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12月號第31期
親水設計的省思

文/林憲德

■冬山河症候群

  近年來,台灣都市景觀界對於水岸環境建設刮起了一股歪風,那就是「冬山河症候群」。這症候群是感染到宜蘭冬山河親水公園的震撼,而以幾近瘋狂的方式席捲全台。滿載阿公阿婆的遊覽車,一車車擁進冬山柯去朝聖,許多厝場也打著冬山河作為房地產廣告。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各縣市政府,只要境內有條河川或溪溝,就有人吵著要建設冬山河式的親水公園。從高雄的高屏溪、台南鹽水溪、嘉義八掌溪、到新竹頭前溪都喊出建設冬山河的口號,甚至連台南市運河也要立志變成冬山河第二。而景觀設計界也瘋狂地到處挖水池,抄襲冬山河公園的洗石子、砌卵石、嵌花釉磚作為設計圖案。有些甚至以銅筋水泥在海邊沙灘上另闢噴泉水景,先破壞目然生態,再創造所謂的親水公園,這種瘋狂的「冬山河症候群」甚至已到了「冬山河公害」的地步。我真想說:「請饒了我吧!冬山河」。

■冬山河親水公園是不良生態設計惡例

  許多人的一窩「瘋」,本身卻常不知所以然。筆者常抓著稱讚冬山河親水公園的人問:「冬山河到底好在那堙H」。許多人遇到這一問題均感到一片錯愕。他們所驚訝的是:為何連專家與達官貴人均引以為豪的冬山河,會受到質疑呢?本書就環境生態的觀點來看,認為冬山河親水公園是一件很失敗的設計例子,其原因如下:

冬山河親水公園為過份裝飾的戲水設施

  除了龍舟及國際賽船的船塢設施之外,冬山河親水公園實際上只是游泳池、噴水池的戲水設施公園而已。當然就商業娛樂設施的角度來看,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設計。但是其設施都是以洗石子、砌卵石、嵌磁磚等超繁複的手工堆砌而成,違反力學造形的洗石子Rc跨橋、五色玻璃的花式涼棚、磁磚拼花的龍舟看台簡直像是熱鬧的兒童樂園。整體而言,它只不過是,個過份裝飾、過份造作、過份人工化、過份浪費建材、違反地球環保的戲水設施而已。

冬山河親水公園是不良生態設計的惡例

  水域環境本是動植物生態最多樣化的地方,良好的水岸環境設計就應該盡量保有自然護岸形態,在兩岸應該盡量保有當地原生喬木、灌木林帶,岸邊應該讓水草叢生,落葉、流木得以漂留兩岸,青苔、藻類得以隨處生長才好。然而,冬山河親水公園卻是一片人工RC打底的戲水池,水泥化設計的護岸,完全破壞了寶貴的水岸生態,簡直是一個生態設計上的惡例。

冬山河親水公園模糊了河川治埋的本質

  大家也許忽略了,冬山河的河川冶理成果,其實遠遠超出現在大家所風靡的親水公園設計。數十年來每逢大雨必淹水的冬山河沿岸,經過水利處數十年來的整治,沿岸河堤尚以自然植生堤防治埋,不但根絕了水患,也使龍舟得以在其中競賽、也讓沿岸景觀增色不少。而在親水公園旁由公路局設計建造的鮮紅色拱形鐵橋,與河川藍帶綠地形成美麗的對比景觀。但荒唐的是,現在許多政府官員與專家,竟然搞不清冬山河的河川治理與其親水公園是兩回事,許多人甚至誤認最美麗的紅色拱橋是親水公園中的設計。在景觀與生態設計觀點上,筆者認為冬山河的河川冶理與拱橋設計顯然優於親水公園,但是一般人都誤把所有功績歸諸於最不環保的親水公園設計,十分可悲。

  本書本來以論述生態設計為目的,親水設計原非本書關心的一環,但足面對最近瘋狂席捲地方建設及景觀設計界的「冬山河症候辟」,有感於生態設計精神受到扭曲,不得不略表意見。戲水設施本來應設到都市的人工環境去,冬山河親水公園先破壞寶貴的水域生態,再叫人穿泳衣、戴泳帽坐遊覽車來鄉下戲水,顯然是生態的反曲教材。冬山河親水公園雖然作為台灣娛樂設施的一例亦末嘗不可,但瘋狂到被當作生態環境設計的祖師爺,顯然已形成嚴重的環境公告。

■親水設計也可以兼顧生態

  冬山河親水公園這種過份人口化、裝飾化的親水設計,是1970年代日本經濟高峰期的獨特產物,是地狹人稠、休閒設施不足國家的遊樂設施,雖然有些口本的親水設計例也重視生態設計,但是一般大眾對它已形成噴水、泳圈、放船、打水戰的刻板印象,對生態教育已產生不良影響。有時為了在親水公園偽裝自然,故意設計了大量巨石,造成施工者不得不盜採溪石或開山鑿石,造成更大的環境破壞;例如日本有一陣了風行亂石砌成的親水設計而需要大量砂岩朽,造成日本採石場挖光了整座礦石山;又例如設計大量花岡石的羅東運動公園,就造成秀姑巒溪巨石被盜採。如此的自然設計,不要也罷。日本的生態設計界對這種違反生態的親水設計風潮亦頗有微詞,例如杉本就指出:「1970年以來在日本盛行的河川整冶,常同時進行親水護岸、親水階悌的設計,這簡直是把河川人工化、道具化的作法…,這些設施反而不利於以河川作為棲地的生物。」(1997,p93)

  這種把自然水域當成戲水道具的親水設計,在重視生態的歐美國家是不存在的。在生態與人類休閒共存的觀點上,人類的活動範圍必須與生物的棲息空間有所區隔。理想的觀光區水岸生態設計,亦須保有植生豐富的水陸交際環境。先進國家有些遊艇進出的湖畔,甚至以木樁繩索園繞水岸防止人類活動干擾水岸生態,而人類於水岸濕地的活動常以最小的棧道或小徑來通過,其實人類的活動應以謙虛的方式來觀察、感受大自然。

  即使是在日本流行的親水設計,亦有許多強調生態設計的案例。例如圖8.3卜36所示的三島市源兵衛川親水設計(杉山惠一設計)就是最典型的實例。此溪流本是一條來自受到家庭廢水嚴重污染的農業供水路,經過巧妙的多孔性火山岩石過濾池與淨化水路分流的設計後(渡部,p101),把溪水變成可以供魚類繁殖、小孩玩水的水質。其親水設計是把過濾箱作成水面上的棧道,讓人有如涉水而過的感覺,有些岸邊過濾器則作成臨水賞魚的平台。河岸兩旁種滿果樹、雜木,使得溪而清涼而舒適,鳥類、魚類、昆蟲變得很豐富。棧道的另一邊則護育許多水生植物,成為螢火蟲繁殖的樂園。

  如此兼具污染防冶、生態護育功能的親水設計,才是日本生態界所讚賞的親水設計,這那是冬山河親水公園所能比擬的。在筆者參觀過的許多日本親水設計案例中,冬山河親水公園算是最不環保、最不合格的設計例,然而不幸的是,最不上道的實例竟引入台灣,成為國人爭相模仿的對像。更可悲的是,國人自行設計建造的台北虎山溪生態整治,遠遠勝過冬山河親水公園的成就,但卻引不起國人的注意。這是媚外心理?還是新聞媒體的偏頗報導所造成?在台灣水利界人士甚至譏此為「冬山河笑話」,本人深有同感。◆

(本文作者為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本大節錄自《城鄉生態》,詹氏書局)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