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雙連埤溼地的始末-----「向土地學習-宜蘭溼地工作日」活動

邱錦和

壹、緣起

台灣將近三百種溼地植物面臨到瀕絕危機。人類過度開發及對自然不尊重,對於土地倫理觀念,社會必須要加以尊重,宜蘭縣員山鄉內的山區湖泊雙連埤,因為抄地 皮地主為把自然湖泊、全民公共財,翻案成私人據有,耤堤坊與整地工程為由,把水社柳、野菱、蓴菜、長柄石龍尾、黃花狸藻等稀有植物棲地破壞,依賴濕地維生 的水棲昆蟲和兩生類等,也會隨之消逝;生態保育的最高理想是原棲地保育,但是歷屆首長均被告,在中華民國法令盡然無法為雙連埤湖泊濕地重要動植物留一線生 機。當現實問題無法解決,而破壞又與日俱增時,將物種保住,才有機會在未來進行保育或復原。以是過去三年,宜蘭社區大學湖泊社的社員們,充分發揮志願服務 的精神,投入於雙連埤植物的搶救,希望維繫原生及罕見植物的命脈,並因此而延伸?溼地經營的理念與做法。宜蘭社區大學誠摯地希望將這樣的過程與心得,與全 國各社區大學生態志工分享,並經由實地體驗、操作,讓大家都成為一位關懷社區公共空間的公民、思維者、科學家。

貳、雙連埤的水草

一、 雙連埤為姊妹湖 雙連埤位於宜蘭縣員山鄉湖西村,為往福山植物園必經之地。從宜蘭市沿台九線往員山鄉經圳頭入山約14km。海拔高度約490m,東側為五十溪,匯入宜蘭 河,西側為粗坑溪,匯入蘭陽溪。北面是蘭陽五岳之首阿玉山,南面為三針後山,周山環繞之雙連埤,宛如一朵青色蓮花,搖曳在半空中。
泰雅族人稱雙連埤為姊妹湖,顧名思義原有兩個湖,總面積約80公頃,姊湖叫頂埤,趨於圓形,妹湖叫下埤成長帶狀。依相關學者之研判雙連埤是由溪堰塞成湖, 源於阿玉山的雙連埤溪,本是流向東側的五十溪,但因經歷地震而堰塞為湖。西側的粗坑溪水位比五十溪低,由於河川襲奪作用在蘇開寮雙溪口處,把雙連埤溪水引 向西,反流入粗坑溪,雙連埤的水「向西流」是宜蘭水文的特例。

二、雙連埤是「國寶級溼地」?
根據宜蘭大學陳子英教授等1995年調查資料顯示,雙連埤植物大多為台灣東北部低海拔原生植物,調查共記錄到105科321種維管束植物,其中蕨 類植物22科41種,裸子植物4科5種,雙子葉植物59科174種,單子葉植物20科101種。其中有112種是水生植物,幾乎占台灣原生水生植物之 1/3強,且形態多元,有挺水、沈水、浮水、浮葉及濕生5種類型,顯見雙連埤水生植物之豐富,堪稱水生植物之天堂,但「水草天堂」這種美稱可能無法持續下 去,為什麼?
以2003年3月宜蘭社區大學湖泊班再度深入觀察、調查之結果分述如下:

(一)野菱(Trapa bispinosa Roxb. var. innumai Makano)-野菱為稀有浮葉植物,是雙連埤特有植物之一,主要分布於水域,經怪手整地後,原本威脅它生存的白花穗蓴(Cabomba caroliniana A. Gray)被剷除,但野菱仍是回復不易,原因有三,一是野菱有效種子被怪手埋入土堤中難以萌芽;其次湖底腐植質被攪動,在湖裡發酵,混濁水域,不利野菱成 長;三則是野菱幼苗被放養的草魚咬食。野菱族群本來就少,經此情況所剩無幾,其它所伴生的稀有食蟲性沈水植物如黃花狸藻(Utricularia aurea Lour.)、絲葉狸藻(U. gibba L.),更淪為地主放養鵝、綠頭鴨之佳餚。

