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連埤浮島濕地
台灣濕地保護聯盟宜蘭辦公室邱錦和

2008年是國際濕地年台灣內政部營建署選出2處國際級、41處國家級與33處地方級濕地,宜蘭縣有五十二甲洪氾沼澤濕地、南澳神秘湖原始濕地、蘭陽溪口自然濕地、無尾港淡化濕地、雙連埤浮島濕地5處入選。

雙連埤浮島濕地簡介
雙連埤根據調查是在五千多年前源於阿玉山的雙連埤溪,經歷潮濕現象之後,而形成斷頭河,堰塞成湖,是台灣低海拔楠儲林帶的淺湖代表性濕地。

生態更是最具台灣特色
浮島面積約四公頃,颱風季節,會自由遊走,每次的遊走總會為水域裡的植物洗牌一次,重新為它們分配領域,是難得而有趣生態奇觀。浮島的組成分子大約可分為5大類型:浮島基地是以李氏禾為主的禾本科浮動草毯,形成強韌地基,厚約2公尺,水面上1公尺,水下1公尺。馬來刺子莞為主的莎草科挺水植物挺立其上,以腎蕨為主的蕨類植物,另有大族群的小葉海金莎,宜蘭人稱「珍東毛仔」,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宜蘭、雙連埤的分株假子箕蕨、日月潭藺、華克拉莎、馬來刺子莞、毛蕨族群,其在雙連埤浮島生長環境已特有化,他處不易茁生。

最奇特的是大頭茶喬木,原本喜歡乾爽通風的山稜線環境的大頭茶,翅果隨風飛入浮島草毯基地,入境隨俗,適應水耕環境,根系演化成橫向交錯盤狀生長,使浮島基地更堅固紮實;大頭茶森林的形成讓山鳥有棲地環境後,其他陸域樹種如紫金牛、江某…等也隨山鳥排糞進駐,浮島森林高度已發展到有五公尺,蘭科植物-拎壁龍類型等附生植物也補充森林的空隙,使浮島有更多元性的生命, 達到浮島老熟林結構。

整座浮島棲地及湖域環境更孕育出魚蝦、蜻蛉、蛙類、龜、爬蟲、水生昆蟲…等,因此更吸引多種的候鳥、留鳥的青睞,紛紛駐足。

每年10月北方的水鳥從西伯利亞、日本、韓國、中國,帶來水草種源,在雙連埤過完年後,又繼續南飛到東南亞、馬來西亞,3、4月北返時,又把南方水草種源寄養在雙連埤。雙連埤高度、緯度剛好是北方草種的南限,南方草種的北限,且湖域夠大,深度約1至2公尺的淺湖濕地環境,配合間歇性的上、下水位,使水生植物的五種類型均適存,加上氣溫適中,冬季不結霜,不會凍死弱勢水生植物群,夏季又多雲霧,不使強勢水生植物族群大繁衍,經大自然五千年的孕育造化、演替,一點一滴造就了的雙連埤的浮島濕地特殊生態,個人認為應評選成為國際級濕地。

雙連埤的特殊生態美麗與哀愁的折衝過程
由雙連埤萬善堂的建立與出土的精緻史前文物「石斧」。可證實約兩、三千年前,就有一群雙連埤史前人類在雙連埤過著原住民生活,清領時期,雙連埤還是原住民的重要獵場的生活範圍,清政府只在山下設隘,以防原住民出草趕人。日治時期,中村一角軍佐從哈盆來到雙連埤為了山林利益向日本政府承租雙連埤96.99公頃土地, 召聚桃、竹、苗客家族群進駐開發山林,配發給墾戶居民毛瑟槍,下埤開挖水溝放水,使下埤埤嚴重陸化。被召墾的客家族群,沒有經營雙連埤濕地概念,只於陸域經濟生產思維經營雙連埤濕地,使濕地逐漸成為生姜、紅鳳菜旱作地, 只剩上埤有17.45公頃左右水域濕地。

到國民政府來台、實施三七五減租,土地放領,當時沒有永續經營的國土規劃政策,這座具台灣特色代表性的雙連埤浮島濕地,也由公共財產淪為私人財產,自由買賣。

50年代起,台灣經濟起飛,雙連埤墾民人口外流,往都市就學、就業。70年代後,城鄉地價差異懸殊,土地投資客,覬覦雙連埤,期待它是另一個一本萬利的新竹青草湖或烏來燕子湖,而又有台九甲線將要變成北橫替代道路的傳聞附和,使雙連埤變成投資者刀俎肉。80年代,由於宜蘭水資源需求,雙連埤溪、粗坑溪被利用為宜蘭市與20萬溪北人口的市民主要飲用水水源。雙連埤變成宜蘭市民水源頭之一。

雙連埤的美麗隨人類不同時空的需求,過去到現在一直是緊張的演變:
噶瑪蘭,自清領時期,噶瑪蘭人將宜蘭土地讓給武裝開發蘭陽,彰、泉、粵人,雙連埤還是原住民的重要獵場的生活範圍。日治時期崙埤部落原住民將入侵雙連埤濫墾山林的中村一角出草示眾,但是無奈,還是得把雙連埤讓給武裝的客家大哥們。中央政府來台由於國土規劃不周,將水利地公共財納入私人所有可自由買賣,雪隧通車前、後,地主急把廉價土地轉賣給現在的都市客,都市客一心一意地想操作天母、燕子湖、青草湖一本萬利的都市夢。既使雙連埤自然美麗可比美偉大的五千年華夏文明歷史也沒有用;台灣人始終為土地開發爭奪,在來不及為雙連埤做文字記錄前,就差一點因無知而毀滅了雙連埤;在台灣,那裡可再去營造一處像雙連埤那樣悠靜美麗且生態豐富的濕地環境。

雙連埤的哀愁是自認為「聰明」的我們
人類, 真的只想留銀行存摺裡的阿拉伯數字
而不留多元生態環境給我們的下一代嗎?

