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80年代自然生態保育觀點常將人類視為是自然生態環境的干擾源,因此,生態保育的措施或保留地常將人類活動排除於自然生態保護地區外;也將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育視為衝突的。這種想法在1990年代後逐漸轉變,尤以「永續發展」理想被聯合國大力推動後,追求經濟、社會與生態的發展平衡成為人類與環境互動的主流路線。而「文化」也成為生物多樣性中「物種、棲地、基因」三大重點外增加的多樣性主題,強調了人類生活亦為自然生態的一部份,尊重人類互動於自然下所衍生的生態樣貌。但如何含納人類福祉的需求,同時得以維持生態運作,「生態系統」( ecosystem)與其所提供的「生態系統服務」( ecosystem service), 如清潔的水、食物、森林產品、洪水控制、自然資源等,成為極重要的自然資源保育與實務操作的內容界定概念。

此種概念與單純強調特定自然物種、棲地的作法不同,而以一完整的生態體系運作為考量,如河川流域的河、土、人、物種;海岸區陸地海洋一體等為系統範圍。

1990年代初,由生態系統為概念發展出「生態系統途徑」( ecosystem approach), 後經生物多樣性公約( Convention on Biodiversity, CBD)採用作為進行整合性的資源清查與策略研擬之方法,包含五大面向的衡量分析,如圖一。

1.生態系統的功能關係:瞭解生態系統動態表現、完整性、健康程度與功能;生態系統提供何種物產與服務;瞭解生態永續性和環境門檻。

2.社會抉擇:規劃應有社會參與;公部門與私人的夥伴關係;決策透明度;釐清各利益關係人的需求。

3.管理實務:採用環境健全的方法;應用永續的操作與照管方式;永續使用的基礎上獲取資源。

4.管理系統:管理工具應有效的平衡及提昇保育管理與永續使用目標;不同層級採用不同的管理決策和行動;管理角色要清楚且可以負責;以資訊為基準進行決策。

5.永續的成果:整合與平衡短、長期下社會、環境與經濟需求;適當評價生態系統的產物與服務;提昇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統產物與服務的永續傳遞

透過上述五大面向分析與運作後匯集於「操作執行層面」,仍需要進行管理的調整、稽核與審核;共享生物多樣性的好處;推動跨部門的合作與考量;推展良善治理、共同意願,及能力與潛力發展。

由上述五大分析面向可知,生物系統途徑方法強調管理環境資源和人類需求,並試圖要平衡人類福祉與生態系統服務之損益兌換關係。而瞭解目前的生態系統之功能狀況是其他面向的進行基礎,社會與管理層面重在瞭解各方需求,管理目標是經由社會參與抉擇的結果,並以進行邁向永續之目標,並水平、上下整合各管理機制。

生物系統途徑被廣泛的運用於聯合國相關組織的計畫中,如教科文組織下的「人與生物圈計畫」、糧農組織的「負責任的漁業行為準則」、環境規劃委員會的「土地使用管理和土壤保育策略」。

但此途徑方法也被批評過於模糊,且有其限制,如不同的時間尺度下對生態系統動態與人類利用之變化性難以評估;需要更廣泛的利益關係人合作,尤其當彼此間缺乏互信、權力失衡及利益分岐時;常會對生態系統的價值評價過低等。對於自然資源的深入瞭解及適當的制度安排是解決這些限制的關鍵。

因此, 聯合國在2001年更進一步採用「世紀生態系統評鑑」(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簡稱生態系統評鑑)以瞭解人類如何從生態系統中獲得的利益,生態系統服務如何影響人類的福祉,生態系統之轉變將如何影響未來的人民;而地方、國家、與全球層次上應如何回應才可有益人類福祉,並有助資源的永續使用。此評鑑的基本原則包括:

