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雉復育棲地經營管理現況報告

江進富(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生態保育專員)



民國八十九年八月

  水雉復育棲地今年的第一個成績於七月十五日出爐,第一窩蛋成功孵出一隻幼雛,這隻幼雛在水雉親鳥的照料下,每天都在菱角上努力覓食迅速長大,目前已經脫離「黃毛丫頭」的形象了。第二窩有兩顆蛋成功通過七月底八月初的風雨以及豔陽的考驗,第一顆蛋在八月十日上午九點左右孵出,第二顆蛋則在同日下午兩點左右孵出。至於棲地內會不會有產生第三窩的機會?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目前二期工程水池已經開始種植各種水生植物,其中北端池子主要種植菱角,水岸邊則種植白花水龍、苦草等水生植物,之前申請的肥料多施於此一池中,因此生長狀況還可以,目前已經吸引水雉前來。南端池子在設計上主要的功能是為冬季枯水期預留足夠的儲備水源,因此南端池子的中央部分挖深,不易種植水生植物,所以水生植物主要是環繞岸邊種植,此一池子主要種植荷花、水禾、空心菜,這一部份施肥量也還足夠;中間的池子則在北半部種植菱角,南半部種植觀音蓮、睡蓮、台灣萍蓬草、小莕菜、芡實、大王蓮等。此一池子原訂七月底施肥,但恰好碰上連續大雨,縣政府提供的有機肥料一直無法運進棲地,直到放晴的第四天,也就是八月九日終於取得肥料,十日儘速施肥,希望這批150包肥料可以立即解決水生植物的需要!

  七月底的連續大雨,造成植被尚未完全長出的二期工程大量表土流失,土堤雖不致崩潰,但沖刷的泥土卻將辛苦取得的水生植物種苗如荷花、水禾、白花水龍等活埋,損失慘重。此外,即使辛苦地防範福壽螺入侵,但二期工程地區仍然出現福壽螺卵塊;半個月前才種下的空心菜,則在烏龜的肆虐下,被吃掉大半,所以近期在要展開「捕龜計劃」。

  在獲得縣政府首肯支助經費下,育苗池工程將列為八月份重點。育苗池的功用主要在保有棲地水生植物植栽來源的自主性,並以孕育水雉度冬所需以及替代菱角的水生植物為首要目標。育苗池的地點將設在一期工程東北池的位子,感謝林春吉、李松柏等水生植物專家先前的關心以及提供種苗,也感謝高雄莊宗益老師提供寶貴意見,讓我們對育苗池能夠有較成熟的規劃構想。

  工作站貨櫃「蒸籠」般的工作環境,終於在八月八日父親節獲得改善,由縣政府提供的舊冷氣機終於裝設完成,在此同時我們卻又擔心工作站內外溫差太大,工作人員在屋外熱慣了的的身體無法適應冷熱極端的溫度而生病。另外為了解決工作人員台南高雄兩地奔波的困擾,已經在隆田租屋做為工作人員宿舍,空間也可以提供辛苦進行夜間調查的義工寬敞的休息場所。

  邱滿星於七月底前往大陸九天,參訪廣州等地的芡實田、菱角田,以實地觀察水雉的棲息環境,獲得不少有用的資訊,不過邱大哥一路奔波,只好帶著感冒回國。七月初,師弟保護聯盟專職江進富以及高雄鳥會專職楊玉祥正式進駐工作站,為棲地添加生力軍。截至八月初,鳥種紀錄已增加到59種,關於這塊棲地內的種種生物也正由工作人員及義工進行有系統的紀錄中。八月十日,劉小如博士應高雄鳥會之邀南下演講之際,前來棲地瞭解水雉復育現況,幸運的她恰好碰上水雉幼鳥孵出的日子,親眼見證毛絨絨的第二隻幼鳥孵出,當天大家的心情始終是愉悅的。劉老師也對棲地在物質條件如此艱難的情況下可以達到如此的成績而感到欣慰,不過接下來,如何解決水雉的度冬問題將是下半年一大挑戰。◇

