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山麻雀
社團法人台灣省野鳥協會總幹事盧冠安

說到山麻雀, 或許大家都對他很有興趣,也認為實在太少了,不容易見到,以個人近年在野外調查山麻雀的經驗,山麻雀數量的確不多,但繁殖期(3-7月)出現的地方都在開墾地附近,在2200公尺以下的山區中小型聚落邊緣找找看, 應該還有一些機會看到。山麻雀停棲的地點以電線居多,較少在地面活動, 繁殖期多半成對(但冬季會成稍大群, 筆者曾在力行產業道路看過一群48隻), 很少像麻雀一般成大群, 在遠處觀看時,本種感覺上體型較麻雀小些,腹面較白淨, 聲音較輕柔且較具音樂性、活動力較低,若有遠處電線上的麻雀屬種類可以針對這幾點進行辨識。

台灣本島的山麻雀近年來數量的確在減少當中,谷關地區的族群已經於1998年6月最後一筆記錄之後再也沒有記錄過,武陵農場的族群也幾乎消失,原因目前尚不明瞭,和麻雀的競爭是一個可能因素,不過由於目前山麻雀也能夠在麻雀相當多的地方出現不少(如屏東縣霧台鄉霧台村),所以這一方面還必須有繁殖成功率方面的研究才能證明。另外可能讓山麻雀族群量減少的因素可能還有棲地的減少、農藥的使用,目前筆者正針對山麻雀的棲地選擇進行研究。

若以個人的觀察經驗去評估山麻雀的棲地,在繁殖期出現的地區一定要有聚落或人工構造物的存在(如交通標誌的鐵管、電線桿孔隙、吊橋鐵管)以方便築巢, 有鳥友提出說山麻雀會在五色鳥等洞巢鳥類的舊巢裡面築巢,不過筆者觀察到的案例全部應該都是築巢在人工構造物裡面,繁殖期的山麻雀大量依賴人工構造物築巢應該是可以確定的。除此之外, 聚落的大小(中小型較佳)、周邊的林相(適當面積的開墾地,若全部是森林區可能山麻雀出現機率就很小)、地理隔絕度(中偏高的地理隔離區域較可能有山麻雀出現,低度隔離的區域可能已經因麻雀強烈的競爭而完全排除了,不過山麻雀在高度隔離的區域也不會出現,如嘉義縣阿里山鐵路的多林站週邊聚落,因為四周5公里以內幾乎無開墾地的存在,山麻雀無法擴散進入該地區)等因素都可能影響山麻雀的出現與否,而目前研究的結果顯示,山麻雀傾向棲息在散佈著中小型聚落的山區中小型開墾地,且主要的開墾地類型為茶園、蔬菜園、果園,至於檳榔園、竹林則較少出現。

以全台灣的尺度來說,山麻雀主要的分布地點都在山區的省道附近, 海拔則介於200-2200公尺之間,但以500-1500公尺之間最多,幾個主要的分佈區在中橫宜蘭支線、南投縣力行產業道路、雲林縣石壁至高雄縣山區(主要在嘉義縣梅山鄉和竹崎鄉較多)、屏東縣霧台鄉, 另外在新竹桃園山區(秀巒、司馬庫斯、北橫一帶、新中橫公路水里玉山段、屏東霧台之外的山區,可能也有族群分布,至於花蓮台東目前只有利稻和摩天有發現記錄(兩地均位於南橫公路東段),然而這兩個地點的族群似乎也越來越少。最近山麻雀在新竹縣芎林鄉鹿寮坑(鳥友林文隆的同事吳雪如小姐提供)、台南縣東山鄉過溝子(高雄鳥會鳥友林傳傑提供)均有記錄到,然此兩地不管在海拔及棲地上,均極不可能有山麻雀的出現,因此配合吳永華鳥友及鄭謙遜鳥友在龜山島及鳥嶼的記錄,目前個人的推測是,這兩筆記錄均是遷徙性的個體(過境鳥或冬候鳥均有可能),然而似乎山麻雀在台灣的遷徙性個體是十分稀有的。

目前山麻雀在台灣的分布區呈現不連續的狀況,且個人估計山麻雀在台灣的族群數量絕對不超過千隻,比起諸多瀕臨絕種保育類鳥類,如藍腹鷴、林雕、帝雉、朱鸝等,其稀有程度和面臨的危機絕對不惶多讓,是台灣最需要保護的鳥種之一, 若不及早保育,恐怕山麻雀真的要在二十年之內於台灣消失。

未來的研究方向,第一是希望能夠確定山麻雀的棲地選擇以及建立分布預測模式,這也是筆者目前所進行的,第二是探討他和麻雀之間的競爭或是相互關係(雖然就生態學實務來說,要確定兩個物種之間確實存在競爭關係相當困難,確定彼此之間的競爭導致互相排除更是困難), 第三是進行長期的監測,以遙測影像配合地面上的族群調查來探討景觀的變遷對於山麻雀的影響(中橫公路若修復重新通車,通車之後帶來的開發效應對山麻雀的影響值得長期注意), 而山麻雀的數量或許可以作為山地開墾的指標。

由於目前筆者收集到的山麻雀記錄仍然相當少, 希望各位鳥友能夠踴躍提供記錄(請盡量註名詳細地點,數量,日期,還有你的大名), 目前鳥友們的記錄如果可以以記下電線桿號碼(電線桿號碼如何定位出座標值,詳見上河圖最後的附錄”電力座標系統解讀”或是上網站http://jidanni.org/geo/taipower/howto.html )的型式轉告筆者, 那麼對於山麻雀分布地點的詳細資料應該更加容易累積。若承蒙各位鳥友惠賜記錄或是有問題討論,請寄至sandpiper@oikos.lifescience.ntu.edu.tw , 筆者甚為感激。在2006年12月自然保育季刊的冬季刊裡面有筆者的文章,也可以參考看看。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