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4月號第23期
搶救曹公圳城市遺珠

高雄分會/古靜洋、張儒、謝宜臻

曹公圳是舊時高雄農業經濟的重要命脈、歷史源流的一部份,隨著社經變遷、農民轉業、灌溉用水需求減低,近代因都市單向開發、土地重劃失序,許多水道陸續被斷、埤塘被填實,古圳和埤塘即將消失無蹤-大幅衝擊到高雄市河川水質改善機會,和城市水文風貌的維繫。

曹公圳的由來現況


※豐富的水環境可改善氣候

根據現代觀測科學的研究,良好的水環境降低都市密集的人工發熱量,而緩和都市中的氣候;可以形成節省能源、降低氣溫的良性循環。致力改良後,甚或能創造社區居民居住品質與經濟發展全面的良性轉型,在國外已有善例。人為的水環境喪失,在城市居住生態上可謂捨本逐末,在現代城市經濟上可謂捨長取短。

清朝道光十七年(一八七三年),曹謹出任鳳山縣令時,見水路不佳,以致於逢旱災,農作欠收,地方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善良百姓淪為盜匪,曹公心有不忍,遂遊說地方仕紳捐地出錢,召集年輕壯士掘地建埤,引水開渠。在四年間,就初步完成曹公圳雛形,修築九十條圳道,頓時改善大高雄地區農民生計。百姓為紀念曹公壯舉,此圳稱為「曹公圳」。

曹公圳從高屏溪九曲堂引水入源頭,沿線水道穿越高雄縣市,連接高雄市三條主要河川:後勁溪、愛河和前鎮河,並連結既有大型埤塘,包括1.內惟埤(已填土)、2.金獅湖、3.七番埤、4.檨仔林埤、5.本館埤(已填土)、6.寶珠溝埤(已填土)、7.阿彌陀埤(已填土)、8.田寮埤(已填土)、9.菜公埤(已填土)、10.草衙埤(已填土)、11.潑皮湖(已填土)、12.草潭埤(今高雄都會公園)、13.觀音湖埤(入獅龍溪匯曹公圳),和面積最大的14.蓮池潭;早期民間私人沿圳道自闢的埤塘更多,皆因為農漁民轉業,荒廢淤積,及都市單向開發的緣故一一消失。

曹公圳沿線埤塘和水道


※早期紅磚堤坊河岸與樹木

古代水道的保存,除文史考據的價值外,在現代社會更應著重在城市水文與環境污染改善的價值。但是,今日曹公圳沿線水塘,多數難逃被填土的命運,得以倖存的埤塘僅剩蓮池潭(公園綠地)、檨仔林埤(水利用地)、金獅湖(公園綠地)、七番埤(國有財產局)和八卦寮(余登發家族),以及支線觀音湖埤(水利用地)為主。

內惟埤(公園綠地)在十年前因為興建高雄市立美術館被填土,最近重新挖掘人工湖,稱為內惟埤自然濕地公園(請參見「台灣濕地」雜誌第22號);檨仔林埤(公園綠地)高雄市政府有意規劃為<十里荷塘公園>計畫。

檨仔林埤兩岸河床地遭濫倒垃圾,民眾私佔公地、開闢菜園、養殖家禽,造成水道日益狹窄,農藥和家禽排泄物流入水渠中,也對水源造成污染。目前高雄市政府雖然委託顧問公司規劃,但缺乏對整體水文的思考和規劃濕地公園的經驗,部份土地屬高雄縣及高速公路國道管理局管轄,導致此公園難產。

七番埤歸屬農田水利會管理,但地權屬國有財產局,權責難分的結果導致水質污染日益惡化,枯水期時池水竟是黑色的,令人怵目心驚, 濫倒垃圾情況更加嚴重,數公頃土地遭建築廢棄物掩埋高達一公尺,佔去三分之一的埤面,附近木材廠也佔用相當面積作為貯木池。


※金獅湖入水口前河川濕地

八卦寮埤早期為此區公共蓄水埤塘,目前分為三多湖、雙喜湖及登發湖三個緊臨池塘(主要為余登發家族及卓春英家族所有),位於獅龍溪和曹公圳新幹道會合,水源充沛,目前放租經營養殖漁業,視野寬闊,波光粼粼,水草青翠,冬季時有野鴨至此歇息,為仁武鄉最美的地景。然附近農田多已重劃完畢,未來能否能否保留令人憂心。

曹公圳所面臨的問題

  1. 曹公圳原為灌溉附近農田的主要水源,傳統農業需求消失,水道和埤塘面臨存續危機。
  2. 都市在開發重劃區作業時,並未重視舊有水利渠道保存問題,不是被填土、加蓋,就是變成社區水溝,導致曹公圳水道網路日益崩解,水質惡化。
  3. 由於農田水利會為半官方組織,無公權力做後盾,以致初濫倒廢棄物,或填土佔用水域,使水域池面積大幅減少。
  4. 水塘附近農業和養殖活動隨之而來的農藥、餌料、動物排泄物殘留、家庭、工廠廢水嚴重影響水質。
  5. 傳統水道依賴該區農民維護,狀似小水溝,需要定時清理,但在農田日益為工廠或住地取後的情形下,剩下的零散農地乏人管理。