民國八十九年九月

  開頭先向大家報告一個好消息。

  水雉復育棲地的第三窩卵已經於九月十一日孵出,又新添了兩隻毛茸茸的小水雉,第二窩的兩隻小水雉孵出已經一個月,在親鳥的照顧下身形明顯拉長,至於第一隻幼雛則已經換成亞成鳥的羽色了。而在棲地二期工程的北池目前有一窩(三個卵)正由水雉雄鳥孵化中,累計本棲地今年繁殖季內提供了四巢水雉繁殖,成果頗佳。此外,八月初棲地內飛來一隻亞成鳥,這隻亞成鳥正在努力奮鬥希望能讓棲地內原有的水雉們接納牠,不過孵卵中的雄鳥總是不假以顏色,屢次將牠驅逐出境,目前這隻亞成鳥還在努力中,而擔任棲地內繁殖重任的母鳥現在躲在二期棲地,悄悄換羽中,再過不久就會換成樸素的冬羽了。

  鳥況方面,透過工作人員波卡的調查,又新增了白腰草鷸、青足鷸、小青足鷸、中白鷺、家燕、綠蓑鷺六種,累計鳥種已經達到65種。預計隨著東北季風的加強,候鳥前來棲息的數量將持續增加。

  一期棲地的圍籬工程自九月四日開始動工,九月九日完工。高約一米五的圍籬將隨著蔓藤植物的攀爬生長進一步阻擋民眾對水雉的直接干擾,也可以阻擋粗心的民眾任意闖入棲地。但育苗池的工程卻因受限於天候,而遲遲無法動工,我們再次體會到「看天吃飯」的無奈。先是碧莉斯颱風的騷擾,接著數天天候的不穩定,接踵而來的寶發颱風,育苗池預定地始終處於積水狀態,等到積水快乾之餘,怪手才開挖一天,又降下雨水,讓工作人員哭笑不得!現在還有兩個颱風在台灣外圍徘徊呢!

  正因為棲地育苗池來不及興建,以致於濕地保護聯盟數位會員義工辛苦前往桃園採種的台灣萍蓬草,一時之間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但若再不種植,這些種苗恐將損毀。是以,邱滿星考慮之後,隨即動員濕盟專職吳仁邦、義工劉建福以及棲地工作人員於九月一日將種苗種植於二期水池,目前這些種苗中已有部分長出新葉子,成長狀況還在觀察中。至於育苗池,只好於未來興建完成之後再來想法子尋找種苗。

  不過這些萍蓬草面臨一項新威脅。目前二期棲地中池種植的空心菜位於水域上的葉子已經被烏龜吃光了,我們擔心烏龜沒食物吃之後恐怕會將目標轉向台灣萍蓬草新芽,因此趕緊製作了一個烏龜籠,並在籠內放置空心菜等餌食,但是截至現在已經過了一週,聰明的烏龜尚未中計!

  這個月來訪的貴賓頗多,台灣高鐵公司董事長殷琪於九月一日特地送來月餅,讓大家率先體驗的中秋節的溫馨感覺。九月二日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顏主任以及棲地營造組吳主任也前來探訪棲地;九月十一日,前來台北參加「濕地經營管理研討會」的澳洲學者Phil Straw以及兩位日本鳥界前輩,在東海大學學生陪同下,也前來棲地參觀瞭解,並就其經營管理專長提供建議,其中包括:

  1.針對福壽螺問題,建議停用嘉南大圳水源或興建一濾水池或水塔,將水源層層過濾沈澱,將進入棲地的福壽螺完全根絕或將數量減至最少。

  2.蒐集福壽螺於其原棲地之食性,瞭解其嗜食哪一類植物,厭食哪一類植物,並比對台灣原生植物,來進行棲地植生的選擇。

  Phil Straw也認為工作人員已經在有限經費內將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對這片水雉復育棲地之經營管理表示感佩。

  工作站貨櫃旁,已於九月一日種植了五棵欖仁樹,目前已經長出幾片新葉子,顯然已經適應了此地的環境,期待在未來的日子裡,這五棵欖仁可以迅速成長,提供棲地工作站遮蔭。

  最後感謝縣政府提供的一台二手電腦也已經進駐棲地,工作人員終於可以隨手整理手邊的資料,目前工作站電話也正透過縣政府架設中。也感謝濕地保護聯盟、高雄鳥會、台南鳥會諸多義工前來進行棲地服務工作,民間的力量確實讓棲地經營管理省事不少。◇

