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4月號第23期
神祕鳥-黑嘴端鳳頭燕鷗在八掌溪口

翁榮炫


中名:黑嘴端鳳頭燕鷗
英名:Chinese Crested Tern
學名:Thalasseus bernsteini

1998年開始注意到八掌溪口與急水溪口這兩河口間,在每年四月初至五月期間,有鳳頭燕鷗過境停棲。起初僅數隻到來,而後數十隻,在四月中旬高達300~400隻為最大量,一直到五月出又下降至數十隻群,到六月份大都飛離,明顯是春過境鳥,在全年其他月份僅偶爾記錄到一兩隻。

另一個吸引我觀注八掌溪口的現象是,每年冬季(十一月至次年五月)都有一群堮燕鷗在此渡冬,數量高達280隻以上,是台灣本島數量最多也最集中的地方。此兩種鳥的數量及特別偏好,在1998年規劃台灣鳥類的IBA時也特別提出,作為八掌溪口規劃為此兩種鳥的重要鳥類棲地。

為拍攝群鷗的畫面,特選一天約近午滿潮的日子。98年4月17日天未亮時就走入河口的潮間帶,在較高處等待日出後,潮水從最低潮位線往上漲時,燕鷗群(堮、鳳頭、黑腹、小燕鷗)及岸鳥群會因潮水高漲而靠近我的偽裝帳。

當天視線所及,鳳頭燕鷗最多11隻,以及五十多隻的堮燕鷗。因此,鎖定以堮燕鷗作為主要的拍攝對象。日出後,鳥群停棲位置隨潮水而變動,燕鷗群或休息理羽,或在空中嘻戲大鬧,也忙著捕捉隨潮水而來的魚群。鏡頭隨主角而轉動,也拍拍其他靠近的岸鳥。其中一隻當時以為是鳳頭燕鷗的亞成鳥,對著一隻咬著豆仔魚的堮燕鷗一直靠近,一副想要討食的樣子,按了幾張,堮受不了眾多的圍觀而咬著魚飛離。而後就沒在注意此隻頭頂一塊白,樣子似禿頭的「鳳頭燕鷗」了。

因常拿出此討食的畫面來作解說,因而對此隻鳥印象特別深。去年(2000)8月7日從新聞報導看到梁皆得先生在馬祖所拍攝到的「黑嘴端鳳頭燕鷗」繁殖的畫面時,才驚覺此鳥曾經在八掌溪口看過並且拍到過。於是將片子一一調出來看過。在幾張片子中有一隻此種鳥,樣子極似電視及報紙所刊載的。嘴黃色,尖端明顯一段黑色。有點黑色鳳頭,但額頭頂一大片白,似禿頭。這些特徵在當時看到時就留意到,卻被其討食的行為所誤導,認為一隻年輕的一齡亞成鳥,而其形態又似鳳頭燕鷗,因此草草的認定為鳳頭燕鷗的亞成鳥,其他特徵並未留意有何不同。直到暴發這瀕臨絕種的鳥在馬祖被發現繁殖時,才有機會仔細區分黑嘴端鳳頭燕鷗與鳳頭燕鷗的差異。

除上述嘴與頭頂不同外,黑嘴端鳳頭燕鷗的體被羽色淡淡的灰,較鳳頭燕鷗的灰黑色雪白多了。另停棲時,黑嘴端鳳頭燕鷗的翼尖約與尾等長而鳳頭燕鷗翼尖明顯較尾長,這些都是可辨識的特徵。
傳說中神祕的鳥-黑嘴端鳳頭燕鷗在國際上已有二十年沒在野外被記錄過,許多人都懷疑是否已滅絕了,在馬祖發現活u活生生的鳥」,而且更重要的是發現繁殖記錄,對這種鳥又燃起新希望。98年我錯失一次認出傳說中的神祕鳥,但這仍是台灣的第一次記錄。去年(2000年)10月21日又再次於八掌溪口遇見黑嘴端鳳頭燕鷗,又是一隻成鳥(冬羽),此鳥一直到十一月初象神颱風過後才離去。由有限的資訊,黑嘴端鳳頭燕鷗是偶然出現?或是每年春秋過境時混在鳳頭燕鷗群中遷徙,選擇台灣西南沿海為繁殖前的覓食場,而後再飛至馬祖、大陸東南沿海等海島繁殖?有待往後幾年持續的觀察。四月將至,您還呆在家中?到八掌溪口走走,看看是否有緣與神祕鳥相遇。◆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