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工程在國內推行也有好一段時日了,從工程會副主委郭清江大力推行生態工程後,國內大大小小的工程也都流行以生態工法進行設計;久而久之,生態設計變成國內公共工程必備之技法。這股風潮如今也吹到私部門的商業設計,我們很幸運的也操作了其中幾項案例,慢慢的發現生態設計的功能除了可讓環境變的更為自然健康,也更容易為人們所親近,甚至以奢華及商業氣息極重的飯店、豪宅設計,也慢慢轉而朝生態建築與健康建築為主要思考面向。

生態復育設計就其字面上的意義在於提供多樣性物種共同生存的平台,簡單來說,就是回歸自然給其他生物使用,而人們當然也可以使用,但是卻不是方便任何一種物種的設計機制,人們是主動設計的操作者,很容易主觀的因為方便人們使用而忽略其他生物的需求,因此更需謙卑的面對生態設計,最好的方法就是多給生物活動的空間!並且減少人工製品。但是並非一昧的禁止人造設施的出現,只是人造設施的設計,必須符合生態基地特性!

筆者這幾年有幸參與高雄幾處重要濕地規劃設計,包含洲仔濕地、四草保護區、鳳山溪人工濕地、援中港濕地公園等,發現其共通之處在於『因地制宜』,最容易與最難理解的部分都在這四個字,其中甚者尤以濕地規劃中『水』的因子,若把它講到玄處又與『風水』扯上關係,所謂風生水起處,許多好事就會跟著發生,濕地自然是最佳風水的寫照。姑且不論傳統風水所帶來的另向思考,在科學上的印證也頗多論述,最近筆者閱讀幾篇國外文獻發現,所謂健康景觀即『景觀療法』也強調生態多樣性與人的感官關係,一個健康景觀亦即塑造一處健康生態的環境(Being),可以讓人的五感得到抒解。而動手創造(Being)的環境也可有效抒解人的身心壓力,進而達到增進健康之目的。

生態環境的塑造在國內的應用往往有其目的,但是基地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斷的調整也開始有著不同面向的構思,並且呈現著不同地景的樣貌說明其立地的條件,茲分述高雄兩塊濕地公園建構的過程中,如何以不同思維建立其應有的立地價值。

一、生態復育設計的景觀概念∼以洲仔濕地為例

到底什麼適合洲仔濕地的景觀設施?我們丟出了這樣的議題,也開始嘗試著找答案,畢竟努力的鑽研如何做(How to do?)才能讓環境變得更美好!因此,設計團隊開始觀察洲仔濕地花花草草,現況的任何元素都是設計的語彙,最好還能融入現有洲仔的美,並且解決洲仔目前所面臨的問題。

很幸運的!我們找到幾種元素:紅磚、卵石、草皮、壤土、塊石、木頭,以上這幾種元素不斷的在洲仔濕地演出,在洲仔濕地內以不同場景、不同角落以其自信的表情招手!

設計單位看到了,希望這一次的設計能解決以往碎石鋪面在打草時,石子到處亂飛的問題,也能一舉改變洲仔濕地門面與整體意象問題!這是一個嚴肅的話題,我們想到了以蕨類作為生態蔓延的圖騰,讓卵石間隙植草等軟性鋪面取代原本的碎石鋪面,洲仔濕地邱滿星老師曾經表示:『現在的碎石鋪面雖然簡單,卻也造成工作人員清除雜草上的困擾!卵石鋪面以及不規則的花崗石碎片可能是你們可以參考的因子』!當下,我們也開始以現有洲仔濕地的鋪面進行研擬,或許可能設計出來的鋪面仍然不是那麼好走,不過也許仍能展現洲仔的野性之美!

(一)、導覽步道
一個荒野,怎會有舒適的平板鋪面呢?工作團隊成員也不斷的討論開放
之後的導覽步道是否應該是一個很舒服的硬性鋪面?要讓穿著高跟鞋的遊
客進來嗎?還是以樸實的布鞋進入較為符合這裡的自在?既然如此?大膽
以卵石與紅磚相間的野性步道產生了!間隙以植草侵入,填補卵石之間的
破碎;雖知道可能造成行走的不便,但仍僅每隔五米設置一道紅磚平台讓
受盡折騰的雙腳得以緩解,其餘皆是卵石鑲嵌草皮,讓進入園區的每個遊
客低著頭注意踩踏,謙卑得不再昂首。

(二)、湖岸草提區觀察棧道
貿然的在草堤區突出一個棧道,對於設計單位來說,這會是一項挑戰!把原本評價極高的生態觀察區植入一個人工設施物,能不突兀將會非常困難!因此,我們在草堤區模擬了很多畫面,有些志工甚至希望把原有草堤拿掉,直接以棧道呈現!我們卻認為原草堤擁有許多洲仔人的記憶,這裡是大家努力工作揮汗聊天的記憶區,草堤因此保留下來。以沿著湖岸的棧道設計,把觀察人潮帶離擁擠的草堤,也順勢提供一處幽雅的觀察區。