2001年11月,地主發聲希望關心雙連埤的人,快把雙連埤的野生動植物限期移走,他用怪手清除浮島生態、噴灑幾十加侖殺草劑於湖域周邊、施放大量草魚破壞棲地環境,關心者除了嘆氣卻也無可奈何,地主看準中華民國沒有濕地環境保育的法令規章,從中央到地方都無法制止他的整地行為,「行政」、「法令」無能之狀況下,保育團體的撲火行為也終告失敗,唯有懇求地方人士就地關懷。

首先是宜蘭市鑑湖堂陳永隆理事長,認知雙連埤水草是宜蘭之寶,租地收容,親自派人去溝通,派車去搶救,經媒體披露後,員山石平圓主藍清賢先生也整地收容,員山勝洋水草場徐志雄先生,冬山大進的陳敬揚支援復育稀有草種,台灣濕地聯盟吳仁邦、應凱仁冒著颱風天生命危險自台南北上,參與搶救運回官田水雉保護區收容復育,宜蘭社區大學與荒野宜蘭分會協調羅東運動公園參與收容正在怪手挖整下賤存水生植物,關渡水鳥公園陳英彥也來精神支援,並把種源帶回關渡水鳥保護區;在知道就地保留無望的情況下,宜蘭人當初跪在冬山河畔「不要六輕」的精神又呈現出來了,宜蘭人反省,應尊重雙連埤水草的生存權力,並延續它們的生存空間及其生態利益的地位。

91年4月10日、11日、5月7日經過宜蘭社區大學與荒野宜蘭分會舉辦三次【雙連埤生態區的三贏思維】公共論談:針對雙連埤濕地議題進行開放性討論,邀請地主、縣政府、農委會、老師、學員和一般民眾發表意見,提出看法,希望藉由群體的參與,激起大家關心雙連埤遭濫挖的問題。

同年10月12日、27日荒野保護協會志工陳德鴻與宜蘭社大湖泊生態研究社學員進行雙連埤地區生態調查及水生植物移植。義工群將殘存的水生植物移植至羅東運動公園及陳氏鑑湖堂,希望有朝一日雙連埤特有水生植物能再回鄉-雙連埤濕地。

92年10月23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告宜蘭縣雙連埤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終於立一個母法, 讓宜蘭縣政府於94年11月7日公告17公頃的水域為「雙連埤野生動物保護區」,12月6日縣議會通過縣府所提雙連埤湖域17公頃五千六百萬與違章建築和遊憩設備拆除費三百萬共五千九百萬徵收預算,之後並完成法定徵收程序,收回宜蘭縣政府管理。

雙連埤棲地保護的省思
最近由美國前副總統高爾主講,「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掀起全球暖化議題熱潮;以簡單易懂的概念、精確的科學數據、圖表分析及張張真實的照片,提出大自然反撲人類的事實。台灣過去的100年平均增溫速率1.4度,暖化速率為全球平均值2倍,若時間拉近為過去30年,台灣暖化速率為全球平均值3倍。中央大學地科院推估,一旦海平面上升到10公尺,蘭陽平原台九線以東都會沉入海裡變成海口濕地。

濕地環境棲地保留可幫助解決暖化,每一個人都是全球暖化的製造者,也可以是參與解決問題的一份子。我們也該為宜蘭市與20萬溪北人口的市民主要飲用水水源品質與雙連埤的地主、農民、縣府、保育團體等多方協調, 建構一個溝通平台以熱情融化冷漠、用參與回應退縮,做出一個多方共同參與的規劃方向為雙連埤棲地保護的多贏策略。

未來展望
為了宜蘭市與20萬溪北人口的市民主要飲用水品質, 宜蘭縣政府與宜蘭市政府應出面就自來水法【第十一條】自來水事業對其水源之保護,依水利法之規定向水利主管機關申請辦理, 申請主管機關會商有關機關,劃定公布水質水量保護區,依法禁止或限制下列貽害水質與水量之行為,與雙連埤相關的有:

第一項濫伐林木或濫墾土地。

第四項排放超過規定標準之家庭污水,或其總量超過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所訂之標準。

第十二條前條水質水量保護區域內,原有建築物及土地使用,經主管機關會商有關機關認為有貽害水質水量者,得通知所有權人或使用人於一定期間內拆除、改善或改變使用。其所受之損失,由自來水事業補償之。補償願意遷離水質水量保護區的雙連埤地主、或輔導雙連埤農民從事有機無毒農業以確保優質宜蘭市與20萬溪北人口的市民主要飲用水品質。

第三部門台灣濕地保護聯盟宜蘭分會藉此呼籲立法院早日創立公益信託法,早日讓公益團體得以為台灣生態環境復舊工程受公益信託法支援以造福台灣環境。宜蘭社區大學社區關懷社團插頭香為雙連埤濕地自然生態環境永續利用,以公告地價加三成,發動購買下雙連埤土地700坪,將一坪種一棵雙連埤原生種植物的行動,仿效日本宮崎駿龍貓公益行為, 成立雙連埤復舊行動工作假期,協助宜蘭市與20萬溪北人口的市民主要飲用水飲水品質,做生態環境復舊工程。同時幫助解決全球暖化、大自然反撲、拯救氣候危機等問題共同來盡一份心力。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