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5月號第24期
黑面琵鷺衛星追蹤計畫始末
台灣篇(上)


文/魏美莉

事情得從陳擎霞老師擔任理事長時代說起,猶記中華民國野鳥學會1 (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第三屆理監事會決議受邀加入國際鳥類保護聯盟(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Bird Preservation;ICBP) ,成為該會預備會員。1994年8月11至19日中華鳥會正式跨足國際會議,而ICBP亦於當次會議中正式解散,改組為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 )。

在1994年的會議中,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劉小如博士指出因為黑面琵鷺(Black-faced Spoonbill Platalea minor)是候鳥,其保育不是台灣能夠獨力完成的,建議國際鳥盟加強國際合作;劉博士並同意負責召集專家,編撰黑面琵鷺保育行動綱領(Action Plan for the Black-faced Spoonbill Platalea minor),做為國際間進行保育行動的參考,是為黑琵衛星繫放的濫觴。行動綱領中正式將黑面琵鷺的繫放與衛星追蹤列為度冬區族群調查和遷徙調查方法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這幾年中華鳥會的重點工作,如界定鳥類遭受威脅程度的「亞洲鳥類紅皮書」(Asian Red Data Book;RDB)計畫及界定台灣重要野鳥棲地(Important Bird Area;IBA)計畫,都是1994年那次假德國羅森漢(Rosenheim)舉辦的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第21屆世界大會之主要議題。接下來的一連串國際會議,則讓黑琵衛星繫放工作由書面推向實質行動:

1. 1995年1月16至22日由中華鳥會主辦,在台北舉行的「黑面琵鷺保育及研究研討會」,以“黑面琵鷺保育行動綱領制定小組”為首,共同討論保育黑面琵鷺的行動綱領,時任中華鳥會理事長的召集人劉小如博士還邀約了荷蘭、香港、韓國、美國等國代表與會。

2. 1996年5月6、7日由日本野鳥會(Wild Bird Society of Japan;WBSJ)與中國鳥類學會在北京中國科學院舉辦的「保護黑面琵鷺國際研討會」(The International Conservation Workshop for Black-faced Spoonbill)決議,由日本鳥會統籌「黑面琵鷺保育研究計畫」(Black-faced Spoonbill Conservation Project)中,黑面琵鷺在越冬區繫放的衛星追蹤、腳環等工作。與會者有日本、中國大陸、南、北韓、越南、香港及台灣等地的鳥類學家和保育人士。

其實在台灣,1996年即曾為救傷黑琵揹上平台式衛星訊號發射器 (Platform Transmitter Terminal;PTT)。事情是這樣的,民生報台南記者邱勤庭於1995年7月16日與鍾榮峰連夜將七股鄉溪南村民陳守義發現受傷之黑面琵鷺送往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中心救傷,療傷後於1996年3月9日背上衛星發報器,由特生顏仁德主任和台南縣府吳武久局長共同野放於主棲息地。其後每星期皆有衛星追蹤結果傳來,唯5月中旬之後即收訊不清,而於6月9日失去音訊。

3. 1997年6月12、13日「保護黑面琵鷺國際研討會」(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Conservation of Black-faced Spoonbill),由日本鳥會假東京京王八王子新落成的國際中心(WING)舉辦。會議不但驗收了近年的成果,同時討論下一年度國際合作之研究、保育計畫。與會者包括來自日本、中國大陸、南韓、北韓、越南、香港、台灣及英國國際鳥盟代表等。

南北韓的繁殖地研究當時已有令人稱羨的成果,如北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將已知的繁殖小島劃定為保護區,包括大千島(Taegam-do)海鳥繁殖保護區、Tok-to海鳥繁殖保護區、雲霧島(Unmu-do)海鳥繁殖保護區,這些保護區因軍事防禦而禁止進入,並有海軍艦艇定期巡邏,棲地因而被妥善保護,族群相當安全。至於這次會議的報告如下:

1) 北韓報告1995年及1996年在德島及北韓沿海黑面琵鷺繁殖地的觀察指出,1995年卵孵化成功率為66.6%,而1996年為 80%,但雛鳥長成率僅 42.8%及 49.9%,其中蛋的天敵是黑脊鷗。而調查北韓沿海島嶼,在六個島上共發現 39隻繁殖的黑琵,全面的調查則發現83隻鳥及12個巢。估計黑面琵鷺可能達100隻。

