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LANDS IN
TAIWAN 9

自然環境之衝擊及惡化
-以水雉棲地為例

翁義聰

崑山技術學院共同科


一、前言:

每年春天,約30-40隻的水雉鳥,分散到台南縣的菱角專業區(南北30公里),尋找隱蔽地點築巢,其中深堤且少干擾的菱角田是牠們的最愛。

在「正常」的情況下,母鳥有兩次下蛋繁殖的機會,直到當年9月最後一隻幼鳥會飛後,才再度群聚。

二、破碎的棲地:

台南縣新營、柳營、下營、官田與麻豆的菱角田,是水雉的繁殖巢區,即龜仔港、茅港尾、鐵線橋、菁埔一帶。此區400年前為倒風內海的一部份。

鹹水潟湖歷經長期的淤積,早為先民墾植為農耕地或魚塭,較低窪或河道兩旁也闢為專種菱角的水田。

又經開闢公路、工廠與村莊分割之後,原來沼澤或草澤的型態已消失,如今能看到的只是幾個不連續的小棲地罷了,但這卻是水雉度冬期間群聚的重要地方。

近5年來,所發現的水雉繁殖區都集中於包括龜仔港、麻豆大排、葫蘆埤等水系,而高速鐵路恰巧從此「水田濕地」經過。

1993年10月,高速鐵路環評審查時,我們曾提出在281-282K等處,有7個水雉巢的重要繁殖區。這些碩果僅存的少數隱蔽點,將因高速鐵路公告、徵收土地、休耕或停種菱角而喪失。那麼,我們要問:

損失的水雉棲息地有多少公頃?

水雉棲息地是否會變得更零散?

影響台灣地區水雉族群的興衰?

三、水質遭受工業區污水、農藥及肥料等污染︰

在回答前面幾個問題之前,我們也要考慮其它的因子。首先,是水雉的覓食、繁殖與度冬,大都在菱角水田、埤塘或蜿蜒河道等環境活動,因此牠們的生存環境品質深受水質的影響。

近幾年的環境調查顯示:葫蘆埤、火燒珠及附近區域排水渠道的水質,都呈現污染與優氧化的狀態,其中以工業廢水和農藥的污染對水雉的影響最深遠。

葫蘆埤上游集水區還包括官田工業區,工業區部份尚未接管的或附近小型的工廠,其廢水未經處理即偷排進入雨水渠道,造成埤塘嚴重工業污染。例如1996年8月,成功啤酒廠重油外洩,順溝渠流入葫蘆埤,造成池面佈滿重油。

葫蘆埤等埤塘又承載農業區的回歸水,由於台灣地區單位面積的農藥使用量一向超過標準量甚多,造成農藥殘留,復經渠道匯集至埤塘中,造成埤塘中農藥殘留程度高。菱田施放農藥過量,導至昆蟲全數死亡,水雉等鳥類的食物來源不足。

四、族群量減小的問題:

目前水雉的族群量極小,難免會有近親交配的情形發生,是否有基因劣化、易有疾病、繁殖力下降等的問題?令人擔憂。

五、民眾有意或無意的撿拾其卵或幼雛的傷害,降低其繁殖成功率:

由於水雉多在菱角田等人工經營區域繁殖,屬於人較常活動及易接近的環境,且孵卵期長達21天左右,這期間若因民眾有意的撿拾,或採菱角無意的翻動,常會造成其卵或幼雛的傷害,降低水雉繁殖成功率。

六、長期的田野調查資料:

據我們從1983年開始建立的田野調查資料顯示,台灣地區的水雉族群小,且都集中於台南一帶,若水雉不能立即進行有效的保護措施,則台南的族群可能快速消失。

針對水雉當時所面臨的保育瓶頸,我們建議:將台南縣的葫蘆埤、火燒珠、德元埤、附近的深水菱角田,及度冬期水雉群聚數量較多且較穩定的河流淺灘區,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為保護區。

另外,還有選擇適當區域做為日後其族群擴散的棲地。有水雉繁殖的菱角田應給予合理補助,以經濟補貼讓菱角經營者在經營時能不傷害其卵或幼雛,進而配合水雉保護措施阻擋他人的破壞。加強保育宣導工作,以期當地民眾能自發地加入水雉保護工作。

七、棲地切割與再造:

高速鐵路經過此水雉群聚的區域,若以6公里長*0.025公里寬計,影響範圍約15公頃,應由開發單位進行可行回饋措施而獲得補償。

經漫長的溝通,台南縣票選水雉為縣鳥,也提供繁殖成功的獎金。高速鐵路工程局也做出更多善意的回應,重要的結果包括:

  1. 共同成立水雉保育基金會;
  2. 研提水雉等保育動物棲地營造計畫;
  3. 初期預計營造棲地15公頃,所需費用由高鐵局與台南縣政府共同負擔;
  4. 第二年起至施工完成,檢討施工前復育成果,如復育可行,則研擬擴大復育範圍,否則至少維持第一階段之承租復育範圍;
  5. 營運中,檢討保育成效,評估營運的影響,營運單位應提供適當補助。

至此,水雉等野生動物之保育計畫略具雛形。但我們回顧整個保育對策研提過程,實有許多待改進之處。*

八、參考文獻︰

陳榮作、翁義聰,1997,台南縣水雉保護與復育的探討,第一屆鳥類研討會,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原載於:環評意見交流會,1998.9.1,台北。

Top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