打造美麗的水文城市

早期曹公圳水道串連密佈的埤塘,分佈高雄縣市的丘陵地上,就有如一串美麗的珍珠項鍊,如今僅剩下屈指可數的城市遺珠,若政府不思保護曹公圳水道和埤塘,多元化水圳的利用價值,未來三、五年之間,曹公圳水路遭加蓋、水泥化或切斷,最後的遺珠可能也將遭到重劃、填土的命運。

台北王留公圳就是仿照曹公圳的模式興建,南北輝映;可惜台北在都市發展的過程未能及早保護,現今僅能以殘留數個舊地名與一、二條舊渠道供人憑弔,高雄曹公圳水利系統也正快速崩解中,即將走上王留公圳覆轍。台北公館一帶居民已經開始意識到恢復水道的重要性,推動社區運動要求恢復水道,高雄市民更應珍惜目前可見的曹公圳水路和埤塘。

以營造曹公圳水文風貌的觀念出發,塑造跨高雄縣市獨特帶狀濕地公園,重新規劃水道和埤塘,提供生物棲息的綠帶空間,利用曹公圳串連高屏溪、獅龍溪、前鎮河、愛河、後勁溪及高雄港成一個完整的水路網絡,創造真正的海洋城市意象,讓高雄地區的觀音湖、大貝湖、鳥松濕地、七番埤、檨仔林、高雄市金獅湖公園、蓮池潭、內惟埤濕地公園,及未來的衛武營自然公園中的埤塘生命能重新復甦,逐步恢復高雄的水文風情。
水圳化身綠廊、水文命脈及改善空氣的風道執行方案

  1. 清查曹公圳重要水路地籍圖(河道位址及河道左右土地所有權)及相關埤塘土地所有權及使用狀況以作為規劃濕地公園及藍綠帶之依據。
  2. 在都市計劃中,明定重劃時不可埋入地下或填掉,小溝渠留 1 公尺綠帶,中型渠帶留 2-3 公尺,主幹線留5 公尺綠帶。
  3. 曹公圳引水除農業灌溉外,請增加以愛河及高雄埤塘水質改善目的的灌流。
  4. 沿線埤塘如檨仔林,七番埤,八卦寮埤,觀音湖,金獅湖入口濕地保護等保護
  5. 沿岸重要水閘公園化設計。
  6. 以生態工法改善現有護岸及圳溝構造以再現河川生機,採精緻化,生態設計,並提供縣市民眾親水機會與安全、衛生之舒適環境。確立渠道功能定位,分主幹道、中渠道及小分支溝渠。
  7. 建立各埤塘水質指標,以作為曹公圳引水量之根據。
舊時曹公圳沿岸埤塘眾多的原因
埤塘的開闢,在當時也耗費了巨大的社會成本,有如今天水庫的興建一般;高雄地區豐枯期雨量懸殊,乾旱時連高屏溪水量皆不敷引用,早期曹公圳引水,一定要先將內惟埤及蓮池潭的水注滿後,各水利渠道及私人埤塘才可開始引水,就是這個道理。但暴雨期時,曹公圳無法容納在數天內上千公釐的雨量,因此廣築埤塘蓄水及調節暴雨、防止洪害,成為曹公圳水利系統埤塘特多的原因。

農田水利會的誕生
埤塘和水道,在清朝多屬宗族或村落所有;到了日據時代,為了將高雄建設為南進基地,加強農作生產效能,逐步將維繫農業生產的關鍵-曹公圳沿線埤塘和水道劃為公有,大力修築新的水道,使大高雄地區灌溉用水更臻完善,並輔導組織合作社型態的農田水利會。

「風道計畫」-水路所形成自然風道有助於改善污染
水路所形成的自然風道,更可以有效舒解都市中的空氣污染物(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的研究,高雄都會區的空氣品質,每一百天僅有21天堪稱良好,在高污染的日子堙A許多市民容易咳嗽、嗜睡、作嘔、頭痛,老人與心臟疾病者首當其衝,這些由環境衍生的慢性病痛,可能導致久病不癒的厭世心態,林林總總的病痛,使得死亡率大增。

空氣污染還會破壞農漁業、腐蝕建材、造成電纜、輪胎,橋樑的毀損,其社會成本之大,在台灣恐怕沒有人敢認真估算。在科學進步,科技真正發達的歐盟諸國,鑑此早於1970年代的生態改造運動中,推<風道計劃>,有效的減輕空氣污染;在某些地點,全面的城市生態整治計劃中,由於水環境的改善在短時間內一掃城市悶熱的景況,並帶動社區(村鎮)的經濟發展,產生良性的社區轉型。

我們的曹公圳及沿線埤塘,或許失去了舊時代的農業給水供能,但在新時代中,我們透過科學的昌明與生態科技的引導,仍然可以把它們變成觀世音菩薩的淨瓶水,和下金蛋的神奇母雞。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