(二)蓴菜(Brasenia schreberi Gmel.)-人稱蓴菜為「水凍」,是台灣稀有的浮葉植物,二十年前在雙連埤長滿整個埤面,今日卻稀少難見,附近的人看到蓴菜回復生長,馬上摘回種植,沒被摘植的也是魚、鵝、鴨喜歡的食草。

(三)石龍尾(Limnophila trichophylla Komarov)-石龍尾是稀有沈水植物,原生於雙連埤,曾被強勢的白花穗蓴所壓迫,整地後雖回復,卻被怪手將他送到埔仔頂(土堤),演替成挺水植物。

(四)日月潭藺(Eleocharis ochrostachys Steudel)-本種原分布日月潭與台灣東北部山區湖泊,日月潭因抽蓄發電,水位上升使得日月潭藺消失,其它湖泊現今也少有採集紀錄,因此雙連埤是目前 最大的生育地,主要生長於浮島,但浮島被剷除掉3/4,所剩的族群可能不及1/4。

(五)田蔥(Philydrum lanuginosum Banks & Sol.)-田蔥是稀有的挺水植物,整地前由於強勢禾草繁生使得田蔥趨於式微,然而整地後產生裸露之空間,讓潛藏土中的種子得以生長,回復的數量驚人,卻 被地主視為雜草,僱工拔除,但拔不勝拔,後來乾脆用除草劑解決。

(六)華克拉莎(Cladium jamaicense Crantz)-華克拉莎是台灣體型最高大的莎草科植物,是雙連埤稀有且特有的挺水植物,原分布於浮島上,花莖高達2至3m,高大挺美,會從花莖長出奇特 的無性繁殖苗,可惜被怪手司機誤為芒草,推入土中,不見其回復跡象。

(七)開卡蘆(Phragmites vallatoria (Pluk. ex L.)J. F. Veldkamp)-開卡蘆植株可達4m以上,分布於湖域週邊,是天然的綠籬,也是水鳥活動的緩衝區,提供其避敵與棲息環境,但也全數遭怪手剷除,換上鋼絲網圍欄,光禿禿一片。

(八)水社柳(Salix kusanoi(Hayata)Schneider)-台灣特有之木本溼生植物,分布於湖域週邊,又稱「金柳」。新年時節花苞吐出金黃色花穗,過完年後轉 變成銀白色花絮,迎風飛舞,不亞於山櫻花之英姿,但百年以上的水社柳尚未被列入宜蘭老樹自治條例,即被怪手推毀,只剩下南側數十棵堅立於戰場上,在此過程 中沒有人也沒有任何單位關心、慰詢這些水社柳,他們都異口同聲說「那是私人土地!」。

三、浮島生態-雙連埤的浮島生態更是台灣之最,浮島原面積約10ha,整地後已不及2ha。在颱風季節,浮島會隨風向遊走,甚至還曾誇張到上馬路呢!每次的遊走總會為水域裡的沈水植物或浮葉植物重新分配領域,相當有趣。浮島的組成分子大約可分為5大類型:

1. 以李氏禾(Leesia hexandra Sw.)為主的禾本科浮動草毯形成強韌基地,厚約2m,水面上1m,水下1m。
2. 以馬來刺子莞(Rhynchospora malasica C.B.Clarke)為主的莎草科挺水植物,雙連埤是本種族群最大的生育地。
3. 腎蕨(Nephrolepis auriculata(L.)Trimen)是浮島上數量最多的蕨類植物。此外,稀有的假紫萁蕨(Osmunda cinnamomea L.)散生浮島中,它有外形明顯不同的孢子葉與營養葉。另有大族群的小葉海金莎(Lygodium microphyllum(Cav.)R.Br.),宜蘭人稱「珍東毛仔」,攀附其它植物而生,也是雙連埤常見植物。
4. 最奇特的是大頭茶(Cordonia axillaris(Roxb.)Dietr.),原本生長於通風之稜線上,其翅果隨風飛入浮島草毯基地,入境隨俗,適應水耕環境,根系演化成橫向交錯盤 狀生長,使浮島基地更堅固紮實。大頭茶森林的形成讓陸鳥有棲息的環境,其他陸域樹種如紫金牛(Ardisia sp.)、江某(Scheffera octophylla (Lour.) Harms)等也隨陸鳥排遺而進駐,使浮島森林有更多元的生命。但這次怪手整地將下層腐植質覆蓋在殘餘的浮島週邊,浮島週邊的大頭茶因著生之基質遭掏空, 根系完全浸水而死亡。
5. 蘭科植物與附生植物-蘭科植物出現於大頭茶林下,加上拎壁龍(Psychotria serpens L.)等附生植物也補充森林的空隙,使森林結構更完整,衍生成一處沼澤生態體系。

