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1年02月號第33期
濕地復育與洪水防治

文/洪清坤

    復育就是對於已經急劇減少之族群或劣化的棲息地尋求復原方法,進行改善措施以增加族群量或恢復較好棲息地環境的工作。實際上,復育就是強調生物與生態的多樣性,而濕地就是水與土的緩衝帶。因此,復育與水脫離不了關係,而大部分的濕地復育就與河川復育畫上等號。

  台灣河川河短流急,地形崎嶇多變,山地面積十分廣大幾乎貫穿全島,山區全年降雨量豐沛,造成氾濫平原以及世界少見的地形景觀。統計14處海岸濕地及2處內陸濕地(不包含其他小型濕地與人工濕地),台灣天然濕地共計11896公頃(海岸濕地11356公?,內陸濕地540公?),這些濕地與河川關係密切。因此河川復育必定要以濕地防洪,滯洪池或滯洪區為濕地防洪之一種。

  台灣水害經統計有如下六項特徵:

1•颱風與豪雨
2•河短流急
3•極大的降雨強度
4•超大的洪比流量
5•地盤下陷與窪地淹水
6•水資源分佈不均等(農委會網站)

  要防治水害只有將屬於河川的地還給河川,讓出行水區不與水爭地。台灣人口密集經濟過度發展,山坡地與洪水平原過度使用,甚至將基隆河彎道取直;人的腸子彎彎曲曲就是在幫助消化,河道彎彎曲曲就是在消化水的流量,河流截彎取直使水流順暢,水流速度加快無處宣洩,再高的堤防也會決堤。

  濕地是水與土的緩衝帶,河流經過濕地貯留作為補注地下水,日後再慢慢釋出,就好比森林具有緩和洪水的功能,讓雨水涵養在地層中緩和水的流出。濕地尚可穩定泥沙,調節當地氣候。但是濕地新建若沒有水源談何容易,因此人工濕地多以廢水排污之二級處理為目的;社區興建濕地兼為景觀休憩為目的,則以經過初級處理之家庭污水為濕地水源較為適當(防止臭味釋出),若有河川流經社區,人工濕地之興建最為理想,防洪休憩景觀一舉數得。

  每一塊土地都可以蓋房子,但是每一塊土地卻不一定能用來建造濕地;因此現在或曾經為濕地之土地,只要水的來源仍然存在,濕地復育就有可為;河川邊坡及其附近的濕地具有防洪、穩定泥沙、地下水補注等功能,應列為優先復育的目標。海岸濕地(或河口濕地)具有防止海岸線後退、防止陸地地下水鹽化的作用,也應列為優先復育的對象。在濕地規劃中,應特別注意利用土生植物與適宜當地植物棲息繁殖的條件。

  因為人的自私心作祟,以及不容許在自家後院蓋垃圾場的心態,對沒有切身關係的諸多設施多顯得較不關心,因此感潮性濕地及河川濕地對大眾而言(以及大眾常具有健忘性),濕地復育就有賴熱心保育人士之推展。其實法令制定應列為優先項目,但立法諸公常為俗務及例常工作所牽絆,再加上關心保育人士大多對政治沒有興趣又常常使不上力,造成法令制定有感不上潮流的現象。

  高雄市在七一一水災遭逢歷年來最大的財產人身安全損失,主要就在其原本的濕地上遭填土,造成大自然力量的反撲。我們從高雄市的舊地名中就可看出其低窪地特別多,如凹仔底、灣興里、內惟埤等名稱,皆意味著地勢低窪,但是內惟埤經填土興建成現在的美術館,大湖泊由30公頃剩下不到5公頃;本館埤面積7.73公頃經過多年開發填土目前已無濕地存在,七一一水災造成附近車輛全遭沒頂(台灣濕地27期)。主事者視濕地如棄地,政治人物又一味地討好選民,堤岸一再地加高,人民又都是一群健忘者。大家忘了大都市早期是洪水平原,沒有滯洪區又將濕地填土傾倒垃圾,一再地與河川爭地,最後還是遭到大地的反撲。

  濕地復育其實並不難,而且又可從濕地健康與否偵測出環境是否出問題。因為濕地若出問題可以從“鳥況”預先知道。

1•都市排水等只要不是重金屬污染嚴重的話,可以直接由濕地作處理。就像日本發展都會區小型精緻人工濕地(compact constructed wetland),以解決都市工地較難取得的困境,此種人工濕地佔地面積不大,但其處理污水的效果卻很好(楊磊,〈取法日本對人工濕地生態工法之經驗〉)。

2,濕地復育並不需要大量改變現有的土地使用。例如河川河堤受損害,只要將新堤往後移,留給河川更大的洪泛空間,使其發揮洪水平原的功能,即能降低洪水對人民生命財產的影響。

3•將河川的土地還給河川,不與水爭地。住居遠離集水區,遠離河階地,平時若於此地耕作水稻田(亦為濕地的一種),但不破壞河川之自然地貌,此也是一種可以為河川所忍受的經濟效益。

4、濕地復育的觀念,應該深入研究,應該推廣到山坡地保護區,海岸保護區,水源涵養林的保育,尤其是人工濕地更應該推廣到都市排水,社區排水上面去,兼具廢水排污與景觀休憩功能。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