1.整合土地、水源、生活資源之管理,使之可以公平的保育並持續使用。

2.生態系統途徑必須應用適當的科學方法,如生物體層次、生物的架構、過程、功能及生物體與環境的互動。

3.必須認可人類,具有不同的文化差異性,是許多生態系統中的組成元素。

4.提出行動優先順序,指認回應選擇,使之可以達成人類發展與永續目標。

5.利用此套方法,建立個人及制度能力。

生態系統評鑑的分析內容與程序包含三個主要步驟,請見圖二。

第一步驟的分析著重於理解生態系統與人類社會
為了促進評鑑複雜的生態系統,先將生態系統進行分類;而生態系統服務則依其功能歸類為提供、規制、文化與支援的四類。其次,指認人類社會與特定的生態系統間之關係,必須找出人類福祉受到生態服務所影響的要素,如健康、生活、文化與公平;同時也應指認人類活動對生態系統與服務提供之衝擊,如人口成長、消費與治理方式等。接下來,找出影響生態系統與服務的直接與間接因素,與因素間的交互作用,例如人口性質的改變間接影響土地使用,土地使用卻直接衝擊生態系統,或是間接的影響社會價值與制度方式。隨後,選擇可以反映出生態系統狀況、服務與人類福祉與驅動力等四方面的指標,如生態系統服務提供食物,則潛在生態系統指標則是耕作面積、服務指標為食物生產數量、人類福指標為營養不良、而驅動力指標為人口成長。這些指標可以用於後續的分析。

第二步驟評鑑生態系統與服務的狀態與趨勢及其對人類的衝擊
透過上述指標資料蒐集後評鑑狀態,以現有的狀態為重點,但亦需考量其年度間的變動性。之後,將此生態系統狀態所呈現的數據,如水、土壤與森林等,轉譯成對人類社會的衝擊變數,如健康、生活、財富、安全等。經常,一項生態服務可能衝擊多項人類福祉;而生態服務間也存有損益兌換;而該服務如何分配於不同的社會群體也需要審慎考慮。

最後步驟針對上述的資料收集與解釋,提出相應的作法
理想上,要提出中、長期的趨勢方案,回應可能的生態系統重大轉變,發展回應策略。也即,找出一組最有可能的發生的生態系統、服務與驅動力之未來場景。針對此可能場景提出回應選擇,指認何種方式可以避免生態系統的持續敗壞或回復耗損的服務機能。這包括評估過去的回應方法、建議政策制訂指導原則,並且要保持回應策略符合未來場景之需求。透過生態系統評鑑仍有許多未確定處,則需透過溝通、清楚的指認各層級的不確定性。

透過生態系統評鑑工作,已清楚瞭解過去五十年,人類生活需求對自然資源使用大增,已迅速地改變了許多生態系統,造成許多無法逆轉的生物多樣性喪失與生態系統服務的失調。生態系統評鑑與過去方法不同之處在於:

1.此評鑑工作是全世界最廣泛的社會與自然科學家彙整知識後所產生的共識結果,以作為後續決策之用。

2.提出生態系統服務與人類福祉連結的研究,易於瞭解生態系統的改變如何對人類產生影響,此對於融合自然、社會、經濟資訊進行決策大有助益。

3.透過大規模的資料蒐集與分析,此評鑑工作有四項重大的新發現,挑戰後續生態保育工作:

生態系統服務失衡:單一的生態系統服務已被檢視,但透過全面大規模的稽核,發現地球自然資產中有60%的生態系統服務處於耗損狀態。

非線性的轉變:生態系統評鑑為第一個提出生態系統正在以非線性的(加速、突斷)方式改變,且這種改變對人類會有重大衝擊,如帶來疾病生發、水質突變、海洋水域中造成「死區」、漁業崩潰、區域氣候的移轉。

乾地系統轉變大:雖然全球主要的生態問題在熱帶雨林及珊瑚礁,但最重大的改變與挑戰在於乾地(dryland)生態系統,顯示出其特別脆弱,但卻是人類人口增長最迅速的地區,但生物生產力最低,而貧窮卻最盛行。

生態系統營養過量:透過評鑑,決策者已重視氣候變遷與棲地消失的問題。而生態系統評鑑發現營養過量則是主要的生態改變驅動力之一,且此問題將在未來數代造成破壞性結果,需要現在採取行動制止,目前在各國或國際上的關注不足。

本文簡介現有生態保育的新衡量工具,而這些工具強調生態系統與人類間的關係,並尊重文化在生態保育的重要性。國際潮流中,社會對選擇生態保育方案的參與及瞭解,在未來的管理或制度設計上具關鍵的意見或執行角色,以促進保育工作的效益。也即,自然保育已跳脫過往的土地使用圈圍、隔離,政策單一與侷限性,而應朝向納入使用者、利益相關者的需求考量,方能提出有效的管理與回應策略。

資料來源
1.CBD Sybsidiary Body on Scientific, Technical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 2003; Ecosystem Approach Annex 1.
2.http://www.millenniumassessment.org.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