整座浮島孕育出無數魚蝦、貝、螺、蜻蛉、蛙類、龜、爬蟲等,因此吸引成千上萬的候鳥、留鳥的青睬。但美好的事物總是無法長久維持,浮島被毀 3/4,只因人類「尊重」自然的思維總停留在理論層次,無法付出實際行動,根本沒辦法為水草或多元生命設身處地著想,雙連埤經歷多次無情的整容,還可算是 國寶級溼地嗎?

參、雙連埤的辛酸

自然的「災害」誕生了雙連埤,經數千年的孕育造化、演替,大自然一點一滴經營管理造就了雙連埤;每年10月北方的水鳥從西伯利亞、日本、韓國、中 國,帶來水草種原,在雙連埤過完年後,又繼續南飛到東南亞、馬來西亞,3、4月北返時,又把南方水草種原寄養在雙連埤。雙連埤高度、緯度剛好是北方草種的 南限,南方草種的北限,且湖域夠大,深度約1至2m,配合間歇性的水位變動,使水生植物的5種類型均適存,加上氣溫適中,冬季不結霜,不會凍死弱勢物種, 夏季多雲霧,不使強勢族群大繁衍,雙連埤的自然史雖然比不上偉大的五千年華夏文明,但卻是台灣自然史的精華所在,只是來不及為它做文字紀錄,就要被無知的 毀滅殆盡,試想人們有可能在台灣再營造一處像雙連埤的濕地環境嗎?
清治時期,噶瑪蘭人將宜蘭土地讓給吳沙等人;日本統治時期,泰雅人再把雙連埤給了辛勤的客家大哥們。光復後,雙連埤自水利地公共財產,A劃入私 人所有,後又轉賣給現在的都市抄土皮客,都市客一心一意地操作,於是申請廢水證明、申請修堤,說要想養魚「防老」,使盡解套技倆,趕走保育團體,想達成以 往台灣犧牲生態的社會成本,建構個人財富奇蹟的美夢。

這些年來雙連埤爭議不斷,主要是雙連埤最大的地主數次對水域整地行為引起保育團體與地方政府的關心,由於彼此間認知上的差異,地主無法認同生態 價值觀,以致二十年來始終無法為雙連埤訂定生態保育、經濟開發或環境教育的經營管理位階,使豐富多元的生物環境因價值觀不同而被犧牲。生態並非廉價品!地 主對雙連埤的掠奪,宜蘭人真的無法做主而默認了嗎?生態學者、環保先進們,請伸手援助,提供您的智慧與方法給我們,以做好進一步的保育工作。
宜蘭縣保育工作的主管單位是農業局,但這實在是為難他們,既要農經開發,又如何能做好保育工作呢?所以我們呼籲中央迅速成立保育部,獨立執行工作,不然類似雙連埤的悲歌會在全島唱透透。

