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濕地90年3月號第22期
重返內惟埤

高雄分會/謝宜臻
都市僅存的田園風光

八十六年四月,美術館二期內惟埤遺址還是一片田園風光,種蓮藕、竽頭、稻和菱角的農民,在日頭不焰的時候,都會出現在水田裡,洪惠章和我、阿水、楊吉壽在田埂上不期而遇,一群帶著幼鳥的紅冠水雞聽見人聲,快步涉水逃逸,引起陣陣漣漪,白鶺領有時會混在紅冠水雞中,在附近覓食。

附近農民對於這群約莫三十餘隻俗稱「水閹雞」的紅冠水雞,早司空見慣,甚至連牠們的生活史,都能向你娓娓道來。細心觀察就能看到躲藏在樹叢間的栗小鷺和彩鷸,牠們色彩鮮豔,長年居住內惟埤,未曾移情另覓更寬闊的水田。農夫採收翻土時,乾涸的田野引來候鳥跟著農夫的腳步,掘食土中的獵物。

除了鳥類之外,常常可以發現鮮豔稀有的金線蛙,張著的大眼埋伏在濕潤的水田和土堤交界處,等待各類的昆蟲送上門來,好飽食一餐。金線蛙早期分佈在中南部,隨著農田的消失,金線蛙也成了稀有動物。夜晚造訪內惟埤,黑暗中彷彿點點星光緩緩落到水渠旁的土堤上,更教人驚喜。原來是市區罕見的野生螢火蟲!因為水質乾淨,附近農民耕作有機農業,意外地留住螢火蟲的家園。

過去水田環境的遺跡可在此一窺,水渠旁留著的三株雜交柳,是日據時代所種植,所遺不多,過去用來維護水土保持,減緩水流速度。夏季水田表面浮出稀有的滿江紅,冬季時滿江紅又腐化落土提供農田養分。然而,當時,我們一群不期而遇的人,對於內惟埤的未來卻充滿憂心。

美術館落腳內惟埤

內惟埤原面積超過三十公頃,是高雄市最大的埤塘濕地,歷史可追溯自兩百年前,直到開發成經國文化園區前,為高雄市重要灌溉蓄水埤塘之一,與蓮池潭,蔡公埤,愛河相連,早期可由打狗港行舟至此,日據日期光復初期,許多原木船亦由愛河運到此處,因此有許多原木蓄水池及木材加工廠在附近。早期曹公圳放水也規定必須先灌滿內惟埤和蓮池潭後,再開放供水給農田,重要性可見一斑。內惟埤所在的內惟社是打狗最早的幾個聚落之一,懸繫許多人的回憶,早期高雄人多對內惟埤有深刻印象。

許水德擔任市長時將內惟埤附近土地規劃興建美術館,後來蘇南成進一步擴大重劃,規劃經國文化園區,後來在濕盟與鳥會的建議下,取原地名,改為「內惟埤文化園區」。改名之事曾在規劃會議上引起不小的風波,有人認為內惟埤值得作為紀念,也有人大發厥詞,認為此詞不雅。

催生內惟埤濕地公園

內惟埤濕地公園的催生歷時十年,美術館一期工程填去大部分的池面來興建硬體,剩下水域也因屬學產地乏人管理,被人當做非法垃圾掩埋場而消失。市政府原計畫將整個池面填土,令保育人士心痛不已。為了挽救最後的三公頃以及可貴的都市生態,濕地保護聯盟高雄分會發起搶救內惟埤行動,推動設立「內惟埤濕地公園」,呼籲『水域設計生態化』與『保留現有水田及週邊天然植栽』。提出以下建議:

保留天然資源適地適用
本區原有極為豐富的生物資源,植物記錄約一百餘種,鳥類約六十餘種,其中屬於稀有或保育類鳥種有水雉、彩鷸、灰椋鳥、紅尾伯勞、唐白鷺、白頸黑鷺、跳行鳥、黑頸鷿鵜、花尾必鳥、茅斑必鳥、董雞、筒鳥等等,這些豐富的生物資源是本區也是高雄市最重要的生物資源與特色。

強化高雄市綠色休閒生態保育觀念
高雄市為工業大城,空氣、水源汙染嚴重,綠地面積嚴重不足,除壽山之外少有其他面積廣闊、自然度高的天然綠地。本區原有其天然條件,雖已遭破壞,但是在現有的條件下,仍可經營成為一處自然豐富的野外休閒生態教室,成為高雄市民藝術與生態啟蒙的園地。

維護景觀生態生物多樣性
大都會地區原本缺乏天然綠地與多樣化的生態體系,在全球各地對自然環境的重視與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共識下,如何在人工的環境中保存或塑造環境的複雜度與穩定,吸引維護更多的生物生存,應是所有有為的政府所應追求實現的。

結合藝術與戶外生態教育提升全民文化生活
生態環境保護關係所有民眾的生活品質與子孫世代的利益,在愈重視生活品質與文化素養的未來社會中,好的環境品質是最基本的需求;在提昇藝術修養與文化素質的同時,若能兼顧自然環境的維護與改善,才是真正邁入現代化城市的關鍵。

