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米


鄭秋花

1998年夏我至西班牙Leon大學進修西班牙語,課程結束後到馬德里,逛博物館、逛街並稍作採購,來到這家名叫“El Corte Ingles”的百貨公司,據說此公司原是家裁縫店,標榜其雇用英國裁縫師,故店名稱為英國式的(Ingles)剪裁(Corte),裁縫師們手工精細,故生意興隆,演變至今成為西班牙最大聯鎖百貨店。
   
我走到超市部打算買點吃的東西回去,貨架上看到一紙盒,寫著“黑米”,腦中浮現著在台灣餐廳中常見的黑糯米做的甜點,是我的最愛,我想“黑米”就是黑糯米吧,看看價錢並不貴,台灣還買不到黑糯米哩,便買一包回家準備試做甜點黑糯米糕。
   
回到台灣,馬上學校開學了,便忙著教職兼家事,暫把黑米丟在一旁,過了一段時間,有個假日,拿出那盒黑米準備試做甜點,打開紙盒卻看傻了,明明外盒寫著黑米怎麼內部是一小包白米?真是掛羊頭賣狗肉。
   
不過盒內還附一個罐頭,打開一看,是由墨魚肚中黑汁煮出的黑色液體,還附個菜單,如何白米投入黑汁煮成黑飯。既買之則煮之,我照菜單所述烹調,不過我知家人不會嚐試這種黑飯的,便只投入少許白米而煮成黑粥。那鍋墨汁似的黑粥我懷疑它能不能吃?家人沒人敢吃,最後還是節儉的天性給我的勇氣而決定試吃一口,其實味道還不錯啦,結果它們全入我肚子了,而且也沒吃壞肚子。
   
1999年夏我再到西班牙遊學,這次我到Santander, 朋友瑪利亞也回故鄉畢爾包渡假,兩地間只一個小時車程,有個週末她便請我到她家做客兩天,由她導覽該市和附近小城“桂尼卡”的風光,並請我到餐廳吃飯,她決定點些較具特色的菜,其中有道是Calamares en su tinta,即墨汁小卷,小隻的小卷肚中塞滿小卷的爪及其他小卷而成一個個肥胖的小卷在墨魚汁中,盤中濃濃的墨魚汁使我想起小時上書法課前老師叫我們先磨墨,我們就在硯台上用力磨出濃稠的墨汁,還比賽誰磨的濃。我一再懷疑地問瑪利亞它可以吃嗎?瑪利亞信心十足地說可以啊,並示範地以叉子叉隻小卷沾墨魚汁吃,然後又拿片麵包沾墨魚汁吃。我想在台灣時有些食物她都不吃的今天卻吃起墨汁了,便勇敢地試一口,果然味道不錯,那盤小卷我們就平分享用了。
   
2000年夏我再到Santander遊學,住同一房東家,房東似乎更窮了,天天餵我馬鈴薯,Tortilla(馬鈴薯煎蛋)本是我喜歡的西班牙食物,現在讓我吃得倒盡胃口了,不然就是馬鈴薯湯或馬鈴薯沙拉,過了一個月的馬鈴薯餐讓我苗條了三公斤。不過偶而也有不一樣的菜,有一天她就煮了這種墨魚汁小卷,我大喜過望,並問她是否把小卷肚內墨汁拿來煮出這盤菜?她說那是不夠的,她另外買了一罐墨魚汁才能做出濃稠的墨汁小卷。
   
2001年夏我改到巴塞隆納,這次住宿惰況是午餐自理,讓我有機會外食,房東夫婦勤儉經營家Casa de Huespedes,即民宿,對房客則很大方,每天供應我們豐盛的早晚餐,所以午餐我大都隋便吃吃,省點時間來寫作業,以便寫完作業安心參加下午的參觀活動,不過偶而也到餐廳吃飯,有些餐廳外掛著精美的菜色圖片,我看我所喜歡的Paella,即用平底鍋煮出的海鮮飯,過去我只知那種加紅花煮成金黃色的海鮮飯,現在我明白了,它還有一種就叫黑米Arroz Negro的海鮮飯,就是不加紅花而改加墨魚汁煮的,原來他們的黑米是用墨魚汁染黑的飯。有一次我和朋友到餐廳,我們便點了金黃和黑色海鮮飯各一鍋然後共同品嚐。
   
有一天我到瓦倫西亞旅遊,決定依房東的建議吃個當地的海鮮飯,因Paella是發源於此的,中午我還是隋便吃吃以省點時間來參觀各博物館,我預留一小時餘回到車站準備利用侯車時間享用海鮮飯,找間車站旁的餐廳,向侍者說我要黑米,侍者猛搖頭,我說外頭菜單有黑米啊,原來西班牙晚餐時間是九點以後,現在是Merienda下午點心時間,只供應Tapa類小菜,我的火車八點開,只好選兩碟Tapa當晚餐了。
   
聽說現在台灣也有小吃店賣墨汁粥哩,我也曾看電視食譜有墨魚汁做成黑色義大利麵,煮熟配上大隻的小卷去皮切成圈,挺黑白分明的,還說墨魚汁含很多養分哩。
   
最近我在假日農市買到一小包黑糯米了,改天有空將試做黑糯米甜點。不過下次去西班牙時說不定會買兩罐墨魚汁回來試做黑色海鮮飯和墨汁小卷哩。基於賺錢商機,我有個主意,我們台灣不妨在墨魚送進市場以前把墨魚汁取出搜集製成罐頭,外銷西班牙。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