2) 南韓對黑面琵鷺繁殖地的研究,組織二十人的黑面琵鷺調查網,上一季又多發現了5個巢,同時預備進行上色標的研究。調查過程中困難的是,黑面琵鷺繁殖地點很險,難以船舶接近,這些地區又屬軍事敏感地,無法用飛機調查。估計,夏季在韓國的總數可能超過200隻。

針對下一年度衛星追蹤的研究地點,會中則決定以台灣及香港為主,為了解其繁殖地點,因此發報器以成鳥使用為原則,幼鳥則以色環為主。同時論及由於發報器及衛星使用費的價格高昂,以上5-10隻鳥為目標。

另外,由與會者的報告得知,亞洲各主要鳥會都為繫放黑琵而摩拳擦掌中:

1) 米浦的捕捉試驗
日本野鳥會研究中心1996年冬季,企圖在香港進行黑面琵鷺的衛星追縱計畫,由於在香港砲網的申請程序繁瑣,僅在黑面琵鷺活動區架設三公尺高尼龍走入網,但由於水道過寬,黑面琵鷺不入網,因此沒成功。只好寄望來年。

2) 台南的捕捉試驗
配合黑面琵鷺生態研究發現,群聚性物種黑面琵鷺對舊有使用環境有很重的依戀性,夜間會以家族方式出現在固定魚池覓食。於是由台灣師範大學生物系王穎教授研究室設計吊索陷阱,在1996年冬季捕捉到三隻黑面琵鷺,同時在它們身上裝了區域性無線電發報器,以追縱牠們在台南縣曾文溪口度冬區的活動情形。這是全世界最早的學術性繫放發報器於黑面琵鷺成功案例。

4. 亞洲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 Asia Council)回應上述會議,積極進行黑面琵鷺跨國際的衛星追蹤計畫,期追蹤牠們北返遷移路線以及繁殖地點後,再擬定全球各地的保育方案,以有效達成黑面琵鷺的保育。為此,亞洲鳥盟執行長市田則孝於1997年7月30日訪台四天,拜會行政院農委會(Council of Agriculture;COA)爭取經費支援,並獲首肯。其間還拜訪中研院、台南鳥會及中華鳥會,走訪台南四草、曾文溪口等黑面琵鷺的棲地。

至此,1997年底1998年初的跨國合作之黑琵衛星繫放工作底定。計畫分為台灣及香港兩組工作團隊來執行,由日本鳥會總籌並準備衛星發報器等繫放器材,及進行衛星資訊分析。本計畫利用ARGOS衛星系統來推測安裝在實驗鳥隻身上追蹤器之位置。

(一)台灣部分
◇ 由中華鳥會當時的理事長郭承裕統籌,負責與日方及國內工作團隊的協調與聯繫,台南鳥會負責國內研究,實際的繫放工作則委由師大生物系王穎教授率研究人員執行。日本野鳥會並指派研究中心副主任金井裕先生參與;
◇ 捕捉地點:台南曾文溪口(Tsangwen Estuary);
◇ 捕捉的方式是在夜間以腳套捕捉。

(二)香港部分
◇ 由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 (WWF Hong Kong)統籌,日本山階鳥類研究所(Yamashina Institute for Ornithology Migration Research Center)執行繫放,香港觀鳥會(Hong Kong Bird-Watching Society)共同參與;
◇ 捕捉地點:米埔濕地(Mai Po Nature Reserve);
◇ 捕捉的方式是用砲網,需要一位第一類危險品之牌照持有人,去監察整個捕捉過程。

台灣(王穎教授與台南鳥會)1992年起開始進行黑面琵鷺研究調查,從本土基本資料調查到參與國際衛星追蹤計畫,都受到農委會支持。歷經多年的國際奔走,1998年2月19日08:20台灣黑琵工作團隊成功野放繫上衛星發報器的黑面琵鷺【Lucky7(衛星編號 4517 )】,這是全世界第一隻研究計畫的案例,並於第二天順利的接收其衛星訊號。唯因電力及通訊故,未能竟功。

次年,當【烏龜(衛星編號 2219 )】傳來飛離台南七股北返訊息時,正好是「1999 重要野鳥棲地國際研討會:方法、成果與應用(1999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BA in Taiwan)」於彰化師大如火如荼進行之刻。3月14日離開台南,烏龜逐步推進; 3月15日上午在福建及浙江沿岸出現;3月19日則出現在江蘇鹽城自然保護區附近;至3月31日,訊號出現在南北韓交界之非軍事區,漢江外海的U-do小島附近。

