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3月號第22期
內惟公園的誕生-造訪盧友義建築師

編輯室
一般人對高雄的印像,就是髒空氣與惡劣的水質;若說到景點,不是西子灣、旗津,就是鹽埕區。但是您曾造訪過內惟公園嗎?若是說高美館,您可能就懂了!當您來到內惟公園之後,就會發現高雄市的肺,是多麼地自然,又飽含藝術氣質。

內惟公園的創建,盧友義建築師功不可沒,於是在一個和煦的下午,溼盟阿水、宜臻等,來到盧建築師的工作室,與他聊聊內惟公園的創造過程、以及一些公園設計的理念。

緣起

內惟埤地區以前都是工廠,只有中央有一塊不規則的水產地,以前高雄黃廷俊老師及吳景煥老師等,一直在推動建設高雄的文化設施,像是美術館、展覽館等,於是相中了這塊地區。
由於這塊地實是不規則,週遭又是工廠等民間設施,道路非常亂,於是跟當時的高雄市長蘇南成(計畫的是許水德),商量,將整個工業區重劃,取得一個比較完整的公園用地,再在這公園用地上蓋美術館。於是將內惟工業區作個重劃,取得一個41公頃比較完整的土地作美術公園,並計劃在上面興建美術館、圖書館、社教館及戶外表演場。後來台灣國立藝術教育館準備南遷,於是把圖書館、社教館給取消了,留下六公頃土地給台灣國立藝術教育館,但由於藝教館的內部問題,因此目前還沒動靜。

當時是美術館先興建,由於是在水產地上,比較沒爭議;剩下工廠的問題,先輔導他們遷移,這當中有相當多的困難,從民國75年一直到89年才拆除完。

走過難關

在作平版測量時,常遇到抗爭,像是寺廟等,曾認為測量時所釘的木椿,會影響到他們的風水,會讓家人生病、出意外;不過後來是一邊施工、一邊拆遷,才拆整完全。

這裡原本是要作成主題公園,仿造日本的「雕刻之森」,但此地不比日本,日本當地是個封閉谷地且面積不大,展品質量精美,民眾進入有管制收費;但我們這邊是公開場所,要作雕塑公園實在有困難,因此在跟黃館長商量後,決定先將公園成型起來,要放公共藝術時再作局部調整。

當初美術館作鑽探時,是坐在竹筏上作鑽探,因當時都是水,大概 80-90 公分。由於是水產地,都沒人管,因此被非法傾倒很多廢棄物,特別是高雄的建築廢棄物,也有一些私人佔據種植菱角田、稻子等。因此當初的問題主要是在水源問題及裡面事物的處理。所以,當左營中華路立體交叉路動工時,就預先埋下水管,從蓮池塘引水過來,因此水源較沒問題,且其為灌溉用水,水質也不錯。

有個問題是湖的面積該多少比較適當?本來是預定大約10-20公頃,但考慮到水源及蒸發量,因此縮小為3公頃;又當初水產地是珊瑚狀,因此湖也順其自然,特意營造成珊瑚狀。

在考慮湖要怎麼作時,曾參考日本長崎豪斯登堡武邦教授的作法,他們當初是把河岸整個圍起來,結困當地20公頃地約有二十年毫無生機,草不長、鳥不居;因此後來長崎市政府再把河堤破壞掉,將水引進來,鋪上石頭,成為多孔性濃縮環境,整個生機就活起來了。因此我們在作內惟公園時,就想到要怎麼讓生機活起來。另一個問題是所挖的土要放那裡?我們把挖起來的土都推起來作成假山,雖然裡面有很多磚塊,還是能想辦法處理;另一個問題是一下雨,土都會被沖刷掉,得想辨法讓土壤不要被沖刷下來。

在作行道時,盡量採用透水路面,我們希望不要用柏油把地表都覆蓋了,而採用土路,但還沒考慮到無障礙空間,不過園區都幾乎可以走的到。

還有一個問題是有一部分水產地因產權問題而不能動工,因原本產權屬台灣省政府,當初蓋美術館時,高雄政府有蓋同意書,但後來沒繳租金,結果欠了四千多萬租金,於是台灣省政府告了高雄市政府,也告贏了。但今天省廢了,後續問題難以解決,使得遊客中心、戶外表演場、停車場都無法動工。