民國八十九年十月

  位於二期棲地北池,令人引頸期盼的第四窩水雉卵明顯超過「預產期」,而且經過工作站專職玉祥以及台南鳥會勝發確認,卵殼已經變色,成為一顆「三色蛋」了。是以,十月五日經工作小組討論後,決議善用其最後剩餘價值,於隔天進入池中將這顆卵撿起來,送交專業單位化驗這顆卵成為三色蛋的原因。

  但是當我們十月六日至現場一看,前一天還歷歷在目的卵這天下午已經不見蹤影。而且原先孵卵中的親鳥,也已經不在巢位上。「該不會水雉已經先把卵處理掉了吧?」

  猜想歸猜想,最終的辦法還是進入池中確認,經過一番折騰以及幾件插曲,我們終於找到水雉的巢,但是卵確實已經消失了。三個下水池的工作人員,蹲下身子在水深及腰的菱池池底摸索,每個人都只露出一顆頭,還被進行影像紀錄的義工彩綢取笑:「簡直像打地鼠遊戲!」但是終究,卵還是找不到了。

  工作小組決定撿「三色蛋」的原因,一來是想瞭解其孵化失敗的原因,尤其依據勝發的觀察,水雉近年來的繁殖力有下降的趨勢,也許從這顆孵化失敗的卵中可以尋得這方面的蛛絲馬跡。二來,只要卵還在,親鳥總是會驅趕其他準備進駐池中度冬的其他水雉,我們有點怕這隻親鳥繼續「傻」下去。

  如今,隨著這顆卵的消失,今年水雉繁殖季終於宣告結束!正式進入度冬狀態,接下來幾天,所有成鳥都陸續換上冬羽,而進入棲地準備度冬的水雉數量總在十隻上下浮動。期待進入十一月之後,進入棲地度冬的水雉數量可以再增加。

  鳥況方面,新增褐色鷚、紫鷺及白冠雞,累計鳥種已達73種。

  於十月十四、十五兩日舉辦的官田菱角節讓棲地工作站如臨大敵,深怕大量民眾湧入棲地要求「賞水雉」,幸好事先已與官田鄉農會溝通得宜,避免了這方面的困擾。

  而原先總統府方面曾經與棲地工作站聯絡,表示陳水扁總統可能於官田菱角節當天前來棲地參觀水雉復育的成果。這消息令工作站相當振奮,工作站負責人邱滿星還特地召開工作小組臨時會議,討論總統如果親臨棲地該如何因應才能讓總統瞭解水雉復育現況、面臨的問題以及避免隨著總統而來的大量民眾湧入棲地等等。

  可惜總統因為近來財經問題以及縣政府反對該行程等總總因素,最後還是取消了這個行程。但我們相信陳總統已經瞭解保育團體在水雉復育這方面的用心。

  由高雄鳥會負責的浮島試驗計畫,在高鳥專職伯齡的努力下,已經完成兩個大型浮島,希望可以吸引水雉前來停棲。執行浮島計畫的這幾天,伯齡總是一身濕透的從二期棲地回到工作站,因為放置浮島的水池水深超過兩公尺,伯齡得在池子裡游泳才能執行工作。這個構想來自於原住民的智慧,希望以木框圈圍水生植物,使其可以緊密生長而成為一水上浮島。如果試驗成功,希望水雉能利用浮島繁殖或度冬。

  此外為了降低包括工作人員等對水雉的干擾,已經進行所有水池土堤的牧草補植工作,並且進行觀測小屋的規劃,當一切部署就緒,明年春天之後,不管是進行觀察紀錄或是於周邊執行工作都可以讓水雉見不到人影晃動,讓水雉安心過日子。

  育苗池已經興建完成,但是秋天已經是植物生長緩慢的季節了。工作站還是陸續引進各種種苗,為明年棲地水生植物多樣化做準備。不過近日育苗池水棉繁生的問題再度發生,水棉會纏繞水生植物,進一步將植物窒死,但是清除水棉的工作耗費人力甚巨,如果發動大批義工前來將水棉完全清除,恐怕水生植物會先受不了折騰!

