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5月號第24期
鹽田蒼桑史

文/曾瀧永

第一眼看到鹽田時,會覺得很美,令人不自主的佇足欣賞,一格格的鹽池,與一堆堆的小鹽山,以及其中擔鹽工作的鹽民,是攝影者最佳的場景。然而鹽場的酷熱卻也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與沙漠相比毫不遜色。

一兩百年前製鹽是高利潤的事業,可以「鹽金」視之,統治者勢必將其列為專賣事業,能夠取得專賣或製鹽許可的必然是鉅富。如「紅樓夢」作者曹雪芹、清末胡雪嚴等,皆因鹽業商機帶來的鉅大利潤而得以留名,現在殘存的蘇州庭園,當初建造者也多為鹽商發跡。

在超高的特許利潤扭曲下,必然產生黑市交易與因應而起的黑幫組織,清朝的青幫、漕幫等皆是依賴走私販賣私鹽而起的,進而牽動整個社經的運作。

在台灣的發展上亦然,早在四百年前荷據時期,大陸漁民駕著「戎克船」到台灣安平向荷蘭人登記,便駛向之竹滬、高雄港、萬丹港(今左營軍港)一帶捕烏魚,在捕魚期間也順便煮水滷鹽,製得的鹽,除可用以淹漬保存魚獲外,多餘者亦可販售。

這樣的烏魚兼製鹽,以及糖業及鹿皮外銷成為台灣最早期吸引漢人來台的主因,至明鄭時期,見其利潤豐富,乃開始大規模開闢鹽場製鹽,開啟台灣製鹽工業的新章,像高雄鹽埕的崛起就是依賴早期的瀨南鹽場而成為早期南台灣最富庶的地區之一。

日據時期,台灣經濟的基礎除了蔗糖、木材業外,鹽業也是大宗的利潤,因此日人積極擴充鹽場面積,由高雄鹽埕、永安、竹滬、四草、七股、北門、布袋整個沿海全面開闢鹽場,加上民間小規模的鹽田,說整個台灣西南沿海全部為鹽田也不為過。

國民政府來台,至民國六十年以前,鹽業亦是國營事業的金雞母,後來隨著機器製鹽技術的發展,鹽價直線下滑,才吹起製鹽業的悲歌,鹽場價值末落,取代的是因為鹽場公有及大面積土地,而成為被各級政府利用做為工業開發或港灣用地的首選目標。

永安鹽田因興達火力發電廠而停曬,竹滬鹽場因興達遠洋漁港闢建而消失在水中,四草鹽田因台南科技工業區而解散,七股鹽場因濱南工業區開發而收減規模,嘉義智慧工業園區的籌劃,讓台灣鹽場的支離破碎日復一日。

今年六月,台鹽為求公司化及民營化的發展,將僅保留七股鹽場1400公頃機械化製鹽場化,其餘約3800公頃土地將繳回國有財產局,也連帶不再補貼鹽民曬鹽,因此人工曬鹽將走入歷史。想看人工曬鹽特有的景觀者,得把握時機最後一個月,在六月前到新塭一帶人工曬鹽場走走,憑弔一項文化資產的消失。

至於繳回國有財產局的鹽田,希望政府能有遠見,做為西南沿海地區海岸保護的用地,用於「重建」過去二十年來遭到過度開發、支離破碎的海岸景觀與生態,這也是濕盟今年最大的期許與努力目標。◆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