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9月號第28期
挑戰水淹大潮天災,防汛排洪不可輕忽

文/蔡明憲

  潭美夢魘造成重大損失,類似禍害不能預期,身處臨港大都市,建立完善水文系統刻不容緩!

  潭美水淹大高雄,市政府忙於處理災情善後工作之際,丟給市民的肇災說明只有「超級暴雨,海潮上漲」八個字,其實,這八個字本來就是高雄市的自然環境挑戰因素,如果不設法克服,高雄市未來還是會再淹大水。

  潭美水災發生以來的這幾天,市府忙著抽水、清理垃圾、消毒防疫及防範受損的公共工程損害程度惡化,民間則家家戶戶清洗客廳塵泥、曝曬家具,泡水車車主憂心等候積水抽除、拖吊愛車進廠修復。這場水災攪亂了高雄市民的生活作息,個人損失少則數萬、多則數百萬元,統合計算則難以估計。

  在抱怨災害聲中,有人以天災自慰,也有人怒罵市長謝長廷,這些諸多的埋怨責難間雜著對潭美天災原因的議論,但似乎都理不出個頭緒。

  能夠說明潭美肇災原因的單位,在市政府應以工務局水工處較具權威性,但截至目前為止,水工處給市民的答案,充其量也只有「超級暴雨加上高雄港漲潮肇禍」。

  七一一當晚,潭美大雨確實像倒水一樣從空而降,事後南北高雄前鎮、左營兩個氣象測候站確實也檢測出超過兩百年的暴雨頻率雨量,後來雨水宣洩氾濫全市,確實也發現正值高雄港漲潮,不過,深思一下,以上兩個情境不都是自然環境因素嗎?

  高雄市臨高雄港,高雄港一天有兩次漲潮時段,下大雨或超級大雨,純屬自然天候,誰也不能制止。但是,城市是個有機生命體,防範天然因素可能帶給城市傷害的設計,不能或缺,因此才有所謂的「防汛排洪工程」。

  理出政府部門「防汛排洪」的責任後,高雄市各界應該了解一下高雄市的防汛排洪的設計標準,並且以潭美水災檢驗這個標準夠不夠用。

  高雄市的「防汛排洪」設計標準是以一百年暴雨頻率雨量為最高負荷,台北市的防汛排洪公共工程則是以兩百年暴雨頻率雨量來設計。

  進一步說,潭美水災如果發生在台北市,理論上不會像發生在高雄一樣淹掉整個城市。

  因此,要克服類似潭美這樣的水災,高雄市的防汛排洪工程設計還需要提高,這是無庸置疑的。

  不過,高雄市的公共工程的建設,已經發展到相當規模,其中包括全市雨污水分流系統與河川排洪工程設施。市府水工處長吳宏謀說,在這種規模之下要改變整個防汛排洪設計標準,這簡直是不可能,吳宏謀這番話也包含著中央與市政府財政結構的考量因素在內,因此,市民要有心理準備,高雄市未來是一個可能全市淹水的城市。高雄市會淹水與濕地、埤塘不足也有重大關連。

  高雄縣小貝湖原本是個有蓄洪功能的濕地,長庚醫院蓋在這塊濕地上後其餘留的濕地很小,稍下大雨,長庚醫院西側社區就會積水,潭美水災,鳳山市受創與小貝湖濕地消失,不無關係。

  另外,鳳山市與高雄市經二、三十年的高度開發,曹公圳系統在高雄縣內的埤塘,只剩下金獅湖,內惟埤已填平,鳳山溪、前鎮運河、愛河流域已不見埤塘,高雄縣市一個天然的水文系統已破壞殆盡。

  沒有蓄洪濕地、埤塘,城市高度開發,土地滲水性低,再加上防汛排洪設計不符自然因素的壓力要求,高雄市怎麼可能絕不淹水。◆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