在人口密集、休閒綠地嚴重不足的都會區內,如何獲得與自然親近的機會是多數都市人奢侈的夢想,我們可以從北壽山的登山人潮清楚得知。今天高美館週邊仍保留了一塊這樣令人響往的自然地,加上人工湖的自然化,可以讓市民們在豐富的藝術饗宴後體會自然之美與鄉土情,看烏秋與白鷺鷥捕蟲涉水的情景,紅冠水雞的優游自在的驚喜;讓小朋友來此寫生、觀察自然、進行戶外教學等等。保留下這一塊地方帶給高雄市民的好處絕不是一個人造公園或人工湖可以比擬的,其優點分述如下:

低成本多樣化的環境
不論是公園或是人工湖都需要龐大的建設和日後的維護經費,自然綠地的保存除了減少部分經費可供它用外,更可以提供比公園更為多樣化的景觀特色,免去單調的造景與高昂的建造維護成本,這是花昂貴的金錢與時間也難以造成的,尤其是造一個自然的環境。

提供生物豐富的棲息生存環境
單一的人造環境往往不適合自然生物的聚集與生存,也同樣容易招致病蟲害的產生。在環境保護意識高漲,對自然需求愈來愈熱烈的現代社會而言,維持生物多樣性是目前全世界最重要的課題,提供好的休憩環境,創造人們親近自然、觀察自然的條件與機會,實在是所有政府部門共同的使命,就此保存現有的自然環境是最有效、也最經濟的做法。

建立高雄院轄市的特色
比起高雄縣的天然資源,對生態保育的重視(已完成規劃設置鳥松濕地教育公園、進行規劃設置永安紅樹林、自然公園、觀音山自然公園等等 ) 高雄市除了壽山之外,幾乎乏善可陳( 尤其是在內惟埤遭填平、蓮池潭、金獅湖相繼人工化之後),以一個院轄市之尊,缺乏足夠的生態環境和自然綠地實非本市之光(綠地面積排名世界倒數),因此如何保留或創造更多的綠地應是當務之急,也是市府展現決心與魄力的最好開始。

結合知性與感性的新生活文化
在臺灣迅速進步的成果外衣下,同時也造成無數的衝擊與爭議:經濟開發與環境保育、科學技術與人文藝術、傳統與現代等等;是不是我們得一直面對這樣的衝突呢?其實不然!在今日及未來的社會中 我們都應該體認不同立場的觀點,從而以建立共識為出發點,並以提升共同的生活品質為首要目標,讓藝術創作者能在大自然中獲取靈感,經濟開發者與科技人員能在激烈競爭後享有放鬆休閒的去處,老人與小孩有散步、學習、遊玩的地方,老師與研究者有教學、觀察的場所。讓高美館成為所有人的最愛,做臺灣第一個結合藝術與生態的生命美術館,把民眾的活力散佈在館內外。

具體建議

暫停規劃,進行生態資源調查評估
本區原為保育類野生鳥類水雉唐白鷺紅尾伯勞及眾多珍貴稀有鳥類植物的棲息地,卻因高美館的設置而遭到破壞,就此,本會提出異議,請依環境影響評估法暨野生動物保育法進行相關程序辦理,以利規劃之完整。

水域設計生態化
除了呈現藝術展示理念外,大部份水域應以呈現濕地原貌,造成自然不受干擾的生態演替區為主,成為高雄市最完整的濕地保護觀察區。

保留現有水田及週邊天然植栽
本區為目前全區中生物種類最豐富的區域應善予保存並進一步改造部份環境使其更適合多樣化的生物生存,數棵水社柳樹齡在五十多年以上,為本區重要之資產與特殊景觀。

建立解說教育系統
除了展覽館內之藝術解說服務外,園區內豐富的自然生物資源應成為高雄市第二個最佳的戶外教室,並以建立濕地生態特色的解說教育為發展重點,結合社教館、圖書館的設置,作為本市推展生態保育觀念的教育中心。

串連有志之士

濕盟呼籲規劃單位盡量保護內惟埤的自然水域風貌,請現中研院助理李欽國拍攝紀錄片,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方力行、李財富、韓橋權、理事徐金城協助魚類調查,前高雄分會長楊吉壽負責植物調查,洪惠章掌握歷年豐富的鳥類調查資料,李成家及陳榮如舉辦內惟埤生態研習營,喚醒人們對內惟埤的記憶和重視。

濕盟並串連高雄市現代畫學會理事長張金玉,高師大教授梁世雄也在此時加入濕盟的行列,多次和負責規劃內惟埤文化園區的建築師盧友義研商規劃方向。由於當時台灣對於濕地公園的接受度不高,因此規劃單位也是首次規劃濕地公園,過程中充滿耐人尋味的思考。

保育團體希望能夠盡量保留水域的原始風貌,但是市政府認為水塘管理不易,美術館則是希望能夠規劃雕刻公園。在保育團體的疾呼和規劃單位的認同下,終於保留了內惟埤的水域設計,,重新挖築埤塘,重建內惟埤,幸賴盧有義建築師當初有建請在十年前翠華路施工時,埋設引水管線,使水路可通蓮池潭,現在才能引水無虞,但受限於蓮池潭冬季水量不足,因此水域面積僅能有三公頃多些,殊為可惜。

如今,雖然內惟埤的生態樣貌完全改變,還需要時間重新建立新的生態系統,水域植栽也未完成,然而,埤塘多樣化的雛形出現,規劃建築師盧友義也希望外界能夠有耐心給內惟埤十年的時間,配合妥善的管理,不久的未來將重新還給內惟埤生機盎然的自然風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