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仔地區的人文與歷史

文.攝影/ 蔡義雄

相對於左營舊城、埤仔頭街、文廟等同樣是蓮池潭風景區的景點,「洲仔」在古代的典籍中很少被提及。直到居民長期忍受政府禁建政策所招致的民怨與抗爭,以及市政府在洲仔設立「濕地公園」後,一般人才開始注意它的存在。不過大多數的人對洲仔地區卻一知半解。其實這裡蘊藏著珍貴的資產值得我們去探索。

對於「洲仔」地名由來的說法雖然有多種,不過應與地形的變遷比較有直接的關係。明鄭時期在高雄設立萬年縣(州),並設有前(前鋒尾)、後(後勁)、左(左營)、右(右衝)等營地作為防衛與屯墾的重鎮。清朝時期則設置鳳山縣署於左營的興隆莊,並且建築了臺灣第一座城牆即左營舊城。當時半屏山南側佈滿水田,後來清朝疏濬蓮池潭,並且在周邊興建水利設施,潭的東北側堆積不少淤泥,從舊城向東北方看彷彿一片沙洲浮出於蓮池潭上,於是當時的人稱呼該地區為「洲仔」。

此時洲仔的範圍大致包括現今半屏山的西南側、蓮池潭以東至臺鐵縱貫線東側,以及新庄仔路以北的地方,光緒十八年(西元1892 年)的《淡新鳳三縣簡明總括圖冊》中即有興隆外里管轄「洲仔庄」的地圖,光緒二十年(西元1894 年)的《鳳山縣采訪冊》也記載「洲仔庄」屬於興隆里所管轄。目前洲仔地區隸屬於高雄市左營區尾北里。

庄民的生活
根據洲仔地區耆老的說法,洲仔地區徐姓與洪姓兩大家族是較早遷徙至此的居民。徐姓家族來自大陸泉州,原本遷徙至左營的桃仔園,後來再遷徙至本地。洪姓家族則由鳳山縣的赤山地區遷徙至此。接著是黃姓家族從桃仔園地區遷徙而來,可能的原因是人丁增多,而當地腹地狹小不利於農耕因而來此發展。到了日治時期,因日本人在半屏山設立軍事要塞,於是原本居住於半屏山山麓的李姓家族有部分人乃遷徙至此發展。

以前庄內雖然曾經流傳「跛腳進士」、「十八差役」的故事。不過目前尚無文獻証實洲仔地區在清朝時曾經有人得到功名,並且在政府部門身居要津。唯有日據時期黃姓家族在庄內勢力龐大,黃方曾經擔任過「保正」的職位。

這四大族群主要居住於洲仔巷內的古厝中。以前洲仔地區的環境主要是由水田所構成,居民世代以務農維生,水稻是主要的農作物,蓮藕、芋頭、蕃薯為副產品。蓮池潭曾經盛產菱角。大約三十多年前因養殖漁業的關係,菱角逐漸減少生產,甚至於消失。洲仔居民乃自臺南引進新品種,並且在農會輔導下研發新品種出來,後來成為當地最重要物產,並且推廣至附近地區種植。左營地區散佈的菱角田面積比以前更廣,紅冠水雞、水雉等水鳥常活動其間。

走進庄內古厝中仍然可以看見不少老舊農具。像處理稻穀的風鼓,汲水用的水戽斗,犁田用的手耙等等,看到這些農具眼前乃出現先民胼手胝足辛勤工作時的景象,以及敬佩先民生活在大自然中的智慧結晶。而徐家古厝的大榕樹與蓮霧樹兩株百年老樹則與本庄居民的宗教信仰、休閒生活、田園野趣等息息相關。

蓮池潭是主要的灌溉水源。清朝時為了解決舊城居民缺水問題,先有知縣宋永清在康熙44 年(西元1705 年)疏濬蓮池潭作為蓄水之用,後又有曹瑾在道光24 年(西元1844年)開發新圳(如洲仔洋圳)引下淡水溪(高屏溪)的水入蓮池潭,再以蓮池潭的水來灌溉周邊農田。當時蓮池潭不只是洲仔地區灌溉用水的來源,其淤泥也成為建土埆牆的主要建材。至於居民日常用水則取自古井。庄民教育方面的記載始於日治時期。當時村民接受教育皆須至舊城公學校(即後來的左營東國民學校,今日的舊城國小)就讀。日本人於1900年(明治33年)利用文廟的舊址成立舊城公學校,作為舊城附近居民幼童教育場所,洲仔地區的幼童也須至此上課。

民國45 年起半屏山東南側開始有建台、東南、正泰等三家水泥公司設立,吸引了其它地區居民來此地就業。為了解決那些遠離家園員工住的問題,水泥公司在工廠附近設置招待所提供給他們輪值休息之用,洲仔地區的北部也曾經有建台水泥公司所設立的招待所。尤其民國55至57年間,庄內北邊蓋了不少兩層樓的連棟透天厝,這裡後來成為水泥公司員工的主要居住地,也是全庄居民最多且最密集的住宅區,房屋的建築景觀,以及居民的生活方式與庄內古厝區有很明顯的不同。

