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LANDS IN
TAIWAN 8

重建紅樹林的原鄉

曾瀧永

本聯盟第一任理事長


台灣的紅樹林保育史中,有三波熱潮,第一波為民國四十年代的農復會時期,為了保護台灣海岸,在各地沿海廣植水筆仔等做為海岸防風林,現今南台灣所見之水筆仔多為該時期所栽植,因水筆仔原本並未生長於南台灣。

第二波為民國七十二年布袋好美寮紅樹林、關渡紅樹林及高雄港紅樹林搶救行動,這波行動由馬以工等歸國學人,及吳全安等內政部精英所共同推動,這波紅樹林保護運動,不僅促成關渡、挖子尾、布袋等地紅樹林得以保存,也促使政府劃設了數國沿海自然保護區,並開啟了國人之生態保育意識。

第三波為八十年代的西南沿海濕地及候鳥保護運動,當初翁義聰與我開始鼓吹紅樹林保育的原因,乃在爭取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時,遇到工業局官員悍然片面撕毀承諾,不願遵守當初台南科技工業區設立時所做的環境影響評估承諾。

原本在台南科技業區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時,工業局答應劃設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以保護原本棲息在四草地區的遷移性水鳥,但在通過環境影嚮評估審查,進入工業區規劃階段後,工業局代表竟宣稱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僅是「參考性質」,於規劃時將原本允諾之三百公頃濕地保護區,全部規劃為工業用地準備開發。

有鑑於單靠鳥類保護無法取得社會大眾的關注與支持,我們乃開始由水鳥生活所需的維生體系濕地,以及其他生物保育來游說其他政府部門及民眾支持保存四草濕地,以供野生動物安棲。

我們討論的結果發現紅樹林是最佳的訴求,因此由翁義聰請求崑山技術學院的老師童淑珠等人義務帶領學生做台南市、台南縣及北高雄縣的紅樹林全面普查工作,以最笨的方法將整個南台灣五梨跤及欖李數目一株一株清點,並將台南科技工業區內所有紅樹林包括海茄苳全部繫放標記,並在五千分之一地圖上記錄詳細位址。終於迫使工業局俯首認輸,同意劃設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並擴大面積至五百一十五公頃。

在這次全面普查南台灣紅樹林數目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全台灣的五梨跤紅樹林竟然僅剩兩千多株成株,且大部份集中在台南市喜樹及四草一帶且生長情況十分惡劣,欖李雖然情況較佳些但也剩下五、六千株,且大部份在台南市四草及台南縣南邊,因此我們乃積極鼓吹紅樹林復育運動,高雄縣政府在洪田浚兄積極游說下,高雄縣長余政憲十分支持,在典寶溪支流及高屏溪河口種植紅樹林,並上書李總統登輝為紅樹林請命,李總統在至印尼巴里島訪問時見到日本人為巴里島規劃之紅樹林海岸保護區成果裴然,乃下令各級政府全力推動紅樹林保護。台南縣政府在陳唐山縣長上任後亦積極在雙春遊樂區內積極進行紅樹林植栽工作,使台灣紅樹林保育成為南部各縣市政府重要的保育政策。

但十分可惜的是,身為台灣這波紅樹林復育種源庫的台南市,在這過去五年中反而嚴重缺席,台南市沿海的木麻黃及紅樹林防風林反而大量消失,十分令人遺憾,幸而經過四年的努力,台南市紅樹林保育運動終於開始受到市政府的重視,這次濕盟與台南市政府、台南市環保聯盟、生態保育聯盟、民生報、台南市紅樹林保護學會、中華民國教改協會及台南縣政府共同合作推動的紅樹林保育系列活動乃期望重建台南市為紅樹林保育的重鎮。

也期望除了四草濕地的紅樹林外,安平港港區、城西里垃圾掩埋場、億載金城紅樹林也能獲得重視,並獲得市政府同意設法取得土地及妥為保護,讓台南市紅樹林保育成為全台灣各縣市紅樹林保育的模範。

誌謝:

這次紅樹林保育系列活動特別感謝下列人員的辛勤付出:市議員林易煌、錢林慧君、台南市機要秘書楊澤泉、台南縣政府農業局蘇永銘課長、省議員鄭國忠、釋悟泓法師、生態保育聯盟孫秀如、紅樹林保護學會、高雄鳥會植物組、民生報楊權寶特派員等以及本會郭忠誠、邱萌萌、江美玲、李進榮、何宗勳等人以及濕盟每一位參與這項活動的義工的協助。

Top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