因為有蓮池塘的水透過小水道過濾引進來,水質優良,我們第二階段就考慮要讓螢火蟲復育起來,營造出一個更自然、怡情的效果。

整個規劃就是山丘、草地、湖,接下來就是樹的問題,我們盡量用本土種,這方面有許多台灣植裁生態的研究報告,可以拿來作參考。

園區裡有一些密林區,雖然我們目前還看不出效果,等到長成了,會相當美觀。有件事很有趣,那相思樹是種不容易種植的樹種,於是我們便加意地照顧,結果相思樹沒事,但其他容易移植的反而死掉了,不知是否為土壤間題。不過大致上樹種的存活率為85%,比一般公園的80%還高,成效不錯。

在營造內惟公園時,非常節省,盡量自然,不要太多人工物,像樹種,其實沒那麼貴。比較有趣的事,由於需要幾株大一點的樹,剛好台東空軍營區遷移,營區內有幾株茄苳樹大約80公分,我們便去把它移來栽培,結果被誤會成盜採樹林。

還沒作的除了剛才講的戶外表演場等,還有要保留下來的廢工廠、及請外國藝術家作的雕塑陳列,還沒動工。

我們目前只是先把公園的雛型作出來,後續再配合整個設施去作調整。現在比較頭痛的是沒有一個管理單位,本來是想就歸美術館去管,但美術館沒有這方面的經費及編制,甚至連預算都被刪掉了,所以高美館根本沒能力來管理。幸好植裁仍繼續在作。

還有步道的問題,曾考慮要像日本明治神宮廣場的小白石子,只要能管理好,不要讓民眾去玩石子、汔機車不要開進去,應可以營造成十分優雅的景觀,可以讓民眾的生活品質跟公園一起成長,只是現在民眾不僅把機車開進去,有時還發現連汔車都進去了。

在跟市長討論後,決定暫不全面開放,等設施完善一點再開放會比較好,不過現在己經人潮洶湧了。

一件有趣的事是,當初在橋下由於要種荷花,怕他以後擴展太快,於是打下一排木椿,在水稍退之後,木椿便會露了出來,於是民眾看到,有點好奇,就會去走看看;結果有人認為小孩子會跌下去,才又疊了石頭、立了標識。

河岸主要用石頭、草坡、木椿去壘砌,但在橋旁因沖刷嚴重,只好用水泥先砌上,防止土壤流失,等岸旁樹根穩固,土壤沖刷就不會那麼嚴重了。

理念與願景

在設計公園時,曾參考到日本品川野鳥公園、德國一些自然公園的設計,主要是在強調荒野精神,毋論是精致或粗放,都是著重在人與自然的和諧。例如在營造湖時,最怕湖水的滲透,雖然可以用塑膠一勞永逸,但我們還是用30公分的黏土層,來函養水份,讓它能自然一點。

公園的設計,由於各個定位不一樣,像鄰里性的需參考社區居民的意見,配合居民的需要;區域性的則需辨公聽會,讓各方表達他們的想法,而主導者則需很清楚它的性質及定位。像內惟公園,很清楚是個自然公園,所以遊戲設施不多,主要是在營造一個自然的環境,讓民眾能有一個遊憩的場所。

內惟公園其實可以作為一個示範性實驗公園,當我們在營造衛武營公園時,也秉持著保留自然景觀的精神,讓居民能有更多接觸自然的機會。

其實我們的週遭還有很多可以營造的機會,像高雄的曹公圳,現在己斷的面目全非了。如果我們將它保留起來,可利用來營造成非常好的都市景觀,且可以成為公園的自然水源。如果現在不在乎它,等它斷完了,可能有一天愛河上游都沒水源了。

公園是都市計劃的一環,需要時間來營造,不是一蹴可成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