與洲仔庄內舊聚落的生活環境比起來,清水宮的建築似乎富麗莊嚴多了。它是庄民的信仰中心,感情連繫、訊息交流的重要場所。三十餘年的禁建政策,洲仔居民內心的苦悶、委屈乃寄託於虔誠的宗教信仰上來舒緩內心不滿,因此即使庄內人口日益漸少,生活品質不佳,居民仍然群策群力重建清水宮作為庄民精神標的
物。

談起洲仔庄人口減少,發展落後的原因,早期民間的傳說是:洲仔庄民因「人才濟濟」受到鄰近庄民嫉妒因而有人在龜山(一說蛇山)埋了枯骨、大鼎、簑衣、石車後風水被破壞所造成。另一傳說是庄內以前在夜晚時若有「午夜巨響」,隔天就會有人死亡,於是庄民恐懼乃紛紛遷離。

實際上真正造成聚居沒落的因素是民國58年起高雄市政府因實施都市計畫將洲仔地區規劃為公園用地,以及民國71年納入「整體開發計劃」的範圍。影響所及有三:一是政府先後向當地人民徵收土地作為公園用地,致使田園景觀改變,居民在庄內真正具有農地務農者已經很少;二是因禁建與限建政策導致原本就空間狹小、設備簡陋的古厝無法重建以容納更多的人口,以及改善生活品質,於是人口紛紛外移。目前庄內古厝的主人有的已經遷徙它地,或將古厝租給他人,或閒置任其荒廢,庄內人口結構呈現老化現象;三是長期的政策限制,致使居民對庄內前途無確定感,對政府施政也不信任,民怨時起,甚至無心保存珍貴的文化遺產。

舊聚落的建築特色
由於長期限建政策,洲仔的古厝仍然有許多被保留下來,這些古厝也是最能展現洲仔地區建築美的地方。約四米寬的洲仔巷是主要巷道,除了部分屋宇因毀於風災而修建外,古厝大部分位於狹窄巷道內。

位於洲仔巷17號徐宅蓮霧樹旁的殘存護龍是庄內屋齡最老的古厝,約有一百多年。不過因年久失修已經殘破不堪,令人扼腕歎息。目前保存比較完整而且有人居住屋齡約百餘年的古厝是位於洲仔巷33號的黃宅。洲仔地區位於半屏山西南方,可能也是基於風水因素,或規避冬季東北季風的侵襲,庄內古厝正門除了李家古厝座東朝西外,皆座東北而朝向西南。

這裡古厝的建築格局可分為三合院、單伸手與一條龍三種,其中以三合院古厝居多。三合院是以正身與護龍組成「ㄇ」字形的建築物。觀察這些建築物可以明顯發現富含傳統的倫理關係,如長幼有序,左尊右卑的文化傳統。

洲仔古厝的屋頂形式屬於硬山頂閩式建築。有兩個落水坡: 即有朝向中庭的陽坡與背向中庭的陰坡,通常陽坡的屋簷高於陰坡,屋坡的長度則短於陰坡。

硬山式山牆是這裡典型的古厝側牆。其上半部為三角形,下半部為矩形。山牆的鳥踏清一色皆砌成一道「一」字形。山尖部分則有「懸魚」的裝飾品,紋樣大多是一些象徵吉祥的物種。馬背又名馬脊,本省匠師稱之為箍頭,是指垂脊與正脊的銜接處呈鼓狀的凸起。馬背的形式多樣化,洲仔古厝馬背的主要形式是直形馬背。

建築經常會受到氣候的影響。洲仔庄流傳一句俗語:「正月初六,洲仔寒死親家公。」正月初六是清水祖師的誕辰日,庄內會宴請親朋好友,不過時因值寒冬,故有此諺語的流傳。洲仔居民為了阻擋冬天的寒流,以及夏天的颱風,古厝正身的大門外另加上一附件,即「風門」,形成富有地方色彩的建築特色。

未來的發展
古厝、老樹、古井、菱角田、水鳥等是昔日洲仔地區珍貴的資產。然而隨著都市的發展,菱角田、水鳥已逐漸消失,古厝、古井任其荒廢,這些融合自然生態與人文景觀的消失是市民資產的一大損失。因此如何讓這得天獨厚的優勢條件在洲仔地區重建或保留下來是當今社區發展的主要課題。

就地理位置而言,洲仔正位於蓮池潭風景區與高鐵左營站之間,附近又有快速道路等便利的交通網,其未來的發展潛力不言可喻。因此如何規劃洲仔地區成為兼顧自然生態與人文景觀的特色正是政府與社區居民營造社區發展的重要方向。

民國92 年「濕地公園」的成立讓水生植物與鳥類、蛙類等動物在此繁衍,洲仔的自然原貌有機會重建。未來都市計畫的推動中,對於舊聚落保存尚完整的古厝政府應協助加以維護、管理,讓珍貴的遺產能保留下來;至於庄內的文史資料則需要民間積極地努力搜集、整理。期待未來洲仔地區能在政府與民間的協力合作下,鼓勵居民主動積極參與庄內的活動,並且激勵居民的社區意識,進而關心社區環境,塑造社區文化特色,拉近人與人、人與環境間的關係,並且從中產生認同感、歸屬感而樂於生於斯,長於此,以身為洲仔人而感到榮耀。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