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LANDS IN
TAIWAN 15

四 草 的 青 蛙

莊孟憲

隨著入秋以後的一道道鋒面,許多來自北國的候鳥朋友陸續地來到四草地區度冬,讓這片原本應該蕭瑟的濕地,因為鳥兒及賞鳥人群的點綴而熱鬧了起來,這個時節的四草,總是可以在台17省道旁或嘉南大排附近,看到一群群的侯鳥以及興奮的人群。 當太陽漸漸西沉,夜幕低垂,人們也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四草,準備回家享用溫暖豐盛的晚餐,原本嘻嚷的四草漸趨寂靜。但就在人們不注意的夜裡,生命的舞臺已然悄悄地變換了主角。

四草會有青蛙嗎?

四草會有青蛙嗎?我想大多數的人們都會存在這樣的疑惑。在人們的眼中,青蛙都是在水田或溪流中才會看的到,在這麼靠近海的地方會有青蛙嗎?

四草濕地的前身,絕大多數都是人工濕地,像是魚塭或是鹽田,水中的鹽份勢必比一般淡水來的高,如果要青蛙生活在這裡,那豈不是要了他們的命嗎?的確,大多數的蛙類皮膚的通透性很好,水分很容易透過皮膚來吸收及蒸散,相對的,在鹽度太高的地方若青蛙沒有適應的方法,體內水分一定會因為滲透壓太大而流失,導致脫水,嚴重的話還會致死。全世界目前已經發現的兩棲類中,能在海邊生存的蛙類很少,在鄰近的亞洲國家中,只有在東南亞的紅樹林中,發現有一種赤蛙科的食蟹蛙,可以生活在潮間帶等含鹽度高的地方。 台灣有沒有類似的種類?目前所發現的兩棲類中,倒是還沒有能夠在紅樹林等海岸地區生存而直接利用潮間帶的青蛙,不過像黑眶蟾蜍或是澤蛙等種類,卻可以在靠近海濱的環境如漁塭、防風林或住宅附近發現他們的蹤影。或許是因為這些種類的生活史中,不論是卵或蝌蚪,都可以比其他種類忍受更高的鹽度,所以能適應這些環境。另外人類在濱海地區的活動幫他們創造了適合生存的空間,例如利用暫時性累積雨水的窪地、人類的蓄水池或人類開墾的農地中。

四草蛙類簡介

以下簡介四種在四草地區可以見到的蛙類。

黑眶蟾蜍(Bufo melanostictus)
台灣只有兩種蟾蜍,其中黑眶蟾蜍分佈於全島海拔五百公尺以下的草叢、闊葉林、開墾地及住家附近,是一般民眾最常見的一種。他在四草的分佈很廣,入夜後,在馬路邊的路燈下或是住在附近都很容易看到他。他的眼眶外圍有突起的黑色骨質陵脊,就像帶著黑眶眼鏡一樣,故名。大部份的人對蟾蜍都沒啥好印象,因為他背部有一顆顆黑色的疙瘩,像是長滿了黑色的青春痘,皮膚粗粗的,加上小時候大人總告誡我們不要去惹他,否則他在生氣時向我們吹氣,我們就會『碰風』。

雖然我抓青蛙這麼久也沒『碰風』,但筆者仍建議大家,抓起來看看可以,但不要太過分的惹他(例如要給他洗胃啦剪腳指頭啦!嗯!這檔事好像我常做),因為他的背部左右各有一個突起的耳後腺,裡面有神經性的毒液,當他真的受不了你的騷擾時,他的腺體會收縮,乳白色的汁液會射出。一般人被噴到之後只要將乳汁擦掉,大概不會有什麼事,只是筆者也遇過皮膚嬌嫩的朋友,在擦掉之後還是很癢,但是癢了幾日也就沒事啦。他的毒液主要用來是讓吃他的生物覺得難吃,下次就不敢吃他了。 黑眶的生殖季約在每年的2月至9月,常常可以發現大量的黑眶蟾蜍聚集在一起生殖,雄蟾蜍在生殖季時會發出低沈且快速的『ㄍㄜ/、ㄍㄜ/、ㄍㄜ/、ㄍㄜ/、ㄍㄜ/』,現在已經有些個體開始鳴叫,大家不妨在入夜後聽聽住家附近是不是有一陣陣連續且快速震動的蛙鳴聲。

