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7月號第26期
日本河川景觀改造歷程

文/島谷幸宏
譯/王鍾靈

在此以河川本體的設計為中心,為概觀時代的變遷,涵蓋親水公園及生態的設計,來回顧河川環境的歷史。一般而言,河川修復需要10至20年之長的歲月。因此,在此所列的完成年次是表示初期的完成時期,是表示有幅度的,特此告知。

(一)、二次大戰前之景觀設計的代表是鴨川

在江戶時代以前料必也有許多美麗的河川河岸。其設計重點在於河岸景色的利用,因而除了其樹木之外,大概沒有計劃性的設計。明治時代以後,為震災復興而興建於隅田川上的一連串橋樑群,當推為日本河岸設計的好例,然而很遺憾,並非以河川本體為操作對象所設計的。

規劃於二次大戰前,而能帶給後世甚大影響的是京都的鴨川的計劃。鴨川是條急流河川,京都的市街是在這塊鴨川扇形地上發達的。昭和10年6月,面臨了未曾有的大水災,以鴨川沿岸一帶為中心,發生甚大的災害。京都府為其修復,於同年11月,發表「昭和10年6月29日鴨川未曾有大洪水與舊都復興計劃」,其中顯示風致上的問題是基本性的重要事項。又要向中央政府申請預算補助,於同年提出了「鴨川修復有關申請書」,特別強調對景觀的考量,是需要巨額工程費的理由之一。

就這樣鴨川工程於昭和11年大功告成。這是日本第一項有考量景觀的河道設計吧。現在所看到的鴨川生態是跟當時的一模一樣。扇狀地特有的直線型構造物,是使用混擬土,而設法不讓其一切露出來。其河床連續而成的有深度的景觀,是扇狀地河川的雛形。據說,金澤的犀川是以鴨川為榜樣,而山形市的馬見崎川是以犀川為榜樣而修復的,果然是美麗的風景。

又,戰前的水閘門有許多美麗的設計例子,然而均屬於單體的構造物設計,在此不提之。

(二)、戰後的景觀設計演變

戰後,由於國土荒廢,頻發大水災。因而,戰後復興,以治水為重點的河川修復後進行。進入昭和30年代,日本迎接了高度成長期,人口集中於都市,都市河川水質開始惡化。昭和33年,以本州製紙江戶川廠的糾紛為主因,公共用水區域的水質惡化成為社會問題,昭和42年成立公害對策基木法。在日本的河川事業上,最初於隅田川執行污泥疏浚的是昭和32年的事。

昭和39年,奧運在東京舉行,趁此機會施行開放河川用地。昭和40年公布「河川用地占用許可準則」,昭和41年,有關多摩川、荒川、江戶川的河川用地開放計畫被策定。昭和47年,淀川的國營河川公園啟用,以供很多人所利用,這些都可視為景觀設計演變的一環吧。

昭和57年,透過河川審議會討論「河川環境應有狀態」,其結果就對一級河川策定河川環境基本計畫,河川環境成為正式的趨勢。

因此,注目之焦點集中於河川環境,而耐人尋味的設計事例所出現的是昭和40年代末的事。

(三)、親水河川

 


立川公園根川綠道復原前


打掉柏油路面恢復河川水道後

「親水」一詞,目前廣泛被使用,東京都的西澤賢二和山木彌四郎二位,在昭和45年的第25屆土木學會全國大會,所發表「關於都市河川基本思想研究」論文中,所用的是最早的吧。然後,山木彌四郎氏等確立了親水機能的概念,並付諸於行動,昭和49年,堪稱為親水公園第一號的古川親水公園,在東京都江戶川區竣工,全長1.2公里,除去所有堆積的污泥,河寬由8公尺縮小為2-4公尺,河底及護岸均被舖上卵石。開始使用後,可看到孩子們在游泳,淨化設施也被設置。在當地誕生了「親愛會」,河邊變成為地區的大財產。由於古川親水公園的成功,在江戶川區有20條以上的河川,陸續實現了親水計畫。昭和51年有岡山的西川綠道,昭和53年有柳川溝再生等的種種嘗試被進行。然後更進一步發展的型態,有河川游泳池(昭和54年山口縣大原川河的游泳池等),或大河川高水用地上的淺溪水路(山形縣馬見崎川等),在全國各地被進行。

