰來到我家,不一會兒又飛身而去,語言不通我和牠能共享這片山水是何等有幸,山嵐來了又去,時光流逝於雲霧飄渺 間,我該起身告別,道聲再見,再次相見會是何時?那隻水鳥是否會再度相迎?會吧!只要我們維護這片仙境處於「荒野」,讓除了人以外的動物覺得生機處處,那 麼水鳥會繼續以此地為家。
人呢?帶著虔敬的心,拜訪大自然,而非掉以輕心,目前國人對大自然大多輕心以待,不經心隨意破壞了自然而不自知。故保護崙埤池是必要的,待觀賞、欣賞、讚 賞,進而保護敬畏大自然內化成習慣,接近大自然,來回無跡,與萬物共享天地,天人合一,那麼我們不需特定保護區,處處皆可與自然為友,那是何等幸福啊!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福爾摩沙之稱已沿用四百多年,讓台灣人好好愛護這片山水,使台灣永遠名實相符地存在於天地之間。
2002.12.16 蕭玉蕊 於宜蘭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