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LANDS IN
TAIWAN 14

濕地保育大眾化與法制化

文/曾瀧永

圖/翁榮炫


這些年來由於濕盟、鳥會、學界的大力推動濕地保護,加上黑面琵鷺、水雉、老鷹、水獺、綠瓗龜、螢火蟲、紅樹林及台灣萍蓬草等依賴濕地為生的美麗生物生存遭受危機所引發的保育與開發大戰,引起了社會大眾的關注,也使濕地保育觀念受到重視。

濕地的學術定義為一塊某些時候為水淹沒,某些時候則水會退去裸露的土地,濕地這樣的外來名詞易讓人混淆,覺得十分高深,不易解釋,但其實我們生活中的池塘、水田、魚塭、鹽田、海灘、珊瑚礁以及河川中的沙洲、高灘地都是濕地!

如果我們在行銷濕地保育時,不談濕地保護這個名詞,而改以談埤塘保護及蓮花復育,應該會更容易行銷,讓更多社會大眾能易於接受,不會遭受不必要的誤解與阻力,也更貼近我們現有的社會文化。

文化愛河協會在高雄市推動愛河上游樣仔林埤濕地保存時,剛開始時榮作去拜訪里長,里長堅決反對,因他認為濕地就是沼澤地,會帶來蚊蟲與髒亂,後來范芳淩姊召集大伙討論,換個名詞,十里荷塘,以闢建帶狀荷花植物園為主軸,結果大受歡迎,市長,議員及里長皆十分認同。

在這幾年的搶救沿海濕地的運動中,有些地方暫時獲得了勝利,其他失去或即將失去的則已喚不回,但這些運動回想起來,有三大缺憾。第一為上述濕地這個名詞太繞口,不易解釋,有時還會招來許多不必要的阻力。其次為太侷限在少數社會精英身上,對社會大眾來說太偉大了些,除了支援與敬佩外,很難多貢獻些力量,因此如何讓濕地保育推動能成為人人可參與的運動,例如鼓勵公園或農漁民利用空地闢建一個小水塘,裁植一些美麗的水生植物如台灣萍蓬草,荷花及睡蓮,是我們未來推動濕地保護工作時要檢討改進的。第三為未能將濕地保育理念,轉化為現行法律具體可行的政策與制度,無法依政府力量來推動,僅能針對個別已發生的個案來搶救及補救,而事倍功半。

在德國、加拿大及美國等保育較先進國家,濕地保育已深入學校教育,並成為社會的共識之一,另外他們更將濕地保育推動具體化成法規,可讓各級政府部門或開發單位有一個作業準則,來進行濕地的保育與復育。

濕盟在走過辛苦的四年社會運動與田野調查的階段性任務後,下一階段的任務,在於建立濕地保育教材,系統化的推廣至學校、企業及社團,以及讓濕地保育具體化成為每個政府部門、民間企業甚至個人在進行土地開發時,皆可將濕地保育納入規劃中,而不必耗費大量社會成本重複在搶救行動中。

濕地保育的理念,已逐漸在台灣社會中萌芽,但如何用更淺顯的方法讓社會大眾皆能認知並認同濕地保育的重要,則是一大挑戰。目前一般社會大眾對濕地保育的認知仍舊十分狹隘且充滿誤解,常見的錯誤觀念如下:

濕地保育等於保護水鳥?

固然國際遷移性候鳥保護運動是濕地保育運動的啟蒙,並佔高比重比率,但其他生物如魚蝦貝類、紅樹林、水生植物、水資源保育、河川保育、埤塘保育、海岸保育皆屬濕地保育工作。

濕地保育就是保護沼澤地
會帶來雜草,蚊蟲及登革熱?

濕地並非沼澤地而已,有多種不同類型,水田、魚塭、水池皆是,濕地植物固然有許多僅適宜生長於郊野外,但也有許多適合公園、社會及景觀用途的水池,像睡蓮、荷花、莎草、金魚草、浮萍等皆是可用於庭園造景,並兼顧生態的濕地。

濕地要很大,要數百公頃
或數十公頃才需要保護?

其實不然,像七股黑面琵鷺棲地,四草濕地保護區,等大面積濕地在保護國際遷移性候鳥上必須的,但若保護像水雉這樣的鳥類,3-5公頃的菱角田即可,但國外更多的例子是以社區生活污水放流槽,或醫院處理過的廢水,構築一個數分地的小池塘,種些水生植物加上適當的設計即可成為一個好的濕地,提供許多青蛙,蜻蜓,螢火蟲,魚狗等生物,一個溫暖的家。

濕地保護是很專業的
很複雜的,很高科技的事?

不然,一般性的濕地保護每個有心人皆可進行,只要挖個水塘,栽一些水生植物如荷花、睡蓮、楊柳就可以有個簡單的濕地,.甚至在家中以大木桶或水缸,裁植一二株睡蓮或莎草,放養二條小魚或青蛙,皆可塑造一個小濕地,讓蛞蝓、青蛙生存,讓蜻蜓產卵及及提供麻雀、斑鳩前來喝水、洗澡的,將可使你的庭園生機活了起來。

濕地保護這幾年來走得沈重,也太專業了一些,不過這是為了保護特殊地景或瀕危動植物為目的濕地,但對於一般的濕地,我們僅需有一個水池,栽些親水植物,留個小島,退後一步,野生生物就會回來了。

其實這一年來有許多小型埤塘濕地重建案例正逐步推動中,如高雄縣鳥松濕地公園的闢建;台南縣水雉棲地重建;台南市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內,高蹺@棲地的埤塘構築。或許這些小的濕地構築成果可逐漸形成範例,讓其他案例有所依循,讓濕地保育推動在台灣走得更快,更平穩些。

Top

回目錄