在這些事例中,就景觀性觀點而言,優秀的傑作可推宮崎縣大淀川(建設省所管)。

(四)、正規的景觀設計
  
景觀專家正式從事河川本體的景觀設計的,最早的是廣島市太田川(建設省中國地方建設局)的基町護岸,是到了昭和50年代的事。堤防高度五公尺,能確保計畫流量每秒1,920立方公尺之斷面,其堤防法線與現在的海岸線,並無大幅度的差異。為保持河岸強度的規定下,昭和52年進行基本設計(東京工業大學,中村良夫教授),昭和54年有一部份竣工。為強調親水性的重要性,而表現親水象徵的階段水工程的設計,就是其特徵。當時是相當果斷的嘗試,完成後被採用於很多的小冊子或海報上,是將景觀設計的重要性廣泛宣傳給社會的紀念碑性的事業。

後來,昭和59至61年的東京都野川、多摩川兵摩島地區(建設省京濱工事事務所、岡田一天氏所設計)。平成4-6年的島根縣津和野川(島根縣施工,岡田一天氏設計)等,工程例雖不多,但累計了完成度高的工程例。

(五)、都市和河川的葛藤

時間要稍微往後退,昭和30年代後半以後,河川流域的都市化進行,洪水到達時間縮短而流量增大的所謂新都市水災型洪水會頻發。昭和33年9月,當颱風侵襲狩野川時,以東京、橫濱的山區為中心發生水災,這是頭一次發生的所謂都市水災。新型的水災發生了。為因應都市水災,進行都市河川的整備,然而河道本身的整備有限,因此要求河川和流域整體整備的對策。就是向綜合治水對策進行。

在這種嚴酷的狀況下,為要同時滿足治水與環境的需求,於各地反覆進行葛藤。其代表例當推宇都宮市斧川、長崎市中島川的事例。斧川是流通宇都宮市內的都市河川,為能有效利用狹小的空間,將整備成使洪水流於下層,環境所需的河川流於上層。長崎市於昭和57年的大水災,蒙受了發生299人死亡及失蹤的毀滅性災害。中島川沿岸也遭受大災害,中島川擁有國家重要文化財的眼鏡橋,和市指定文化財的石橋群,對其處理上有各種各樣的議論。結果決定,在眼鏡橋的兩岸設旁道放水路,保存原地,其他的石橋群則重新架設。此外,關於道路修復、填平、河岸的存廢等問題有議論的是小樽運河(平成2年)。對於這些河川,雖然在設計上受到許多批評,然而週遭的市區卻有超出計畫立案者預想不到的煥然一新的大變貌,給市街帶來了活氣。又對都市與河川整體性整備的重要性有共識之後,超級堤防、故鄉河川的榜樣事業等就開始登場了。

(六)、生態性設計
近年來,對河川的自然環境看法的改觀,及考量生態系或自然風景配合的所謂生態性設計,逐漸成為一股大潮流。

在德國、瑞士所進行的近自然河川工程法,由福留修文氏等介紹給日本,平成2年11月建設省發表「多自然型河川建造的推動」,於是全國進行了各種嘗試。

在此之前,在日本並非完全沒有這種事例。也許最早的事例是山口縣一之版川的螢火蟲河道。以昭和46年的災害為動機,進行將流下能力增至2.5倍即每秒90立方公尺的工程。這條河川以「源氏螢火蟲」棲息地而著名。災害前,曾經以「古都、山口保護會」為中心討論過「保存」或「防災」問題,而一直都沒有動工。災害後,考量景觀及螢火蟲棲息條件的修復計畫就被執行了。

這項工程成功了,現在有很多螢火蟲在飛翔交集,顯現著適合古都山口之名的沉著狀態。

其他的先驅事例,可推著眼於河川自然形態的橫濱市鼬川(昭和57年)修復工程。鼬川是貫穿橫濱市住宅街的都市河川,寬約18公尺,深約3公尺。是著眼於自然河川形態的設計,使用自然材,為保持自然性而不設低水護岸,河岸線採用緩和的堆土,在低水路的有些點上打入水樁,做成淺攤或深淵。
這兩者,在都市河川非常嚴格條件下,前者是著眼於生物,後者是著眼於河川自然形態的設計,兩者都大功告成。這兩項事例,說明生態性設計的進行有兩種方向。

迄今所完成的多自然型河川修復工程,已超過3000個事例。其中代表性事例有:淀川景觀公園、多摩川景觀公園、長良川小藪地區(平成4年,撤底減輕工程和環境負荷的影響,而迅速回復從前的風景)、北海道石狩川河蟬護岸(同年,徹底拘泥於混擬土,以形成河蟬繁殖場),以及再生優雅自然風景的北海道茂漁川(同年)等。

以上撰寫河川景觀設計的現代史,現在正是類似上述的過程,將陸續延綿進行而被統合的時期吧。由此可知,最近20年來,在河川嚴酷條件下的環境設計,歸功於多數工程師辛勞而告成功的事實。筆者認為:在河川領域基本上缺乏設計師,對年輕設計師而言,這是具有魅力的崗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