  如今我們還是每天進行部分水棉的清除,讓情況不致太過惡化,只能希望水生植物的生長本能可以戰勝這個難關了。

  目前復育區鐵門已經完成,棲地總算有了完整的圍籬,可以管制人員的出入,減少對水雉的干擾。在此,我們還是呼籲想要先賞水雉的民眾再忍耐一兩年!畢竟我們此刻所有的努力-包括您的忍耐-都是希望水雉的族群可以永遠在這個島上延續下去,不是嗎?◇

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

  台灣第一座由保育團體與政府部門、民間企業共同合作的水雉復育棲地已經獲得我國家元首的肯定!

  這個歷史性的一刻發生在今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四點左右,陳總統特地陪同國際知名保育學者珍古德博士以及美國國家地理學會主席Gilbert M. Grosvenor 等一同前來水雉復育棲地視察,並由台南縣政府進行簡報,讓總統瞭解水雉生態以及棲地營造過程、復育成果等。台灣高鐵公司殷琪董事長、台南縣長陳唐山亦出席此一歷史性時刻。

  陳總統在致詞時溫馨的表示,此刻他回到故鄉官田,而水雉也找到安身的家了。陳總統並風趣的表示,前一次回到故鄉參加菱角節產業活動時,就想來看看水雉,但有人告訴陳總統:不是想看水雉就可以看,當時是水雉的繁殖期,「小總統」要看「大水雉」還要看水雉答不答應。前一次未能前來觀看家鄉的水雉的遺憾,終於在這一次「得到水雉的答應」,一償宿願!陳總統並特別指出濕地是許多人童年的共同回憶,並且在生態上有相當的重要性,應該加以保護。

  珍古德博士在致詞時深深為這項成果高興,並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好的成功範例,他非常願意在國際上與其他各國的保育工作者一同分享!他也稱讚陳總統對保育事物的關心,並幽默的表示美國總統不管是布希或高爾當選,想來都不會像陳總統這樣,親身前來保護區實地關心一個瀕危的物種。

  國際知名的國家地理學會主席Gilbert M. Grosvenor也對台灣進行復育水雉的成果表示讚賞,他並希望把台灣這種成功復育物種的例子,透過國家地理雜誌向其他各國介紹。

  台灣高鐵公司殷琪董事長在致詞中表示,很高興高鐵公司可以參與這麼重要的台灣保育事務,並略盡棉薄之力,殷董事長並致贈一大幅水雉裱框圖像給予陳總統。

  中華鳥會廖世卿理事長則在致詞時,緣引國際知名保育雜誌對台灣包括雲林八色鳥保育、七股黑面琵鷺、馬祖黑嘴端鳳頭燕鷗、關渡濕地等諸多保育成果的報導與大家分享,並感謝陳總統關心協助以及高鐵公司殷琪董事長的默默付出,隨後並以紙雕藝術家王楨文老師的紙浮雕八色鳥及水雉作品分別贈送陳總統與珍古德博士。

  致詞結束之後,陳總統與珍古德博士等人更移駕前往觀賞水雉,透過望遠鏡,陳總統見到四隻棲身於一期棲地大池菱角上的水雉之後,滿意的回到水雉復育工作站,並在五幅水雉裱框照片上親筆簽名,致贈包括高雄市野鳥學會、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台南市野鳥學會、嘉義縣野鳥學會、屏東縣野鳥學會等,以感謝這些團體對復育水雉的用心。隨後陳總統在接受官田鄉在地鳥友郭鍾鋈贈送的水雉塑像後離去。

  珍古德博士則為水雉的丰姿流連忘返。而水雉們也回應以相當的熱情,從棲地外圍私人菱角池飛回七隻,降落在大池中的菱角上,加上留在原地的四隻水雉讓珍古德博士以及Gilbert M. Grosvenor主席一口氣見到十一隻水雉!

  望著陳總統以及珍古德博士等人的離去,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十個多月來的努力,終於在此刻化為甘甜的果實。這個由政府部門、民間企業與保育團體所合作的台灣第一座水雉復育棲地,成功的達成了保育與開發雙營的目標,已經為台灣生態保育史立下一個里程碑。

  展望未來,我們更希望儘速將這塊水雉復育棲地的狀況調整到最好,並且擴大復育棲地範圍,讓更多的水雉可以安身於此,甚至可以將復育水雉的經驗擴展到台灣其他縣市,好讓過往水雉的盛況重現。

  展望未來,這個目標的達成將更加需要每一個關心台灣生態保育的您,一同來努力打拼!◆


回目錄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