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傳奇的生態樂章─ 洲仔濕地公園的誕生

文/ 曾瀧永
圖/ 濕盟檔案照片

洲仔濕地佔地約1 0 公頃,位於高雄市左營蓮池潭畔的公園預定地。(圖中之紅線區域)

 

歷史背景
洲仔濕地公園屬於都市計畫中的左營一號公園,簡稱「左公一」,面積約十公頃,由於洲仔社區的長期禁建與土地徵收過程的爭議,導致左公一公園的規劃一直陷於難產。

由蘇南成市長時代的「民俗技藝園區」,到吳敦義市長時代回歸一般公園設計,建設局與工務局皆曾各別委託規劃公司設計,規劃原生植物園式的公園規劃,內有原生植物、水池及步道的設計,但無荒野型的生態設計。

直到謝長廷市長任期內,為加速城市景觀與公園闢建,決定配合翠華路及高鐵車站興建,乃針對左公一公園進行地上物補償與土地徵收工作,擬先興建簡易公園,填土鋪草坪與植樹,可謂一波三折。

在簡易公園規劃階段,由於高雄鳥會林昆海先生的努力爭取,市府同意保留約1 公頃左右的水田,栽植菱角,做為濕地,讓紅冠水雞等水禽可棲息,並保留左營地區早期菱角田的意象。

濕地公園的催生
濕盟前秘書長謝宜臻,由於在台灣日報擔任記者,主跑工務、府會路線,得知此一消息後,覺得以林欽榮局長的膽識與謝市長的作風,應可更積極爭取,比照以前美術館二期工程爭取人工湖,重建內惟埤的作法,爭取將左公一全部面積闢建為濕地公園,大面積的濕地,才能發揮實質性的生態功能。

她邀集邱文彥、楊磊、梁世雄、邱滿星、古靜洋、王健得、劉清榮等濕盟會內學者與規劃專家,規劃洲仔濕地公園的草圖,對外則邀集文化愛河協會、高雄鳥會、綠色協會、柴山會等長期合作的綠色團體,共同來努力爭取濕地公園的設立。

取得綠色團體共識後,由她出面找林欽榮局長,向林局長報告綠色團體的構思,林局長現勘後,馬上贊成濕地公園的想法,並要求工務局配合修正公園規劃,初步同意在他權責內,將水域面積擴大為3 公頃,栽植水生植物做為濕地,並做隔籬設施。

整個園區做為濕地公園乙事,由於茲事體大,必須由市長做最後的裁決,本案市府內有不同意見,傳統派認為左公一位於蓮池潭風景特定區,應規劃較多觀光遊憩功能,不宜全部做為濕地公園,濕地公園應僅限於一期範圍,畢竟在都會區重建人工濕地,在當時是十分冒險的做法,因為公園內設置荒野型的濕地,成敗與管理問題,都非一般公園管理人員所能承擔。

在宜臻探得市府內部的可能變數後,為化解壓力與疑慮,濕盟乃向市府承諾,願採用認養方式,由濕盟籌措財源認養,市府僅需協助圍籬、水池挖掘、引水系統等硬體建設,內部水生植栽及養護由濕盟來做;至於園區細部規劃,則比照倫敦濕地公園方式,採分年分期方式,以五年時間,由濕盟提供規劃構想,交由市府委託設計及發包。


在向謝市長簡報前夕,為了增加濕地公園對市長及市民的吸引力,臨時決定加入「水雉返鄉」這個主軸,做為洲仔濕地公園闢建的主要訴求,並請拍攝水雉多年的彩綢趕工剪輯10分鐘的官田水雉復育成果短片,供市長了解水雉之美與復育的意義。


謝市長聽了簡報後,十分讚賞,立即同意左公一朝濕地公園方向規劃,以及NGO團體進駐認養,並要求市府局處全力配合協助相關工程事宜。不過後來在法令的考量下,洲仔濕地公園的定位,仍被附加但書,定義為「實驗性濕地公園」,認養期為兩年,意思是如果做得不好,市府將終止濕地公園,可能變更為其他用途。

由理念到實踐
市府同意後,接下來的煩惱就是籌措經費了,估計洲仔濕地公園一年的工作及維護經費要一百萬元,以及許多志工的參與。偏偏當時濕盟主力在台南,高雄地區會員為學者及專業人員,完全以公共政策、學術為主,並未有專職及志工可運用。

經費的部份在濕盟總會撥款30萬元,以及邱滿星、許玲齡、楊博名、江景星等濕盟長期贊助者協助募款及捐款後,有了70萬元的基金而獲得解決。


 

 

 

 

 

 

 

 

 

 


 

 

 

 

 

 

 

 

 

 

專職則剛好莊孟憲願意協助,新婚的他每日開車由台南或雲林老家至洲仔上班,另外請洲仔當地世居的柳藏先生來協助栽植水生植物,由於工作站尚未落成,他們僅能躲在榕樹與芒果林下辦公。

幸好後來經由宜臻介紹,借用原生植物園旁阿善的個人工作室落腳,總算有了起點。阿善也由那時開始與濕盟及洲仔結緣,對洲仔濕地付出兩年的心血;他與孟憲的投入,對洲仔早期的工作幫助甚大。

志工部份,由於濕盟會員不多,因此初期仰賴各個社團的共同協助,像左營舊城文化協會、社區大學、長鬃山羊俱樂部、台南濕盟解說組、荒野協會高雄分會及大專院校學生如:高醫、中山、崑山、長榮、成大等大學的環保社團,共同協助,才能將洲仔一步步的構築起來。

經由阿善的不斷努力,隨著貨櫃屋的落成,以及水生植物經半年的奮戰,克服福壽螺危害後,逐漸欣欣向榮,展現迷人的風采,讓洲仔濕地開始獲得肯定。公共電視台記者林佳穎並以影片「公園革命」為題做專輯介紹,讓洲仔開始有了名氣,並吸引更多志工的投入。

同年底,在邱滿星與邱文彥「雙邱」的共同合作下,洲仔濕地以「公園革命─水雉返鄉計劃」為主題,報名參加福特保育暨環保獎,獲得首獎殊榮以及一百萬元的獎金贊助,終於讓洲仔濕地開始步上坦途。

結語
洲仔濕地公園的催生,由提出構想到拜會市府提出訴求、獲得市府同意、變更公園主軸與設計、完成基礎建設、到濕盟進駐開始認養,僅花費短短的半年時間,這在台灣的環境社會運動史上,大概空前絕後了。濕盟十年的社會運動經驗累積,遇上林局長的積極,與謝市長的大度,才有機會譜出這個打狗傳奇!

BACK

下載PDF檔(有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