1999年1月11日在台南曾文溪口繫放,衛星訊號發射器編號2219,台灣編號T16,研究人員暱稱烏龜的黑琵,像龜兔寓言中的勝利者般拔得頭籌,為黑琵掀開遷移路徑及繁殖地之謎。這或許意味著物種研究的烏龜特性,唯有扎實的一步一腳印由基礎資料點滴累積,台灣的生物資源才有見樹見林的一天。

總的來說,1998-1999年的黑面琵鷺衛星追蹤計畫中台灣與香港分別衛星繫放了7隻與11隻黑面琵鷺,以藍色及綠色號碼環標記於右大腿(thigh)作為分辨繫放國別(黃-Japan、紅-Korea、白-China),並配以兩個色環標記於左大腿,方便野外研究觀察。至於金屬環則統一標記於右跗蹠(tarsus)。這些腳環事務由日本山階鳥類研究所來統籌。

至於PTT,第一年使用日本電話電報公司贊助之NTT T 2060,體積:60 x 25 x 17 (mm),重量:15 公克,訊號間隔:80 秒,訊號發射設定:發射6小時,暫停114小時,預估電池壽命:6個月。第二年使用美國Micro-wave PTT100,體積:48 x 17 x 7 (mm),重量:20 公克,訊號間隔:65 秒,訊號發射設定:第一個月>發射6小時,暫停240小時;第二個月起→發射8小時,暫停96小時,預估電池壽命:6個月。

繫放成果顯示,香港與台灣的衛星數據一致呈現,中國東南沿海福建、浙江及江蘇省沿海一帶是黑琵的遷徙中繼站。如下名列『中國濕地(Wetlands in China,1990)』中之濕地皆是:福建省晉江河口和泉州灣地區濕地(1,200公頃)、浙江省溫洲灣和樂清灣之間甌江河口的炅昆島東灘濕地(1,599公頃)、浙江省三門灣地區濕地(3,600公頃)、浙江省舟山群島西南方的象山港地區濕地(3,000公頃)、位長江三角洲之上海市崇明島東部灘涂區濕地(16,000公頃;文獻中有黑面琵鷺記錄)及江蘇省鹽城自然保護區(46,670公頃;1983國家環境保護局建立)等地。同時衛星資料顯示,18隻揹負了衛星訊號發射器之黑琵中,有6隻回到朝鮮半島的南北韓停戰區、1隻回北韓、2隻待在中國鹽城另有1隻留在台灣,而個體間似有雷同的北返遷移軌跡。看來,黑琵不只是度冬時對使用地區有相當之依戀性,遷徙時似乎有其特定的途逕,而保護這些遷移所經之地,對保護這鳥種就顯得相當重要。

雖此跨國衛星繫放計畫沒直接發現黑面琵鷺的新繁殖地,卻透露出南北韓非軍事區對黑琵之重要性。然若加上觀察記錄則得知,遼寧省大連市長海縣石城鄉之杏仁坨以及江蘇省鹽城自然保護區亦為其繁殖地。

1999年元月同步普查黑琵族群有584-587隻,其中台灣有367隻;同年繁殖季南韓鄭鍾烈博士則在5個北韓島嶼上,記錄到217隻個體及29個繁殖巢;南韓則由韓國自然情報研究院盧永大院長在1999年6月4日,於飛島記錄到黑琵個體,再於石島記錄到12個繁殖巢;而4月24日揹有發報器的4隻黑琵在韓國黃海的民統線2 附近被記錄。

另外米埔方面,1998年繫放的13隻黑琵中,有4隻於1999年3月底再次被觀察到,然除了3月底以外,整個冬季米埔和內后海灣都沒有該鳥紀錄,這顯示該鳥正在向北遷徙,再加上其他地方如海南和越南都沒有已在香港繫放的黑琵度冬,這可能反映在華南或越南附近仍有未被發現的黑面琵鷺度冬地。

本次計畫的贊助者在台灣為行政院農委會,國外為日本環境公司的全球環境基金會,實際執行的有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台南市野鳥學會、台灣師範大學生物系、日本野鳥會、日本山階鳥類研究所、香港觀鳥會、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等,是一個成功的國際合作計畫。

對台灣而言,參與此跨國研究計畫,在試圖解開世界關注的黑面琵鷺繁殖地之謎時,台灣展現出已達國際水準的研究實力;而政府和民間團體合作,非但利國利民,且在建立國內外研究人員合作管道過程中,完成的一趟自然保育外交,藉由此次研究國際上如日方媒體的報導等,加強了國際間對我國保育工作的認知,重建我國在國際上的保育名聲,洗刷我國的保育惡名。

To Be Continued.....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