肆、搶救水草過程

2001年11月,地主重新整建寮舍,發聲限期希望關心雙連埤的人把重要的野生動植物移走,從中央、地方乃至學者及保育團體的道德勸說,宜蘭社區 大學特舉辦三埸公共論談都無法制止地主整地行為,還被地主笑宜蘭人有夠憨呆,若在台北早被它抄十翻(蓋)了,此時唯有懇求地方人士就地關懷;首先是湖泊社 長張月娥商請宜蘭市鑑湖堂陳永隆理事長支援,陳永隆理事長認知雙連埤水草是宜蘭之寶,擴充鑑湖堂為收容水草的場所,親自派人去溝通並派車搶救,後經媒體宣 傳獲得共鳴,員山石坪圓主藍清賢先生也在自家整地收容,員山勝洋水草場徐志雄先生支援復育稀有草種,台南濕地保護聯盟吳仁邦先生冒颱風天生命危險北上參與 搶救運回台南水雉保護區復育,宜蘭社區大學、荒野宜蘭分會與湖泊班長張文瓊協調羅東運動公園參與收容這些水生植物,關渡自然公園陳英彥先生先生也來精神支 援,並把種原帶回園區。在知道就地保留無望的情況下,宜蘭人當初跪在冬山河畔「不要六輕」的精神又呈現出來了,宜蘭人反省了,應尊重雙連埤水草的生存權 力,並延續它們的生存空間及其生態地位。

伍、怪手司機也被感動重新重視水生植物的價值

在搶救水草遷地保存的過程中,連怪手司機也被感動了,不再故意去毀傷水社柳,看他為生活無辜地受地主電話遙控,也是無奈。
目前遷地保存在宜蘭市鑑湖堂的雙連埤水草生長良好,成為宜蘭技術學院及就近之學校自然課戶外教學園,常有師生來此上課或觀察學習,中研院、台北西 湖國小、台北山動物園、遊覽車載運遊客參訪也是常事;而石坪圓水生池收容的水社柳、田蔥、野菱等生長穩定,配合石坪老人的創意石藝DIY,希望朝親老、老 人養生休閒農場去體驗,提昇人的心靈淨化努力;遙遠的台南因為沒有水社柳,濕地聯盟救回積極復育,目前二大株二小株仍存活著,今年再北上取其他稀有水草種 源復育高雄洲仔濕地。員山勝洋水草場研發的水草大餐,宣揚食用水草的經濟價值,把水草運作成加入WTO後反傾銷的農業產品;羅東運動公園濕生水池有了雙連 埤水草進駐後,正朝著生態水池復育管理運作,訓練解說志工,不再只是表面知識宣導,更進一步踏上雙連埤浮島學習生態,移植殘存水生植物,在情感上有深一層 的關懷,而公園內的水池因環境趨於自然,水鳥開始在池內繁殖,生活優游自在,人鳥共存,何其幸哉!台北關渡自然公園經博覽會宣導雙連埤水草後,又專程派人 前來順安水池取種回園營造生態水池,作為學童戶外教學與環境解說之用;以上的搶救過程中讓我們重新重視水生植物的價值,也提醒我們生態保育必須中央、全民 共同參與及確實執行。

陸、再造水草天堂「新天地」-生態水池營造

搶救雙連埤水草到另一庇護所,倒不如創造水草表現舞台-生態水池營造。台灣水草可表現於觀賞、食用、水土保持等,因此從生態保育及環境教育的理念 付諸行動,將水草仿自然方式移至鑑湖堂、羅東運動公園、順安水池與關渡自然公園等成功案例,改變過去校園、公園、公部門傳統水泥化的非自然,只重景觀不重 生態的錯誤示範,將水草生態延續至人類週遭環境,讓自然還諸大地。宜蘭市鑑湖堂創全台首例,把冷硬的水泥槽化「風水池」,改變營造成多元化的生態景觀池, 值得引入校園作為鄉土或自然教學生態園的營造典範。另外,林務單位觀摩鑑湖堂水生池後,將傳統水泥工法廢標,改以鑑湖堂生態工法重新發包,節省公部門的公 帑,也反省營造廠商傳統抹殺台灣生態的迷失。
台灣的校園營造缺乏具備生態理念的規劃師,使用錯誤的工法,所呈現的作品都像是水泥槽化的大水族箱,大家都習以為常,從未反省和檢討,在這種情 況下,自然教育如何能在下一代萌芽?水草生態是多元生命的起源,生態水池的營造在校園推廣是迫切的,是讓學子們親近自然方式的一種,何樂不為呢?讓孩子回 歸自然,常到自然中觀察是教學的當務之急,能將孩子們野放到大自然中,才能體認大自然的活潑與活力,感覺多元生命的互動。