(三)、教育地景區
洲仔濕地解說站的中繼區有兩處,分別以導覽步道連結,其一是地景山丘;其一則是SARS高塔志工廣場區。

1.地景山丘: 這裡是洲仔一處制高點,許多遊客來到這裡習慣圍聚在解說人員周遭聽取解說,始終得站著沒處坐,咸豐草的強勢侵佔讓可以站立的地方越來越少,志工對於本地的維護工作量也是相對的越來越加重。因此,透過地景山丘塊石的圍塑強化觀景機能,也讓這裡能多處一處悠閒且自然的休憩空間。

2. SARS高塔志工區:SARS高塔是洲仔濕地既突兀卻又擁有極高機能的設施物,我們對這樣一處龐然大物的處理也是必須非常小心,礙於經費的限制,我們無法大刀闊斧的把SARS塔軟化,但是我們卻可以提供一處志工凝聚的廣場,所以,我們蒐集了代表洲仔志工的相關圖片,請專業藝術家燒製陶土,記錄在洲仔流汗的一刻,並且提供一處寬敞的平台,讓遊客也能共同體驗志工們的辛勞!

(四)、複層多樣性植栽配置
植栽設計在洲仔濕地佔有重要之比率,我們挑了少量卻近五十種(多樣)原生植栽,並且大膽以實驗性物種,進行栽植,除了複層的圍塑以外,也陸續證明某些實驗性物種也能成功存活,高達九十%的植栽存活率讓包商很驚訝。但是這卻是公共工程很難見到的設計方式,雖然是複層,卻也很難立即達到效果,恐怕還得需要兩年時間來印證是否成功。這也說明了,生態景觀的營造是需要時間來陳香,不是一蹴可幾的。

二、整合性濕地公園的景觀概念∼以鳳山溪人工濕地為例
人工濕地顧名思義乃是經由人工打造的濕地,而鳳山溪人工濕地卻是以生態棲息、淨水機制及人文遊憩之整合性濕地公園。在考慮過鳳山溪濕地有著使用度極強的社區居民活動,把人的因子佔到很大,又因為淨化機制的要求,水體面積也不得太小,加上原有公園黑板樹數量非常之多,且多以成林,使得設計基地有著先天條件上的限制;業主把案子交給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意外發現,原有設計圖僅有七張,建議砍除現況所有阻撓水道的植栽,讓水體部分完全開放,加上硬梆梆的邊坡(混凝土塊石),讓我們非常緊張,尤其在鳳山市地區,要找一塊大面積的綠地實在很困難,又把基地變成臭水塘實非我們樂意見到!

因此,一個整合性濕地的概念開始在設計團隊的腦海裡構思,經過幾次與邱文傑建築師充分溝通之後,他也放心讓我們大膽去修正原有的設計,在與縣府相關承辦及景觀總顧問討論之後,我們採取跟以往不同粗放的設計理念,改以精緻設計手法進行改造,再進一步得到縣長的支持之後,鳳山溪濕地開始找到自己的定位, 以整合性考量的濕地變成我們的設計準則,並且堅持不砍一棵樹的前提下,決定了目前鳳山溪濕地的佈局。

為了讓濕地淨化機制更有效率,我們安排了水體的旅行,讓淨化有著不同程度的去除機制。相對的,邊坡、植被及水的深度也是考量的重點!從蝴蝶山渠以降,水體開始它不同水塘的旅行體驗!分別為深水沈降池、林澤溢流區、生態池、及景觀池等;除了水之外,透過邊坡機制的處理,解決了水生植物不受控制的特性,也讓周邊的花草動物有了多樣性的棲息環境,順勢也強化了人與水的安全性。

我們認為植栽在公園裡有其存在的價值,因此堅持不砍一棵樹,透過水、木及人的對話機制,產生水生風、風拂樹、樹宜人的場景變化提升場域質感。

整個景觀設計採取自然的材質,以石頭、木頭及植栽作為本案設計的主要元素,利用石壩精準控制高程與水體,並且將想像作無限延伸,以『英雄』劇照中水上比武那一幕,作為水榭平台的設計發想,以藤球作為林澤溢流區調皮的主角,讓濕地也能與人互相呼應!

三、結論
健康景觀即『景觀療法』在近年來開始有崛起的現象,從百年前的文獻資料得知確有療癒身心的功效,而濕地公園的功能包含:景觀建築、生態棲息、改善微氣候、遊憩、人文藝術、心靈提升等,無論在身心方面的療癒都有絕大的功能。因此,在健康景觀的考量下,濕地公園確實符合未來公園的趨勢!

近年來,政府大力推行濕地的規劃,校園則有生態池等設計,對於景觀專業者來說必須要更清楚的去作分辨,若純以施做目的作為標準,恐怕很容易失敗!建議仍應挖掘現地條件,再釐清濕地的功能為何?避免多做許多冤枉工。

從洲仔濕地到鳳山溪濕地公園的設計,我們看到景觀操作的思維完全不一樣!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不得不謹慎!從以前的生態工法到現在推行的健康工法,都強調生態機制的運用,規劃人員不得不謹慎以對。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