澤蛙(Rana limnocharis)
普遍分佈在低海拔的平原及丘陵附近,是最常見的一種蛙類之一,四草可在在台十七線省道旁的排水溝,以及人類聚落附近的水溝中發現他的蹤影。有人叫他田雞,與我們在餐廳吃到的虎皮蛙長的很像,不過小了一號,大概只有4-6公分左右。常常有人問我,他家附近的青蛙是那一種,八成有澤蛙的存在。在農藥使用過渡的現在,澤蛙往往是農地裡僅見的一種青蛙。他的生殖活動主要在春夏兩季,雄蛙的叫聲宏亮,有時高亢,像是「嗝ㄎ一、嗝ㄎ一、嗝ㄎ一」,有時低沈只有「咯、咯、咯」,初學者很容易把他的聲音跟黑眶蟾蜍混為一談,有些澤蛙也開始鳴叫了,有空不妨到郊外去聽看看這兩種青蛙的差異究竟在哪裡。

貢德氏赤蛙(Rana guentheri)

體型很大的一種蛙類,體長可達8公分以上,往往讓人無法一手掌握。雖然他的生性隱密,不過也因為這樣大隻,所以常被抓來食用,加上他喜歡在池塘、水田及草澤的環境裡活動,而這些環境目前大多已遭受到破壞,因此貢德氏赤蛙的數量正日趨減少,有鑑於此,政府已經公告他為保育類動物,不得任意補抓稍擾。雄蛙的叫聲很像低沈的狗叫聲『ㄍㄨㄡ\、ㄍㄨㄡ\、ㄍㄨㄡ\、ㄍㄨㄡ\』,常讓人誤會是不是有狗躲在池塘裡吠叫。生殖季大約在春季至秋初,我們可以在四草地區的魚塭裡,聽到這種叫聲像是狗叫的貢德氏赤蛙。

小雨蛙(Microhyla omata)
體長只有2-3公分左右,屬於小型的蛙類,體形呈三角形,廣泛的分佈在全省平地的稻田、旱田及草澤等環境中。喜歡躲在土洞或是落葉下,加上他的體色偏土黃色,背上又有對稱的塔狀花紋,體色與環境相似,所以往往不容易發現他的蹤跡。不過,可不要看不起這麼嬌小的青蛙喔,他的叫聲可是非常宏亮的呢。雄蛙的叫聲聽起來有點像拿一根筷子在洗衣板上來回的刮動所發出的『ㄍ一ㄚ、ㄍ一ㄚ、ㄍ一ㄚ』,規律且有節奏感。

與他長相相似的另一種小雨蛙叫做黑蒙西氏小雨蛙,兩者的聲音也很相像,在外觀上比較容易區分的特徵只在於黑蒙西氏小雨蛙的背部大多有一小刮弧()的花紋,而小雨蛙沒有,所以如果在野外聽到這種小雨蛙的叫聲,最好還是能找到他,確定一下到底是小雨蛙還是黑蒙西氏小雨蛙,因為前者不是保育類動物,而後者卻是,因此在野外賞蛙或調查時,如果能認清楚到底是哪一種,對許多保育工作來說,可能是一筆可以利用的重要資料。

結語

四草野保區因為豐富的水鳥生態而備受重視,近年來各方單位更是積極的在經營管理上投入人力及物力,期為四草開創新生機。在對棲地經營管理的此刻,站在青蛙的立場來看這整個過程,希望有關單位也能撥出一些些的心思,對四草地區原有的但數量及種類並不多的其他動物,例如兩棲類、爬蟲類或是哺乳動物等,其族群在面對棲地消長時,所產生的變動加以監測,這樣不但有助於對四草地區生態系的通盤瞭解,也可提供更多在經營管理上的資訊。下次如果有機會,不妨將你的行程稍作更改,留點時間利用太陽下山之後的一兩個小時,在四草地區再晃一圈,或許會給你許多不同的白天的經驗與驚豔喔!

Top

〈--回會訊15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