羅東運動公園生態水池的營造,我們結合周邊北成、信義社區發展協會、宜蘭社區大學生態學程師生、荒野保護協會志工、慈懷學園師生、宜蘭縣觀光大使協進會、自然環境基金會、園內解說人員等共同營造管理,在這些過程中發現三害:
(一)人害─種植瀕絕珍稀水生植物,因管理員認知不足,把它視為雜草拔除,而識貨的內行人則是缺乏公德把它偷走了。
(二)鳥害─園內放養的天鵝、綠頭鴨、鴨子,雖有管理員餵食,但還是比較喜歡這些生鮮的水草,來不及長好的種原被牠們吃光,估計必須花上比鑑湖堂更多的人力與物力才能回復生機。
(三)魚害─園區放養的錦鯉與「善心」人士因宗教放生的魚、龜在週六、日才有遊客餵養,週一到週五則是三餐不濟的情況下就吃水草大餐,饑不擇食,水草的根、莖、葉什麼都吃,實在不知如何是好。
目前這三大問題正在逐項改善處理中,由於結合各單位共同付出關心,持續營造,生態回復速度也頗樂觀,紅冠水雞、白腹秧雞、栗小鷺已進駐水草叢裡, 建造牠們溫暖的家園,夜間可觀察到夜鷺集體並排饗宴。環境回歸自然了,多元生物共同棲息且互動頻繁,羅東運動公園正朝著生態公園進階管理,讓公園不只是人 的活動空間,也是多元生命共同體,一切都是可能的,是可行的。

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與吾等人營造順安種原池,本池原本為水稻田,地主因車禍不良於行,經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接洽,地主同意租地 種植水草,將台灣原生水草移殖至此復育繁殖,一方面是種原保存,另一方面除了作為環境教育、復育研究之需,更推廣生態水池的理念,這種理念在台灣其他地區 較難再現,源之台灣領導階層美學素養有餘,生態理念不足。要把良田「復舊」成生態種原池,或在校園、公共空間營造,並讓各種生物「自然」經營,好像不可能 實踐,但是鑑湖堂與羅東運動公園卻是仿效順安種原池的過渡期;這種復舊理念或許只是人類夢想,但人生有夢,築夢踏實,夢想也有可能實現。順安種原池主要是 復育台灣東北部水生植物並推廣至各校園人工濕地已有頭城人文國小、圓小七賢國小、冬山慈心華德福國小、蘇澳馬騫國小、五結興中國中、蓁巷社區自然環境基金 會、時嘲社區發展協會、竹籬館、河堤咖啡、淨覺精舍等嚮應濕地生態復育,是台灣民間反省力量的開始,願台灣其他各地有更多力量一起努力復舊台灣本土生態。

柒、結語

台灣的濕地在經濟發展下淪為犧牲品,大多被破壞殆盡,嚴重影響台灣生態平衡。雙連埤是台灣水草天堂,這是不爭的事實,但地主的無知幾乎快斷送它的命 脈,無數次的整容,已經讓它體無完膚,今年又以除草劑清除湖域週邊,但願雙連埤的犧牲,對人類有一點「教訓」或「教育」的意義。望天無絕水草之路,在法令 有效救助、筆者與宜蘭社大師生、民間相關團體的努力下,期能創造雙連埤水草的新天地。

生態水池的營造就是延續雙連埤水草生機的舞台,宜蘭社大蘭陽湖泊之美及湖泊生態研習社師生成立湖泊生態保育基金,專款專用於湖泊生態保育及 環教事宜。荒野保護協會也將發起民間統一企業一人一元搶救濕地水生植物庇護中心,合力從事民間復育台灣原生水生植物種原及生態水池營造與推廣。我們非常期 待能夠結盟社區、學校、公部門機關及國內、外各界關懷生態環境教育者相互支援,彼此提供經驗、智慧及方法,共同努力於多元生命的濕地保存及生態水池的營 造,引領台灣走出犧牲濕地、破壞生態的經濟發展迷失。

中華民國溼地保護聯盟宜蘭連絡處負責人
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溼地庇護中心噶瑪蘭站長
宜蘭社區大學講師 邱錦和2004.09.09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